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原清華教授許章潤再發文: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推特圖片)
清華教授許章潤於7月6日被川警從北京家中帶走。(推特圖片)

【希望之聲2020年7月8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7月6日,連續發文批評中共習近平的敢言者、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在20多名四川警察的押解下從北京家中被抓走;家屬被通知,抓捕因由是巴蜀“嫖娼”。

許章潤案是跨省抓捕,在司法程序上存在問題,抓捕罪名更是可笑。中共真的會以“嫖娼”處理許章潤嗎?

著名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播主、時政分析評論家章天亮教授,從解讀許章潤案談到了中共“政治問題非政治解決,非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的慣例,和迫害異議人士的手段,以及爲什麼說「港版國安法」會是中共執政心態的一個轉折點。

新冠疫情以來,中共管控言論越來越嚴厲,鎮壓手腕更強硬

章天亮說,7月6日,原清華大學教授、中國知名的法學家許章潤被警方逮捕了。這次逮捕他非常地蹊蹺:是由四川的警察到北京去所謂辦案抓捕的。中國確實發生過很多跨省抓捕的事情,但是通常按照中國的法律,假如說真在四川犯事需要四川警察來抓的話,也應該是四川警察從四川的檢察院拿逮捕證,到北京把逮捕證交給北京警方,由北京警方來負責執行。但是這次竟然20多個四川警察直接把許章潤從家裏抓走,所以這個事情是非常地蹊蹺。

關於許章潤被捕,對很多人來說並不意外,因爲這隻是一個時間的問題。他本人也早有預感。在今年2月份他發表過一篇文章,在文章結尾處他就說過,這可能是我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

實際上中共最近一段時間,特別是新冠疫情發生之後,對言論自由的收緊是越來越嚴厲。

比如3月6號時網上流傳出一篇文章,署名是任志強,批評習近平在新冠疫情上隱瞞和造成廣泛傳播的後果上、在這個過程中負有責任;其中嘲諷習近平是那個“光着身子也要當皇帝的小丑”。任志強在3月12號就被抓了。我們知道任志強有三重保護傘:

第一重,他是一箇中國特別知名的人物,光在微博上的粉絲就有三千萬之多,抓他會造成一個很大的輿論效應,可能會有很多人支持他;第二重,他本人是紅二代,有一個紅二代的關係網;第三重就是他和王岐山的關係很好,習近平可能還要考慮照顧王岐山的面子。但我們看到的是,儘管任志強有這樣三重保護,他還是被抓了。

所以可以看到中共在鎮壓言論自由方面,習近平對所有批評他的人的鎮壓,手腕是非常強硬的。那麼對像許章潤這樣公開批評習近平的,被抓只是一個遲早的問題。

知名法學家許章潤從“恐懼與期待”到“憤怒和不再恐懼”

章天亮介紹說,許章潤出生在1962年,他在2002年的時候拿到了墨爾本大學的法學博士,然後回到中國做法學方面的研究。他曾任清華大學法制與人權研究所主任,發表過很多論文,在2005年獲得清華大學給予學術新人的最高獎項,他也被評爲2005年全國十大知名青年法學家。因此許章潤在學術上還是相當有建樹的。

因爲他是研究法學和法制的,所以他會從自己研究的角度對中國一些情況進行評論,特別是在憲政方面、在中國的政治制度是不是合法方面,他會有自己的看法。2018年,他就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談到了他所擔心的、中國可能出現的幾個問題,其中包括如中國可能會向“文革”方向倒退;中國可能會出現閉關鎖國跟國際社會脫鉤;再就是有可能回到“文革”,沒收老百姓私有財產、沒收企業的私有財產等等,他談到了一些可能會發生的嚴重後果,這是屬於他恐懼的部分。他期待包括修憲、平反“六四”等等,提出了很多相對來說比較敏感的問題。這是2018年的時候。

2019年的時候他就被清華大學停職、停課,禁止研究、禁止招收學生,對他進行調查。實際上那個時候迫害就已經開始了。到2019年新冠疫情爆發之後,他知道了習近平在整個決策過程中所負有的責任,對後來武漢封城、對大量人的死亡、對疫情的擴散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就寫了一篇文章《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作爲對他2018年文章《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的迴應:憤怒的人民已經不再恐懼,對習近平進行了非常嚴厲的抨擊,指出改革已死,中國幾乎是末路狂奔。最後結尾的地方他寫道,很有可能是他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

許章潤被捕的兩大直接原因

章天亮分析說,實際上中共許章潤可能還因爲兩件事:今年6月份時,他對於北京強拆藝術村的問題發表了一些比較激烈、嚴厲的言論;還有就是在今年6月份他出版了一本書叫《戊戌六章》。2018年是戊戌年,是1898年戊戌變法120週年,叫《戊戌六章》是因爲2018年年初的時候習近平修憲,把國家主席任期制去掉了,等於他可以無限制地一直做國家主席做下去。許章潤把習近平修憲以來他所發表的一些文章結集出版成書。最開始要在香港出版,後來香港也不敢出版,所以後來就拿到美國出版,出版時間是2020年6月份。所以這件事情觸怒了習近平。這是他被逮捕的原因。

江澤民確立中共執政慣例:“政治問題非政治解決、非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許章潤被逮捕的罪名有人在網絡上披露,說家屬被通知是因爲他“嫖娼”。章天亮認爲,這件事情是非常可笑的。大約在2013年的時候,網上流行這麼一句話叫“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意思就是如果你要順着黨,黨就給你甜頭,如果你要不聽黨的,黨就讓你“嫖娼”,即給你扣一個“嫖娼”的罪名抓捕迫害。

這就符合江澤民當政的時候所建立的一個不成文的執政慣例,叫作“政治問題非政治解決、非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所謂“政治問題非政治解決”,就是當你對中共政治體制提出質疑,對中共的制度提出挑戰的時候,它不便使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樣好像把你塑造成了一個異議人士、一個挑戰強權的英雄,所以它會對你進行污名化,說你販毒、嫖娼、偷東西之類的,給你安上這種非政治化的罪名。

而所謂“非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比如說你家地被強徵了,家房子被強拆了,這明明是一些個人權益問題,是普通的維權問題,它卻給你扣上類似挑戰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罪名辦了你。這是中共的一個慣例。這種事情最近一段時間看到比較多。

香港國安法」是中共處理異議人士案的一個轉折點

章天亮說,其實我並不認爲許章潤最後會以“嫖娼”的罪名來判他,很有可能他會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來判。這個轉折點基本可以從「香港國安法」這個事件上劃一條線。我們要分析一下中共執政的心理:

在「香港國安法」頒佈之前,有不少中共討厭的人都會以“嫖娼”等類似的罪名來進行處理。比如2013年,當時有一個網絡大V叫薛蠻子,是一個在中國大陸影響比較大的人,也特別有錢。他曾建立了UT斯達康公司(Utstarcom) ,是中國90年代、2000年期間特別火的一個通信公司。當時他投了25萬美元,結果他收回了1.25億美元,所以他當時的投資真是大賺,他就變成了一個天使投資人。

薛蠻子後來在網絡上成爲了一個衆人捧的網絡大V,他當時嘲笑中共的一些做法,結果在2013年的時候被抓,被抓的罪名就是“嫖娼”。後來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還特意發了一個微博,毫不掩飾地講,其實以嫖娼和偷稅漏稅來整政敵是一個不成文的潛規則。胡編的推文完全是一副流氓嘴臉,但是他畢竟還是承認了:中共會以這種手段去迫害異議人士

2019年香港「反送中」期間也有一個比較大的類似事件:

英國駐香港領事館工作人員鄭士傑,他是個香港人,當時中共就把他給抓了,之後也說他是“嫖娼”,在香港抓了之後送到了深圳,中共當時沒有「送中條例」也是跨境執法,在香港的九龍火車站把他抓走了。爲什麼抓他?因爲當時他在英國領事館工作,作爲駐香港的外交機構,一定會留心當地所發生的重要事情,當時「反送中」運動風起雲涌,領事館就要蒐集一些相關信息。

鄭士傑幹什麼呢?加入到各個抗議活動的社團裏去,讓他看看抗議發生的情況,蒐集些資料。他既沒煽動、也沒組織,也沒有資助任何一個團體,只是做了一個旁觀者,蒐集一些信息,而且這些社羣完全都是開放的,都屬於公共信息,也談不上什麼國家機密。結果被中共發現了,就把他抓起來送到深圳,酷刑折磨他,用各種心理戰、恐嚇術,讓他承認自己“嫖娼”。當時這個成了一個很大的國際新聞,包括《華爾街日報》都有報導,英國政府外交部也介入了。鄭士傑在深圳關押了15天,後被營救回香港。

中共當時抓他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爲了威脅他,讓他承認英國政府在背後煽動「反送中」事件,這樣中共就可以拿來做文章,給國人洗腦,也讓各國政府在「送中條例」事情上閉嘴。當時中共採取的措施就是用非政治的手段去解決政治問題。

中共更有可能以“煽顛罪”迫害許章潤的幾大原因

章天亮認爲,中共通過「國安法」之後,它就不會再會用“嫖娼”了,而更可能直接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來迫害許章潤。爲什麼?

他說,中共的變化有這樣幾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如果要是以“嫖娼”罪名來處理許章潤,真正能夠判他的刑期最多半年時間,收容教養半年時間。因爲“嫖娼”在中國並不是犯罪,一般來說只是刑事拘留15天,最多收容教養半年時間。那對於很多中共政治局高層,包括習近平本人來講,最多關半年會覺得是不解恨的。

再一個原因,中共把像許章潤這樣的知識份子用“嫖娼”、電視認罪之類的,是爲了把他污名化,污名化之後你沒有尊嚴了,出來之後沒臉見人了,以後你可能就閉嘴了。但是,章天亮認爲,像許章潤這樣愛惜羽毛的知識份子,他不會承認這樣的污名,他也不可能去電視上認罪的。這也是中共難以做到的一點。

再有一個原因,對於許章潤這樣的人,安上“嫖娼”證據不足,他明明在北京家裏沒有動,你怎麼能說他跑到四川去“嫖娼”呢?因此這也是不大可能使用這個罪名的原因。

更爲重要的一點就是,過去中共把“嫖娼”作爲一個罪名,是因爲它爲了規避國際上對它壓制言論自由的指責,如果抓了一個“嫖娼”的刑事犯,國際社會通常就沒的可說,所以這是中共顧忌面子的一種做法。但是如今中共已經完全不顧面子、撕破臉了,在香港問題上都可以強行通過「國安法」,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在國際上的名聲已經惡臭到底了,所以給許章潤扣一個“嫖娼”的罪名已不能讓中共的名聲變好;把許章潤作爲“煽顛罪”抓起來判刑也不會讓中共的名聲更壞,所以中共在這個問題上有可能破罐子破摔,明目張膽地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來處理許章潤,反而可能會起到一種震懾作用。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許章潤甚至可能用非常重的刑期,製造一種“殺雞儆猴”的示範作用。因此雖然有可能會以“嫖娼”罪名處理許章潤,但更大的可能性是“煽顛罪”。

溫和的歷史學者秦暉因推崇普世價值而遭打壓

有人可能講說許章潤講話太嚴厲了,如果要是溫和一點兒,可能就沒這事兒了。章天亮在這裏講了秦暉的故事:

中國大陸非常有名的一個學者,也是許章潤教授的同事,清華大學歷史系秦暉教授,和許章潤同是《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當時由茅於軾領頭。因爲他們在研究中國的經濟政策,就提出很多關於中國政策的一些看法,結果中共很惱火。在2019年時把《天則經濟研究所》關掉了。

秦暉教授比許章潤溫和得多,他不像許章潤用詞用的那麼重,用那種氣勢磅礴的排比句、很嚴厲的詞來抨擊中共秦暉是相當溫和的一個人,但他也是被中共給整了。2015年的時候他發表了一本書叫《走出帝制》,講的是從清末到民國的一段政治轉型,當然一定會提到憲政問題、民主問題,提到共和的問題。這就是中共無法容忍的。

秦暉教授非常推崇一種普世價值,包括要嚴格劃分羣域和己域,倡導嚴復「羣己權界論」,就是每一個社會個體應該有他自己的自由,政府作爲公權力它應該有它的邊界,政府不應該去侵害個體的自由;這中間的界限到底劃在哪裏?就是羣己權界。這麼說不就是在限制共產黨的權力嗎?所以他提出這些哪怕是純學術觀點的討論,中共也是不喜歡的,中共不讓他出版書,2018年他退休的時候,中共就不讓清華大學返聘他。

天體物理學者方勵之被逼成了異議人士

那麼有人說,如果我要是不像秦暉,連溫和的話都不講,那我可能就安全了。章天亮說,實際上在共產黨的體制下,你只要講真話,你就是共產黨的敵人。有人說我不講話行不行?不講話你也很危險,爲什麼呢?

從我們看到的新冠疫情,其實已經非常清楚地表明,如果大家都不講話,當發生這樣重大的社會災難或瘟疫的時候,包括髮生什麼自然災害,洪水、糧食危機或其他別的生態災難的時候,如果大家都不敢講話的話,那你仍然是不安全的,這就是爲什麼我們看到中國疫病的流行死了這麼多的人。

許章潤的經歷有的人學到了,說我搞數理化,類似於基礎科學的研究,這樣我就安全、就沒事兒了。其實也不是這樣的。比較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方勵之

方勵之是80年代中國一個特別有名的異議人士。他是怎麼被共產黨逼成異議人士的呢?

就是70年代時,他想做天體物理學研究,就跟蹤國外的天體物理的最新發展,他自己也寫一些論文。但是老老實實的科學研究就會有一個哲學思想在指導,他提出一套他的宇宙觀,這種宇宙觀現在看來已經變成一個常識:包括宇宙的膨脹,宇宙是有邊界的。

這個東西就跟馬克思主義那套東西發生了衝突,所以70年代方勵之在發表他天體物理方面論文的時候,當時就被姚文元所控制的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雜誌批判,去壓制方勵之的科學研究,結果把方勵之逼成了一個異議人士

所以在共產黨這樣一個社會裏邊,是無孔不入地去控制每個人的思想的,不管是社會科學研究還是自然科學研究,甚至是真的想講真話,你就很危險;甚至你保持沉默也很危險。

每個敢於講真話的人都是了不起的英雄

章天亮節目中最後指出,越到共產黨缺乏安全感的時候,越到了末日的時候,它打擊異議的力度就會越大。所以,每一個敢於講真話的人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英雄!但是咱們在這個社會上也要儘自己的責任,不能讓一兩個出頭的英雄替我們扛下那麼大的災難。所以如果人人都能夠講真話,反而大家就都是安全的了,因爲那個時候中共是無法對付十幾億人的。

希望瞭解更多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同時提供本集音頻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