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急召開兩會 北京或四月底解禁?
在中共治下,所謂的政治安全或國家安全問題都屬於國家機密,有關事項中共當局通常對中國公衆祕而不宣。圖爲中南海附近中共武警正在巡邏。(美聯社)

憂政權崩亡 北京祕設政治安全組

【希望之聲2020年7月8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歷來強調所謂政治安全即政權安全的中共,近日又祕密成立了一個專門負責所謂政治安全問題的警察部門領導機構。

中共的司法喉舌檢察日報7月6日報導說,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近日在北京召開第一次會議,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政治安全專項組組長雷東生主持會議並講話。報導並提及這是以習近平爲核心的中共中央,關於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的決策部署,云云。

目前外界不清楚中共當局所謂的政治安全與國家安全究竟有什麼區別,不清楚所謂的政治安全專項組是何時成立的,不清楚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是何時成立的,也不清楚檢察日報所說的“近日”是指何時。這一切都讓這個政治安全組頗爲神祕。

中共治下,所謂的政治安全或國家安全問題都屬於國家機密,有關事項中共當局通常對中國公衆祕而不宣,1983年成立的國家安全部至今沒有公佈公衆可以與之聯絡的電話號碼,這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在京召開第一次會議”,也只是對中國公衆進行馬後炮式或無意中透露式的宣佈,說是“近日”召開了。

美國之音報導指出,外界不清楚這些本來是由國家安全部和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簡稱國保)部門掌管的問題現在已經劃歸該專項組掌管,還是該專項組只是國家安全部和公安部有關部門的一個新的協調領導機構。假如是後者,該專項組或其上的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跟中共黨魁習近平擔任組長的中央國家安全領導小組是什麼上下級關係,哪一方是上級,哪一方是下級,還是雙方是平級關係。

報導援引批評者說,國家安全、政治安全已經成爲中共各級政權組織用來肆意打擊異議、打擊批評者的藉口,所謂的國家安全和政治安全實際上等價於中共政權及中共領導人的地位安全,與中國公衆的生命財產安全無關,甚至是背道而馳。而這種所謂的國家安全和政治安全觀已經踐踏聲言國家權力屬於人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檢察日報7月6日似乎在無意中透露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近日”已經成立的消息時還說,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召開的第一次會議指出,“政治安全攸關國家安危,攸關人民安康。中外抗疫、國家和社會治理的無數事實表明,只有安全的政治環境,才能保障人民羣衆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但中國國內外許多批評者指出,近年來以習近平爲首的中共政權強調政治安全,並以國家安全、政治安全的名義壓制一切中共所不喜歡的聲音或信息,這種做法給全中國和全世界造成了極大的禍害。

中共病毒疫情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事例。由於中共政權封鎖信息、打壓談論中共病毒疫情的醫務人員而導致的疫情大擴散和失控,給全中國和全世界造成嚴重災難。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媒體不是全力報導疫情消息,報導疫區人民的生活,疫區醫院的實況,而是爲中共政權和中共領袖、中共中央總書記大唱讚歌。

中共官媒報導,早在1月17日,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出席中央政法工作會議時,就傳達習近平指示:2020年中共政法委工作要將“維護國家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而這個時間,後來習近平也透過黨媒報導,承認早已知曉疫情。

2月4日,中共公安部召開應對疫情工作第三次全國公安機關視頻會議,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中共)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在講話中強調,要始終把維護政治安全放在首位……堅決防止公共衛生風險向社會穩定領域傳導。

中共當局以國家安全和政治安全的名義先是隱瞞疫情同時進行誤導性宣傳,導致疫情在武漢大爆發,並擴散全中國,進而禍害全世界;在疫情無法掩蓋之後,中共當局再實行一刀切的防疫措施,導致疫區不計其數的需要治療的人不能到外地尋求治療,只能死在疫區或在疫區等死。同時,中共當局繼續對內對外進行虛假的宣傳,導致連中共的鐵桿伊朗也抱怨中共的宣傳是跟全世界開令人痛苦的玩笑。

另外,對於前述政治安全專項組會議,法廣點評稱,這次會議毫不諱言,明言“政治安全”,意味着政權安全,在中國黨國一家體制中,政權安全就是黨中央安全,黨中央安全就是核心習近平本人的安全。

有人分析,當局層層加碼,做到安全中的安全,萬無一失,最高決策者恐怕有着強烈的不安全感。傳統上,由於中共敵對意識很強,講安全感的時候就可能意味着周圍敵人密佈,所謂的敵人往往是周邊的,內部的,外人還遠遠搭不上邊。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