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圖爲7月4日,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示威者在市中心聚集。(Beth Nakamura/The Oregonian via AP)
圖爲7月4日,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示威者在市中心聚集。(Beth Nakamura/The Oregonian via AP)

騷亂的代價:僅波特蘭一市經濟損失就高達2千3百萬美元

【希望之聲2020年7月9日】(本台記者張莉莉綜合編譯)5月底因黑人弗洛伊德之死事件引發的抗議和騷亂席捲全美。一些暴徒打着“黑命貴”的旗號打砸搶燒,令一些已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下受到重創的城市雪上加霜。最新數據顯示,僅俄勒岡州波特蘭一個城市,騷亂給當地帶來的經濟損失就高達2,300萬美元。

波特蘭市警局副局長戴維斯(Chris Davis)7月8日(週三)說,發生在波特蘭市中心的夜間暴力活動造成了商家關閉和建築物損壞,損失額估計已達到2,300萬美元。他說:“這次我們看到的暴力、犯罪活動和財產損失的水平...在波特蘭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當人們走在市中心,只能看到用木板封住的商舖和佈滿詛咒警察的塗鴉的建築物...”

“我們一直希望這次的騷亂事件能夠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漸漸消退。但到目前,騷亂已持續6個星期了。我親眼所見的暴力犯罪活動依然如此猖獗、如此集中,而且持續瞭如此長的時間。”戴維斯補充說。

戴維斯描述了暴徒們對警察進行的一系列騷擾和攻擊行爲。他談到,5月28日,示威者先是在聯邦政府所屬的移民機構外開始了暴力抗議;第二天,他們移動至當地一個警區大樓的所在地司法中心。“從那以後,暴徒們每晚都出來騷擾、恐嚇在那裏執勤的警察。他們使用了多種攻擊手段,其中包括:將警察樓的門從外面封上;用鐳射光射警察的眼睛;向警察投擲冰凍水瓶子等物品;等等。”

近日,在安提法的組織和煽動下,一些暴徒又開始了對哈特菲爾德聯邦法院的襲擊。其中有7名暴徒因襲擊執法人員而被捕,還有數十名暴徒則受到其它指控而被捕。

戴維斯表示,白天的抗議人數有時超過1萬人,但還算和平;而到了晚上,出來的則是完全不同的團體。他將晚上出來製造事端的人稱爲“一小撮煽動者”,“他們試圖利用抗議活動中傳遞的信息來掩飾其犯罪行爲。”

波特蘭警察聯合會主席特納(Daryl Turner)在一份聲明中表達了對襲警暴徒的憤怒,他說:“我們受夠了。數週以來,我們的警官們受到侮辱,承受着那些下流言論的攻擊,那些人還帶着仇恨向他們投擲石塊、磚頭、瓶子等物品...雖然他們穿着(警察)制服、帶着(警察)徽章,他們也是人啊。”

特納說,雖然民主黨籍市長惠勒(Ted Wheeler)譴責了當地的暴力事件,但他聲音早被(縱容暴力的)市議會成員們所淹沒。因此,警察聯合會表示,他們對當地市議會能夠制止騷亂和搶劫毫無信心。

不出警察聯合會所料,波特蘭市議會成員在7月8日至9日的會議中,完全沒有提及當地正在發生的騷亂,更沒有討論如何平息騷亂

川普總統一直以來都呼籲民主黨管理的州和城市能夠儘早恢復“法律和秩序”,譴責民主黨官員們對待暴徒太軟弱,從而給當地民衆帶來精神和財產上的雙重傷害。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