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貴州糧倉着火
貴州糧倉着火(圖片來源:Twitter)

“晚稻無可收”還沒來,糧倉先起大火:新糧未進倉,舊糧已燒光

【希望之聲2020年7月7日】(編譯:陳雯韻)庚子年的下半年拉開序幕後,華夏大地面臨的第一波災難還是長江流域的全線暴雨。

暴雨造成了長江上游主要支流,如烏江、金沙江、岷江和大渡河的水位全線超標,過量的洪水使得上游主要的水電站,如向家壩開閘泄洪,過量的雨水加上暴雨,使得重慶及其周邊地區幾乎淪爲澤國。

中共建政以後,在長江干流和主要支流上建立了大大小小的水庫和水電站超過數百個,如此密集的人造工程將整條長江截段成大大小小的數百個超大型死水庫,長江自然狀態下的自我調節功能完全喪失。

金沙江水電基地
金沙江水電基地(圖片來源:網絡)

上游水電站開閘瀉出的洪水衝向下游,加上本地的暴雨,令長江下游的衆多地區成了澤國一片。7月6日,武漢市區經過一夜降雨後,武漢段長江水位一夜暴漲1.2米,市區內出現嚴重的內澇。

安徽、江西等地也出現了嚴重的內澇。

入海口上海經歷一天的暴雨後,城區也出現積水。

上面我們提到的主要洪水受災區,如四川、重慶、兩湖、安徽、江西和兩廣,這些省市都是中國的糧倉,經6月以後的幾輪大雨,使得大量的正在耕種的農田全部浸泡在水中。加上北方出現嚴重的降溫,多個地區連續出現冰雹和下雪的極端天氣,南北交加,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雲南、湖北、廣西等處出現了大量的蝗蟲。

今年的糧農作物大約真的是很難保的住,幾乎可以肯定的說,這就是《地母經》中對於2020年“晚稻無可收”的預言前奏。

也許是天災真實的展現在中共高層的眼前,中共高層害怕出現1959年的糧食危機。於是各地發佈要求農民“退耕保糧”的政治任務。四川成都市農業農村局稱,實施“退耕保糧”是全國性的任務。除了四川,湖北孝感市的基層官員方先生說,孝感市也要求動員村民種地,並答應每耕種一畝地主糧,給予150元人民幣的補貼。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向來是中共官員的圓滑的當官原則,高層要保糧,可是下層糧倉里根本沒有糧食咋辦呢?只能一把大火“燒掉”!

7月1日,貴州省都勻市糧倉發生火災,着火面積超過200平米,但是着火原因並未公佈。

一位半輩子在糧庫工作的人說:糧倉正常情況下不會起火,哪怕電短路都不會。糧倉四壁與倉頂都是不可燃材料,以前木房子着火 ,房子燒盡,糧食只上面一層會燒燬,沒見過這麼濃煙滾滾。糧庫起火比官府起火損失更重。這絕對是當地政府澆上汽油給燒的,裏面沒有糧食,怕檢查出來。

箇中原因相信大家自己能品出來,小編這裏只是建議大陸的朋友們,近期在家多備3個月至半年多的糧食,有備無患。

責任編輯:唐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