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習近平自設“政治安全專項組” 表明政權異常不安

【希望之聲2020年7月9日】(主持人:石濤)

今天是79709事件的5週年,想起來還蠻感嘆的。5年前的709當時王宇律師率先被抓的,原因7天前72號王宇律師當時在出庭,應該是在河北,爲法輪功學員做辯護,結果被法庭裏面的警察給扔出來打了一通,前後的故事就是這麼引起來的。那進而在709這一天凌晨的時候闖到他家裏先抓了他,然後抓了受到傷害的幾百個人。那他們比較共同的特點就是他們都曾經爲法輪功學員打官司,而且很多大的官司都是無罪釋放完全免罪的這種申訴過程。那這些律師的本身又並不是說他們是修煉法輪功的,不是。現在很多這些律師有機會能夠出來的,已經出來的很多信了基督了,他們從曾經不是一個信仰的人,就是沒有宗教背景的概念,從而轉向到這個角度去。那709事件當時標誌着恰恰是用的中共國的國安法。那其實當時是政法委系統打擊習近平

在整個2015年最早的是股災,金融政變,然後709事件,過了一個月之後在8月初天津大爆炸。這是圍繞着2015年出現了三件事情,這三件事情都是衝着習近平去的。所以在當時的習近平確定了當年的94號作爲他第一次的大閱兵。而94號是老兵節,中華民國的老兵節,到了10月底他見了馬英九,中華民國的總統。所以在當時的狀況來講,應該是比較充滿希望的一個時代。2014~2015,當時出現了比較特別的,就是血月的一個年代。

連續兩年,分別在猶太人的逾越節跟住棚節,這兩個節日當中出現了月全食,這是比較有名的血月。那在過去的大概四百年裏面出現過三次血月,卻完全集中在1949年中共建政縣與猶太人相關的這麼一個相對應的時代裏。所以在當時就那種環境之下,習近平是有機會,因爲人家是打他的,是完全有機會出現充滿希望的一種改變,但事實最後沒有。所以整個核心的內容是表面上是打擊他,就是衝着他去的。

709事件就相當突出.當時的政法委體系藉助所謂的中國國安法去整個鎮壓迫害打擊了圍繞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那些普通的人,那些有人性人性尚存的那些善良的人主要是法律界與司法相關的,在他們可以能夠觸及到的層面,來展現人應該有的人的自然的品質。那是自高智晟律師之後,我們看到了一大批,只能形容一大批了,其實在整箇中共國的律師界當中,他們本身又是很小的一個數額,但他們都是在律師行業中的曾經的佼佼者。這是一個非常具有突出的一個意義在其中。那在這個背景之下走到了今天。那走到了今天,更令人驚訝就是港版國安法,對吧?

從中共當時的中共黨內的衝突,政法委體系原來江澤民的人馬藉助所謂的國安法這個國家安全法律本身去打擊習近平。今天卻成爲了習近平藉助港版國安法要去打擊整個香港人去統領全世界。它的荒謬與真實,這是個荒謬的法律,但這是真實展現在每一個人不得不正視面對它的。它是法律,對不對?所以他以自己那種荒謬的背景和極其荒誕的一個老男人的夢想,一個老男人的成功的夢想給全人類帶來了一種無法迴避只能面對的荒唐。而荒唐的本身,卻成爲了今天人類社會當中必須面對的非常嚴肅的,而且取決於每一個人的人生之選擇,善與惡之選擇的一個途徑,一場考試一樣,就像一場高考一樣。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令人感觸和感嘆。因爲習近平當導向與中共合爲一體時,他的概念就是屠殺全人類,自然就變成了屠殺全人類。那這種屠殺會以各種藉口,而關鍵的問題他卻是以人的藉口,以人性的藉口來展現其獸性跟妖怪本身的就是妖魔妖精的本身的那種背後的生命因素。人戰勝不了的,人真的沒辦法。

就像我們《濤哥侃封神》裏頭講到梅山七怪,梅山七怪到最後,楊戩也對付不了,是女媧出來的。當時雲中子跟楊戩說只有你能對付得了,別人對付不了。那楊戩有八九玄功,那他就沒想到那個白猿也有八九玄功,第一個。第二個,出了一隻牛,那隻牛姓金,牛有牛黃,那個牛黃包括楊戩都對付不了,那意味着什麼?我們知道牛黃是大涼的,人們吃牛黃解毒丸都這麼來的。其實牛黃真正的厲害之處可能從某種程度上超越了人的層面。

有人說牛黃就是結石了,就像人得了膽結石似的。它在這一邊是這樣的一個表現,而那個東西本身的它的物質的功力超過了人的層面,纔對人有着這麼大的影響。所以當時那隻牛是有個大牛黃,碗口粗這麼大,把楊戩燒打跑了。誰出來了?女媧出來了,女媧是造人的神,成爲了一種迴歸,所以裏面出現的暗語,今天遇到的妖怪人戰勝不了。那隻有初始的神才能把這個妖怪收了,我覺得跟現在非常對應。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共駐港國安公署正式運作中共國安在港可公開執法》。公開執法,就是任意抓人了,對不對?那對人來講就是任意抓人了,就這麼件事情,那它就這麼運作了。我就這麼講,這是一種相互對應出現的。那這種東西,就在709這一天對應着5年前的故事,就形成了非常令人感慨的。所以一個人在出現個體者出現唯利是圖的時候,當拒絕人對信仰對自己真正生命的尊重的時候,當立足在自己本身利益上的角度的時候,就出現一個人之初性本惡,就是王滬寧的性本惡的一句話。

1993年他在指導着復旦大學在討論到底是人之初性本善還是性本惡的競爭的話題,發生在新加坡,對壘的是臺灣大學,以5:0戰勝了對方,我不知道當時爲什麼用五?金木水火土,所以奠定了今天王滬寧的生命基礎,奠定了今天習近平的生命基礎,無惡不作金木水火土完全就是惡的,真的,他是5:0的。所以這個在當時是非常轟動的事件。今天查王滬寧的背景資料,一定這條是放在上面。所以今天習近平的一切是性本惡的貫徹,那性本惡是什麼?就是這塊爛肉,一個完全拒絕神明的概念。所以他展開了滅佛的運動,給所有人展現出一種很特別的。

在滅佛的運動的背景之下,他以法律的概念,這是人類社會中賴以公平賴以公正的一個仰仗的一種工具。法律是工具,對吧?憲法立法都是工具,結果以他的權力的方式和立法的方式嘲諷了全人類的法律和嘲諷了人類社會中所謂司法獨立的一切,這條法律具備這樣的功效。所以他們就展現表達出自己的強大,這一份強大。而這份強大的本身,就促成作爲人的環境中,當人不知道他生命本性的時候,人無力戰勝他。楊戩是拿了雲中子的照妖鏡,他才能對付那個梅山七怪當中的前五怪,拿了照妖鏡才行。那等到了白猿,照妖鏡都沒用了,他照出那個白猿,但是那個東西也會72變,跟他一樣,他一點招都沒有。所以這就是今天我們看到的人戰勝不了共產黨是一樣的,你拿它沒招的,這是天滅中共必備的條件。在它掛牌工作的上班的同時,香港出現第三波大爆發,昨天它掛的牌,這有個時差的問題,昨天它掛了牌,然後香港本地當天本土增加了37宗。

那第一天通過,本土一共出現19個,本土出現14個,沒人知道是哪來的,集中在老年院,跟這個西方的概念差不多,但到了今天一天增加了34個,而且源頭不明,出現了12個不同的單位。這種本土源頭不明,我早跟大家解釋過了,其實在今天的人的社會中太多的人病毒在自己身體裏頭,你只不過沒有測試,對不對?說美國多,超過了300萬,它測試了將近4000萬人,4000萬人當中出現了300萬, 7%8%,不高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它測試這麼多的,沒有。整個英國才6600萬,意大利也才那麼多,它測試的數字快跟整個是英國跟意大利了,你查查英國意大利測試了多少?如果真照着它這麼去測試的話,你看它有多少?所以這是一個對應的數字,不能看絕對數字,你要明白中間的細節。而今天的人太懶惰,太自我。就像說有幾個人看書讀書的,對不對?現在都叫快餐文化,快餐文化既害別人,也害自己,其實是遠離人本來的生活。

那爲什麼在香港出現這個事情?我早跟大家解釋了,這是對應的一種神的慈悲。它這邊出現的港版國安法的實施,這邊對應着中共病毒的這種發送。那當地的病毒學家把它解釋成第3波,因爲整個香港在它的去年的抗爭的過程中,香港人爲自己奠定了基礎。可是當它港版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已經完全比北京人還殘酷的,環境已經成爲事實,任何抗爭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不能說沒有意義,人這邊有意義,但是在命運的本身的那一面基本就消失了,抗爭不了,完完全全失去了它的作用。這是一種隱喻就是說在香港將出現大爆發,神將懲罰那些與神對立的生命。與神對立的生命,它不是人了,但它們都會展現出人的模樣。那同時又給人類社會帶來一機會,各個國家只能面對它要表達自己的態度。

澳大利亞,澳大利亞昨天是在美國東部時間已經夜裏12:00了,澳大利亞總理宣佈澳洲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暫停,那跟加拿大類似。加加拿大的動作是最快的,73號。那澳大利亞呢宣佈暫停,這就是我跟大家解釋,他立了一個法律,這條法律嘲笑了全世界所有正常的國家,嘲笑了在正常國家裏面的法律至高無上的地位,這是一種嘲諷。因爲正常人都不會這麼制定法律的,但它是妖怪怎麼辦呢?所以是人們在它肆無忌憚踐踏人類法律本身的尊嚴的過程中,人們會逐漸逐漸意識到我們遭遇的不是人了,所以就會出現這種事情。那本來澳大利亞跟香港,加拿大跟香港,美國跟香港有着正常的人類社會中正常的文明體制之下,爲了能夠打擊犯罪所擁有的一份相互引渡條約,這是很正常的,維護人的尊嚴。結果卻被妖精扮的人,以人的形式踐踏和摧毀了人的這一面,所以這是嘲諷,但是也表現出它的愚蠢,那也就會逼着正常人要跟它隔絕,是人只能跟它隔絕,而且能夠認清它的,逐漸逐漸會認清它的生命本身的那種惡了。

放寬香港人的簽證跟移民條件。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的發言人說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嚴重違反國際法、國際關係準則等等。妲己跟紂王說她天底下最聖潔的女人就是一樣的。粗暴干涉內政,這就是我跟大家解釋過,父親凌辱了自己的女兒,鄰居去提出抗議的時候,父親說這是我們家裏的事,我女兒是我生的。這就是今天共產黨的邏輯,干涉內政的邏輯。否則的話,今天大多數國人根本聽不懂。今天的國人在做人的基本道義準則上和認知上就這麼低下,我真不開玩笑。

就像我昨天跟大家解釋似的,那個餐館的老闆自己開不開餐館了,因爲受到大疫情的影響,他反而去辱罵這個社會的環境,說中共國做的最好,爲什麼?因爲中共國以那樣的方式,把所有有病的人可以用槍突突了,然後讓活着的人正常賺錢。一個普通的開餐館的人今天在一個人的社會中,以這樣的思思維方式痛擊人的社會的政府沒有人性,沒有人性的原因,是因爲他的餐館開不了了。他沒認爲自己是有有毛病。說一個人知道真相,容易嗎?你以爲他知道真相嗎?他只知道下賤的利益。

暫停引渡更新旅遊建議,星期四宣佈,有個時差問題,就是今天宣佈了,澳大利亞的時間早,港版國安法破壞了香港的基本法,打破了香港地區的自治,那澳大利亞政府已經正式通知了香港政府,這是表明它的態度。上週開始的國安法,批平人士認爲該法律讓當局懲罰抗議者如何如何,這就瞎掰了,寫文章就這麼寫了。該法律適應範圍不確定,可以讓香港政府任意抓捕在香港的外國公民,導致澳大利亞和一些其他國家發出了對香港的正式建議。寫這篇文章的英國人,你傻瓜似的,你現在這麼寫就已經犯法了。因爲你這樣的描述就是對個國安法的侮辱,他還以爲它如何呢。

澳大利亞政府敦促在香港的10萬名澳大利亞公民,你要重新考慮自己的安全問題。在此之前,澳大利亞政府表明的就是說大概7號,通知所有在中國境內的澳大利亞人,以最快的方式離開中共國,包括港澳。因爲你們隨時會被中共國以人之外交的概念被扣爲人質。希望你們通過商業渠道第一時間離開中共國。有人不明白說爲什麼叫商業渠道?政府不會派飛機接你,因爲這不是大疫情,國家封鎖了。政府只有責任去評估它的風險和中共的邪惡,但政府本身沒有義務把你接回來,是因爲你自己個人的選擇。那它現在就更加直接針對居住在香港的十萬澳大利亞人。國安法定義模糊,你被拘留的風險直線增加,你可能無意中觸犯了法律,如果你對新法有所擔憂,重新考慮你是否有必要留在香港。這就是很直截了當了,這個就跟加拿大的概念是一樣的。中共當局曾在6月份發佈旅行警告提醒國民不要遣返澳大利亞,而加拿大已經暫停了引渡條約,英國正在審視,在澳大利亞發出了通知之後,現在新西蘭正在審視。

澳大利亞宣佈了一些新的措施,讓香港人可以在澳大利亞開始新生活,包括目前在該在澳大利亞的香港人可以自動延續他的簽證,簽證延續5年,有香港人考慮到其他地方去,把他們的技能和生意帶到其他地方,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新的簽證目前在澳大利亞畢業的香港學生可以在澳大利亞停留5年,之後即可申請永久居民,在澳大利亞持有臨時工作簽證的香港公民可以把臨時簽證延長5年,之後申請永久居留權。這個概念跟香港人持有BNO就是英國的這個海外護照的概念是完全一樣的。英國的海外護照,每一個香港人來到了英國就可以即刻在英國停留5年,一年之後英國護照。它這是一年之後可以申請永久居留權,完全是合法的。

沒有人願意背井離鄉,但這樣的護照的簽證等同英國跟澳大利亞是港版國安法爲30年前的89六四。當時就是以類似的方式拿出了相應的政策營救了國人,其實包括後來停留在海外的很多89六四的人都是這樣的方式。所以這是我們看到國際社會的反應,那意味着什麼?香港人沒有任何辦法,只能跑,跑是他唯一的出路。說我在香港有100萬,現在不是這個問題,下來很快的時間裏,你的100萬就化爲烏有,因爲當你手裏有100萬的時候,你可能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帶來了威脅,因爲任何解讀都歸它解讀。有人說不可能,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今天對習近平打擊巨大的一個人是踢球的郝海東,郝海東前天說了中共境內去找他前妻,郝海東就有點懵了,我跟她離婚很多年了,你找她幹嘛去?他沒什麼不能找的,他能下地底下找他的死去的人,只要他能找的他都找啊,這叫什麼?這叫連坐制度,營造恐嚇氛圍。今天很多國人就是因爲這個,即使他住在紐約,他嚇得都大小便失禁,爲什麼被嚇得大小便失禁?因爲所有活在肉上的人都會懼怕自己的利益的缺失,這就是今天中共賴以猖獗的生命基礎。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