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漢密爾頓和馬曉月新書《隱藏的操盤手:揭露中共如何重整世界》
漢密爾頓和奧爾伯格的新書《隱藏的手》(網絡截圖)。

西方學者新作《隱藏的手》 揭中共如何誘騙“有用的白癡”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1日】(本台記者宇寧綜合編譯)在英國議會敦促英相約翰遜禁止華爲設備進入英國5G網絡時,澳洲中國專家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 )和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奧爾伯格(Mareike Ohlberg)聯手的著作《隱藏的手》(Hidden Hand: 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面世,此書介紹了中共多年來如何在英國政界和商界培植其線人,以滲透西方社會。

中共對所有人的自由生存權都構成威脅

兩位作者分析道,中共試圖利用民主社會的弱點打敗民主社會,然而共產黨對於所有人的自由生存權都構成威脅,令人們無法無憂無慮的生活。在西方社會的很多中國人,如藏族人、維吾爾族人、法輪功學員、香港民主人士的經歷就是例證,他們中很多人都親身經歷了中共第一手的壓制,而且很多人仍然持續生活在恐懼之中。中共還令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府、學術機構、企業主管非常害怕激怒中共,因爲他們擔心會因此遭到中共的經濟報復,這種恐懼具有傳染性,對西方社會也很有害但卻似乎成爲了一種繁榮的代價。書中寫道:“(西方社會)絕不能讓這種‘繁榮的代價’正常化。 ”

“中共朋友們”認識上的誤區

書中將被中共視爲是“朋友”的、西方社會有影響力的人分爲兩類人,一類是希望從中國大陸掙錢的商人,另一類是有着全球化理唸的理想主義者。書中揭示這些人與中共拉關係時,都犯了兩個重要的錯誤,首先,他們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中共仍然是一個擁有巨大的經濟、技術和軍事資源的、由列寧主義政黨領導的、壓制價值觀的獨裁政府;那種希望通過增強西方與中共的交往就能夠將中國演變成一個熱愛自由的民主國家的想法是一廂情願的,因爲中共不會這樣做,中共的領導人也不願意這樣做。

第二點,他們並沒有意識到,與中共的“友誼”極具諷刺和機會主義意味,因爲他們與中共官員結交的這種友誼並非人與人之間的正常的親密關係,而是一種代表中共利益的戰略關係。書中寫道:“習近平於2017年告知其共產黨人,他們的朋友並非“個人資源” ,而是“中共的朋友”,並代表了“公衆”利益,就已經明確地表達了這一點。其實對於中共而言,這些外國“朋友”僅僅是被中共用於在海外推動中共在海外的利益的人。”

書中將這種人稱爲“有用的白癡”, 並表示中共從在英國政界和商界找到了很多這種“有用的白癡”。書中解釋說,“有用的白癡”一詞來自於列寧,他當年曾經用此詞來用來形容那些願意幫助1917年俄羅斯革命的外國人。

書中分析道,英國的這些被中共利用推動中共利益的“有用的白癡”都是中共在海外培植的,願意在海外推動中共利益的、英國精英中的有影響力的人,其中包括傑出的華裔英國人、政界人士、商界人士、學術界領袖,智庫、媒體和文化機構等。 

中共目的在於打倒和掏空美國 並重置全球政治秩序

書中以中共的”一帶一路“爲例介紹,中共外交政策的核心是通過其“一帶一路“ 在全球施展其貿易、技術、學術和文化影響力,實現打倒和掏空美國,並打造一箇中共主導的世界,以重新設置對中共有利的、全球地緣政治秩序 。 因此中共不惜餘力地網羅其他國家的商業精英、政治精英、學術精英、智庫、媒體和文化機構爲其利益服務。

文章舉例說,那些對於各國政治領袖有影響力的人,例如非政府顧問、公務員、捐助人、政客的朋友、伴侶, 或其他家庭成員、商業協會和軍方將領都可能是利用他們的目標。中共可能通過一個會議邀請、參加某個文化活動的邀請、貌似中立的慈善機構或學術機構組織的活動來培植這種“友誼”,並通過贈送禮物來拉攏其目標,然後提出“互惠互利”的要求,令其目標無法拒絕他們的要求。

而很多幼稚的西方政客會非常樂意地進入中共這種“友誼”陷阱,並被他們的一聲“老朋友”的稱呼就吹昏了頭,認爲自己得到了中共的重視,與中共建立了一種特殊的”友誼“。而這些西方人又會成爲中共的信使,中共通過他們與西方政府的高階領袖之間的內部關係,誘使英國政府“從中共的角度看問題”;還有很多通過與中共做生意賺錢的商人則可能會用“不要惹怒中共”來脅迫政府做出讓步,這都是中共常用的技巧,其甚至有一箇中文名字“以商逼政”。

書中列舉了英國遭中共滲透的例子,例如中共利用類似於英國華人律師李貞駒(Christine Lee )和李雪琳(Xulin Li, Lady Xulin Bates)在英國推動中共的利益,並通過她們與前英相卡梅倫、特蕾莎•梅及現任英相約翰遜拉上了關係;包括倫敦金融城在內的倫敦城已經落入了中共的手中,該城的市長遊行常年拒絕臺灣華人的花車參與;中共的官二代得到了倫敦金融城中很多國際大銀行的職位;威斯敏斯特大學新聞學教授戴雨果(Hugo de Burgh)開辦的一個爲期三週的培訓中共宣傳官員的課程得到了英國外交部的部分資金支持, 但是此課程卻被控在教會這些官員如何規避西方的審查;而且中共越來越多地使用“美人計”來誘騙英國精英,其中包括約翰遜出任倫敦市長時的一位副市長。

書中強調說,英國商人於十九世紀五十年代組建的“48集團俱樂部”(48 Group club)就是中共滲透英國的一個核心集團,是中共籠絡英國精英的一個範例。

BBC7月10日的消息報導,劍橋大學的耶穌學院收取了中共20萬英鎊的捐款,收取了華爲15萬英鎊的捐款,作爲回報該學院製作了很有爭議的“全球通信改革白皮書 ” 爲華爲做說客。 

書中得到的結論是“ 中共對英國精英的滲透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於任何試圖帶着英國脫離中共軌道的努力可能都會失敗。 ”書中提醒西方社會,應該意識到:“當與中共相關的組織和中共代理人腐蝕西方社會的政治代表時,當中共的合資公司在西方社會爲其業務遊說時,遭到襲擊的都是民主制度本身,而民主社會急需變得更具韌性,並堅韌不拔地應對中共。”

責任編輯:常青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