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當局計劃派遣武裝警察200到300人,以「觀察員」名義常駐香港。圖爲香港警方在銅鑼灣驅散及逮捕準備參與遊行的示威人士。(中央社)
中共當局計劃派遣數百武警以「觀察員」名義常駐香港。圖爲香港警察驅散及逮捕示威人士。(中央社)

孔誥烽:爲什麼說《國安法》是中共向全世界宣戰?

【希望之聲2020年7月8日】中共強推《國安法》,有多兇狠,便多兇狠,在香港國安委員會訂立的國安法執行細則,更給予警察巨大權力,可以任意針對任何人進行資產凍結、竊聽、禁止出境、入屋搜查等。《國安法》列舉的所謂罪名,籠統含糊到什麼都可以。71有示威者揹包被搜出有“良心”貼紙和習近平漫畫也以《國安法》被拘捕。日前有示威者到商場舉高舉白紙控訴《國安法》,一樣被警察以《國安法》法拘捕。人大常委會對法例有絕對解釋權,港澳辦更說人大常委會有權隨時增修條文。

講來講去,《國安法》其實只有“莫須有”三個字。其中38條提到非香港居民在香港以外犯了《國安法》,一樣受到管轄,經過香港或與香港有引渡安排的國家,都有被捕送中的風險。這是連中國大陸法例都沒有的宇宙條款。《國安法》可說是中共對全世界人民的自由宣戰。

國安法》訂立到那樣兇狠,中共和特區政府會怎樣執行?抓人送中、隨意上門拘捕、入屋搜查、竊聽異見人士、禁止異見人士離港,其實一直都已經發生。現在中共立一個法來將這些本來已經或明或暗地做的事公開誇張地再講一次,就是讓所有人覺得恐懼,跟着開始自我審查,主動打壓下屬,將書籍下架,在選舉時變得猥瑣畏縮怕被DQ(取消資格),做到國家機器不用多費力氣,便使港人和有機會到香港的海外人士乖乖聽話。

要抓人不先直接抓人,而是重重複復敲鑼打鼓說我一定抓人,希望嚇怕它要壓制的人讓其自我消音,其實是中共對仍未完全控制地區的慣技。當年普京要克里米亞、烏克蘭東部、格魯吉亞部分地區“迴歸”俄國,二話不說便直接採取政治和軍事行動吞併,不會先花時間建立法典嚇人。相反,北京對臺灣,卻在2005年訂立《反分裂國家法》,跟着一天到晚找人放話說“解放軍要打過來了!”希望臺灣人會像中國蟻民一樣怕到顫抖,以後選舉都改投被北京摸過頭的候選人。但臺灣人不理,繼續在選舉支持反對統一的候選人,北京也沒奈何。這與2014年佔領運動和2019反送中時中共不斷放出“解放軍要出動了”的消息,卻一直不見解放軍真的出動一樣。

北京訂立《國安法》,其實質意義當然比當年針對臺灣的《反分裂國家法》更大,畢竟香港已經早是中共的囊中物,只是仍未建立全面管治而已。但《國安法》執行和法庭判決時,會出現什麼混亂情況,大家還是可以試目以待。特區政府高調宣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違反《國安法》。法庭判決時會否考慮特區政府的定性來判案?如果被捕人士的口號沒有特區政府的明確定性,如“天滅中共”、“共產黨死全家”、“我要真普選”又如何?到最後政府會列出一個犯禁口號清單,天天更新嗎?

很多人說《國安法》將令香港變成新疆,是香港的終局。但香港與新疆不同的,是香港與全世界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香港也集中了很多外國公司、媒體、民間組織等。中共現在擺出要準備鎮壓香港的姿態,國際社會已作出恐怕中共預料不到的強烈反應,對中共的高科技、金融、簽證制裁,對港人的政治庇護等,已經如箭在弦。一旦新疆式鎮壓正式開始,中共與自由世界的決戰便會啓動。

中共硬把香港關上,香港終局還未來到,我們便見到中共與自由世界的對決加速展開,最後結果如何,仍是未知之數。《國安法》是中共向全世界宣戰。全世界都在港人一方。只要香港人不自己投降,這場戰爭最後誰勝誰負,還遠遠沒有定局。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