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72)

shsys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72)

【希望之声2020年7月6日】(【长篇连播】主持人:岢岚)我仔细翻着那件棉袄,是海蓝色毛料面子、栗色丝绸里子,这是1966年新做的,现在仍然崭新如初。我拿起白色搪瓷杯子,手不禁阵阵颤抖,杯子里面有一层淡淡的棕色茶垢,杯子好像没有洗过,里面的茶叶都干了。我翻弄这些衣物时,我的心不禁越跳越快。这些东西给了我不祥的预兆,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心头掠过,我不能想象在我被捕之后,我的女儿遇到什么样的不测?难道她已经死了?否则这些衣服怎么会像几乎没有穿过一样,这条毛巾好象没有用过,还象新的一样。她的死,一定是相当突然,毫无准备,以至于她连洗一下刚用过的茶杯的时间都没有,我两腿止不住剧烈地颤抖,站不住了,只得赶快坐到床上。

看守所是允许犯人家属在每个月的五号给犯人送些衣服以及肥皂、毛巾之类的日用品。但这一天,总是我最感寂寞孤独的一天。我常常听到看守们把东西逐个分给其他犯人,而从没有人给我带来什么。开始我也奇怪,为什么女儿从不给我送些东西来,后来我想,她是个共青团员,可能出于某种压力,不得不和我断绝关系。从来没有收到过女儿送来的东西,虽然心里很是期盼,但另一方面又觉得高兴,她可以不必每个月在监狱门口花上几小时排着长队,来给我送衣物,可以免除这件令她不愉快的事情。

而现在,我内心深处已经隐隐的感到,我之所以从没有收到她的包裹,是因为她已经死了。

责任编辑:香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