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7月4日,烏坎事件維權人士莊烈宏在推特上上傳照片,聲援香港。(圖片來源:莊烈宏Twitter
7月4日,烏坎事件維權人士莊烈宏在推特上傳照片,聲援香港。(莊烈宏Twitter)

烏坎前村民:鄭雁雄心狠手辣 香港猶如待宰的羔羊

【希望之聲2020年7月8日】(本台記者福明真綜合報導)曾處理“烏坎事件”、打壓過烏坎村民的鄭雁雄7月3日被中共當局宣佈任命爲中共政府駐港國安公署署長後,日前,流亡美國的中國維權人士莊烈宏接受港媒採訪時表示,當年烏坎事件中,烏坎村民被打壓、核心抗爭人物被抓捕,鄭雁雄必須負最大責任。他直指鄭雁雄當年恨不得把烏坎村民“剝皮”、“刀砍”,北京派這種人去掌管國安公署,讓香港猶如一隻“待宰的羔羊”。他建議手足“能離開,儘量離開”。

因參與烏坎事件抗爭被追訴,之後逃往美國的前村民莊烈宏,8日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訪問時表示,當年烏坎村民抗爭的訴求很簡單,一是要回村民自治權,二是討回被倒賣的烏坎村土地。

莊烈宏說,鄭雁雄面對訴求,卻採取了“一拖二騙三了”的手段,而且將上述兩大訴求,扭曲成“建道路、建避風港、招商引資、接自來水”等訴求。而且,整個事件從頭到尾沒有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他說,在海外壓力下,烏坎村2012年2月辦理的村委會選舉,的確是公正、公開、透明的選舉。然而“再後來就沒有後來了”,烏坎村便面臨着一切比先前更嚴厲的管控,這就是“鄭雁雄治下的烏坎”。

莊烈宏說,香港鄭雁雄擔任駐港國安署長及執行“港區國安法”的後果,“大家可想而知”。

另外,莊烈宏在接受港媒《蘋果日報》採訪時說,當年擔任汕尾市委書記的鄭雁雄只是“跟班的狗腿子”,鄭恨不得把村民“剝皮”、“刀砍”。對於鄭雁雄就任香港國安公署署長,莊烈宏感到驚訝,認爲北京怎麼會派這種人去呢,但想深一層,從目前的局勢來看,香港猶如一隻“待宰的羔羊”。

莊烈宏指當年市政府用流氓手段欺騙目不識丁的老婦人在白紙上簽名,再打壓核心抗爭人物,給他們扣上“勾結境外勢力”、“打砸搶暴徒”等罪名。他於2011年12月3日被捕,同月9日,烏坎村的民選村代表、臨時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等人也一同被捕了,2日後薛錦波死於汕尾市看守所內。後來,官員們試圖掩蓋,而薛的女兒探望父親時,發現有鼻和口有乾的血跡,身上有瘀青和被毆打的跡象。莊烈宏感到憤憤不平,堅信薛錦波是被酷刑折磨致死的,認爲鄭雁雄必須負最大責任。

他亦講述自己的經歷,認爲沒有當年烏坎村民的奮勇抗爭,自己就無法去美國,或者已經死在中共的黑牢內。他表示當初逃亡的決定非常正確,“烏坎一定要留一個聲音,如果沒有一個聲音的話,村民被鎮壓,甚至被屠村”,都沒有人幫烏坎發聲。他認爲當初只要有人逃出去,當局就不會對烏坎趕盡殺絕。

對於香港人目前紛紛打算離開香港莊烈宏認爲要尊重每個人的決定,但他還是建議手足“能離開,儘量離開”。

烏坎事件,發生在廣東省汕尾市下屬的陸豐市烏坎村,是大陸羣體維權事件之一。當地村民委員會在居民不知情的情況下陸續轉讓3,200畝農地,獲利達七億多元人民幣,但每村民只獲發550元人民幣。其後村民開始長達近兩年的上訪,無果後2011年9月爆發抗爭活動,最後抗爭被武力鎮壓。時任中共汕尾市委書記的鄭雁雄,曾在一場有陸媒在場的會議中,攻擊烏坎村民接受國外媒體採訪是借用外力打自己人,直指“境外的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因此他有了“母豬書記”的外號。

在今年7月3日鄭雁雄被任命爲北京駐港國安公署署長後,其“境外的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言論再度火爆網絡。對於中共用鎮壓大陸民衆的鄭雁雄掌駐港國安公署,外界認爲,當局今後強力打壓港人的用意明顯。

莊烈宏也於美國獨立日(7月4日)在Twitter上發佈“昨日烏坎,今日香港”,“香港獨立,衆望所歸”的照片,以及帖文:“曾參與鎮壓烏坎村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香港國安公署署長,說明中共要跟香港玩陰的和玩硬的了”。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