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7月4日,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示威者在市中心聚集。(Beth Nakamura/The Oregonian via AP)
图为7月4日,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示威者在市中心聚集。(Beth Nakamura/The Oregonian via AP)

骚乱的代价:仅波特兰一市经济损失就高达2千3百万美元

【希望之声2020年7月9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编译)5月底因黑人弗洛伊德之死事件引发的抗议和骚乱席卷全美。一些暴徒打着“黑命贵”的旗号打砸抢烧,令一些已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下受到重创的城市雪上加霜。最新数据显示,仅俄勒冈州波特兰一个城市,骚乱给当地带来的经济损失就高达2,300万美元。

波特兰市警局副局长戴维斯(Chris Davis)7月8日(周三)说,发生在波特兰市中心的夜间暴力活动造成了商家关闭和建筑物损坏,损失额估计已达到2,300万美元。他说:“这次我们看到的暴力、犯罪活动和财产损失的水平...在波特兰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当人们走在市中心,只能看到用木板封住的商舖和布满诅咒警察的涂鸦的建筑物...”

“我们一直希望这次的骚乱事件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消退。但到目前,骚乱已持续6个星期了。我亲眼所见的暴力犯罪活动依然如此猖獗、如此集中,而且持续了如此长的时间。”戴维斯补充说。

戴维斯描述了暴徒们对警察进行的一系列骚扰和攻击行为。他谈到,5月28日,示威者先是在联邦政府所属的移民机构外开始了暴力抗议;第二天,他们移动至当地一个警区大楼的所在地司法中心。“从那以后,暴徒们每晚都出来骚扰、恐吓在那里执勤的警察。他们使用了多种攻击手段,其中包括:将警察楼的门从外面封上;用镭射光射警察的眼睛;向警察投掷冰冻水瓶子等物品;等等。”

近日,在安提法的组织和煽动下,一些暴徒又开始了对哈特菲尔德联邦法院的袭击。其中有7名暴徒因袭击执法人员而被捕,还有数十名暴徒则受到其它指控而被捕。

戴维斯表示,白天的抗议人数有时超过1万人,但还算和平;而到了晚上,出来的则是完全不同的团体。他将晚上出来制造事端的人称为“一小撮煽动者”,“他们试图利用抗议活动中传递的信息来掩饰其犯罪行为。”

波特兰警察联合会主席特纳(Daryl Turner)在一份声明中表达了对袭警暴徒的愤怒,他说:“我们受够了。数周以来,我们的警官们受到侮辱,承受着那些下流言论的攻击,那些人还带着仇恨向他们投掷石块、砖头、瓶子等物品...虽然他们穿着(警察)制服、带着(警察)徽章,他们也是人啊。”

特纳说,虽然民主党籍市长惠勒(Ted Wheeler)谴责了当地的暴力事件,但他声音早被(纵容暴力的)市议会成员们所淹没。因此,警察联合会表示,他们对当地市议会能够制止骚乱和抢劫毫无信心。

不出警察联合会所料,波特兰市议会成员在7月8日至9日的会议中,完全没有提及当地正在发生的骚乱,更没有讨论如何平息骚乱

川普总统一直以来都呼吁民主党管理的州和城市能够尽早恢复“法律和秩序”,谴责民主党官员们对待暴徒太软弱,从而给当地民众带来精神和财产上的双重伤害。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