简体正體
7月4日川普总统夫妇在白宫主持了一场盛大的独立日庆典活动,图为庆典中的飞行表演。(AP Photo/Alex Brandon)
7月4日川普总统夫妇在白宫主持了一场盛大的独立日庆典活动,图为庆典中的飞行表演。(AP Photo/Alex Brandon)

知名专栏作家:在美国独立日 记住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希望之声2020年7月6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知名专栏作家平克顿(James Pinkerton)于美国独立日7月4日)撰文说,在美国社会分化的今天,应该尊重美国244年共同走过的辉煌历史。无论好坏,应该去了解我们的全部历史,而不是破坏它。只有直面以对,才能找出问题并加以解决,才能让高翔的美国之鹰永不坠落。 

平克顿在政治新闻网站“布赖特巴特”(BREITBART)上刊登的文章中说,七月四日是纪念美国历史的重要时刻,但并非每一个七月四日都是在美国的欢乐时光。今年的这个七月四日就是那些不快乐的时刻之一。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民调显示,认为国家在朝着正确方向前进的美国人只有20%多一点,而认为走在错误道路上的美国人接近70%,即3:1的比例。换句话说,公众的情绪是负面的。 

然而,无论好坏,我们都必须直面以对,因为只有诚实的评估才能找出问题并加以解决。 

例如,1942年的7月4日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初期。就在之前的8个月,日本人偷袭了珍珠港,击沉或瘫痪了我们众多的太平洋舰只。在接下来的几周内,从菲律宾到威克岛(Wake Island)的美军不堪日军的重负。虽然美国海军在1942年5月赢得了珊瑚海(Coral Sea)的小胜,并在6月赢得了中途岛大捷,但是美国尚未发动地面攻击。美军首次登陆瓜达尔卡纳尔岛(Guadalcanal)要到8月份。 

同时,在抗击纳粹德国的大西洋战争中,纳粹的U型船从1942年1月至6月击沉了500多艘美国货船,同年下半年又有1200多艘被击沉。而美军直到11月才首次登陆北非。 

也就是说,在那年的7月4日,我们的三军总司令罗斯福总统没有什么好消息能够分享。是的,他在“珍珠港事件”后的1941年12月8日所做的演讲中,向国会和美国人民承诺最终会胜利。他说:“对我们的军队充满信心,我们的人民拥有无限的决心,我们一定会胜利,所以请上帝帮助我们。” 

罗斯福总统1942年7月4日在对全国的广播演说中发出了坚忍的声音。他首先回顾了重要的历史时刻:“在166年中,七月四日一直是我国人民民主自由的象征,我们的人民称其为与生俱来的权利。”然而,他继续说,1942年的7月4日是一个“艰辛的纪念日”,因为美国及其盟国“现在正处于殊死的战争中”。 

他以鲜明的语气继续说道:“自从他(美国)在费城首次创建以来,他所代表的一切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个纪念日这样危险。我们今年的庆祝不是在虚幻的烟花中,而是在坦克、飞机、枪支和军舰这些致命杀伤武器的现实中。” 

罗斯福总统最后以既忧郁又振奋的话语结束了独立日的纪念演讲:“在这个黑暗时刻为自由而战的坚强、冷静的人们深具这样的理念:保卫上帝赋予世界各地所有人、种族、团体和国家的自由的权利。” 

的确,在接下来的三年中,那些“坚强、冷静的人们”(大约1600万军人,其中包括约35万女兵)在对日本和德国的战争中取得了巨大胜利;当然还有在家乡从事战争生产、购买债券和缴税的民众的贡献。 

换句话说,那时的美国人展现出了我们今天缺少的东西:一种国家团结的精神。然而,代价却是高昂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超过40万美国人丧生。 

但是仍然值得,我们赢得了胜利,不仅拯救了我们自己,也拯救了世界。 

因此,1946年二战结束后的第一个七月四日是一个快乐的时刻。当年的七月四日,罗斯福总统的继任者杜鲁门总统让菲律宾独立。在战争期间,美国在该岛国牺牲了近4万条生命。正是这样的流血牺牲,再加上政治气度,使菲律宾成为了美国至今的亲密盟友。 

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美国没有卷入对外战争,至少没有接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水平。当然,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也是很残酷的。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似乎也确实在进行很多战争--从川普总统、警察到戴口罩等方方面面。我们不应该自欺欺人地忽视如果我们不能团结起来将会导致的后果。正如林肯总统在一个半世纪前所说的,一栋裂开的房子无法站立。 

因此,让我们读读彭博新闻社的史密斯(Noah Smith)最近发表的专栏文章,其标题是:“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开始导致美国衰落:如果不改善基础设施、教育、医疗保健和政府,美国将在几十年后变成发展中国家。”史密斯首先分析了中共病毒(冠状病毒)深远的可怕影响: 

美国衰落的最直接代价,也是最生动的例证,是美国对中共病毒(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灾难性反应。领导力的缺乏反映在各个层面上而且是灾难性,从总统、疾病控制中心和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等机构,到州和地方领导人,都对这个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健康威胁反应迟钝。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史密斯认为:“最坏的情况是,美国可能像委内瑞拉一样崩溃。”他说,这种全国性的崩溃虽然还只是遥不可及,但不再是天方夜谭,原因是“美国领导人的自满、自大和错位的优先事项,以及美国选民深刻而痛苦的分化。” 

20世纪的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Arnold Toynbee)在其权威性的12卷《历史研究》(A Study of History)中总结说,他记述的几乎所有文明的衰败都是由于内部的衰落和内战造成的。换句话说,在历史的冷眼中,没有理由认为美国可以免于过去的帝国所经历的沉浮。 

那么,我们该如何避免这种痛苦的命运呢?如何挽救曾经高翔的美国之鹰,使其不坠落呢? 

在今年的7月4日之际,我们都应该花点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留意2018年对美国人的公民知识调查结果。根据伍德罗·威尔逊国家奖学金基金会(Woodrow Wilson National Fellowship Foundation)的调查,只有36%的美国人能够通过有关美国历史知识的基本考试,包括诸如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领导我们的部队参加了哪场战争这样的问题。 

哦,顺便说一句:就在上个月,该基金会投票删除了威尔逊(Wilson)的名字,现在只叫“WW基金会”(the WW Foundation)。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个致力于促进普及美国历史知识的组织正在选择“抹去”像伍德罗·威尔逊这样重要的人物。即使他今天过时了,但威尔逊曾经两次当选美国总统,他还带领美国在我们最重要战争之一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取得了胜利。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时代。 

因此,在今年这个不安宁的七月四日,我们应该谨记,要尊重自己的过去。无论怎样,这是我们在这244年间的共同历史。因此,我们最好是去了解它,而不要破坏它。 

实际上,如果我们选择去了解我们的全部历史,就会发现我们确实为将来更好的七月四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