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玩樂推薦 - 2 / 109

十首古典佳曲 引人漫遊世界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0日】(編譯:李雨微)Petroc Trelawny是BBC廣播3臺早餐節目的主持人,他每天都播放聽衆點播的音樂。他在《每日電訊》上發表文章,推薦10首令人浮想聯翩的古典佳曲,這些曲目令人懷念旅行曾經易如反掌的時光。

從多瑙河到金字塔,音樂可以引人漫遊世界。當奧地利航空的客機即將下降在維也納國際機場之際,艙內廣播系統開始大放斯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華爾茲舞曲。立刻使人聯想到維也納音樂協會大樓(Musikverein)大音協廳的金色內飾,閃閃發光的枝形吊燈,幾百對舞伴以完美的同步翩翩起舞。

捷克航空使用了斯美塔那(Smetana)《我的祖國》(Má Vlast)交響詩的其中一段表現伏爾塔瓦河(River Vltava)奔騰湍流經古老的查理大橋(Charles Bridge)的壯觀景象作爲其着陸音樂。美國航空公司美聯航曾經使用格什溫(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Rhapsody in Blue)準備在紐約降落。

可能要過一段時間,人們才能再次登上飛機穿越各大洲。但音樂可以將人們帶回到記憶中特定的地點或活動。就像草藥和香料的氣味會讓人聯想起去過異國情調的地方;烤餅, 奶油加果醬的味道立即可以把人帶到陽光普照的康沃爾海灘。抽屜裏褪色了的照片有助於重溫往日的樂趣, 而音樂則令人身臨其境。以下10首古典佳曲都能引人登上回憶之旅

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

埃爾加 (Elgar):《巴伐利亞高地的景色》(Scenes from the Bavarian Highlands)

加米施·帕滕基興(Garmisch-Partenkirchen)坐落在德國最高山脈楚格峯(Zugspitze)的山腳下。1908年理查德·施特勞斯(Richard Strauss)用他歌劇《莎樂美》(Salome)的收入在這裏建造了一座新藝術運動風格的避暑別墅。其他的音樂家也對此處青睞有加。在1890年代,愛德華·埃爾加(Edward Elgar)和他的妻子愛麗絲(Alice)在此渡過了四個愉快的假期,激發了一系列合唱歌曲,這些歌曲充滿了清新的阿爾卑斯山空氣,以及這對夫妻在小鎮啤酒花園和酒窖中聽到的民間音樂的痕跡。

威尼斯

雷納爾多·哈恩(Reynaldo Hahn):《威尼斯》(Venezia)

對威尼斯最具代表性的描述是卡納萊託(Canaletto)大運河邊風光的畫作和維瓦爾第(Vivaldi)的音樂。17世紀初,蒙特維爾第(Monteverdi)從曼託瓦(Mantua)移居到這裏,併爲聖馬克(St Mark)帶來了優美的音樂。羅西尼 (Rossini),威爾第(Verdi)和瓦格納 (Wagner)都是這裏的常客。伊戈爾·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死後葬於聖米歇爾(San Michele)的公墓島上。

但是能夠最好地捕捉威尼斯之美的是法國作曲家哈恩的一套簡單的歌曲《威尼斯》。歌曲採用威尼斯方言,邀請聽衆登上貢多拉遊覽瀉湖的奇觀。哈恩非常瞭解這種經歷。他和朋友馬塞爾·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每天都會從他們下榻的丹尼爾尼酒店(Hotel Danieli)去探索運河,教堂,宮殿和廣場。

彭贊斯 (Penzance)

馬爾科姆·阿諾德(Malcolm Arnold):《四個康沃爾舞》(Four Cornish Dances)

康沃爾天籟自成。當乘坐康沃爾裏維埃拉 (Cornish Riviera) 火車的遊客在彭贊斯站一下車,馬上就會聽到海鷗引吭高歌,伴隨着纜繩敲打在港口遊艇的桅杆上叮叮噹噹,外加渡船RMV Scillonian III在準備開航錫利羣島(Isles of Scilly)時,號角會轟鳴兩次。

要說真正的交響樂,沒有人比1960年代住在這裏的馬爾科姆·阿諾德對康沃爾郡的描繪更加生動。他喜歡當地的銅管樂隊,男聲合唱團和衛理公會(Methodist)讚美詩。他的《四個康沃爾舞》反映了濱海風景之美。但是也有苦澀:阿諾德非常瞭解錫礦工,漁民和農民的艱難生活。

聖彼得堡

柴可夫斯基:《胡桃夾子》(The Nutcracker)

涅瓦大街(Nevsky Prospekt)擠滿了身着皮草的購物者,商店裝飾喜慶的聖誕櫥窗裏擺滿了玩具,遊戲和精心陳列的巧克力,蜜餞和糖果。滑冰愛好者準備到冰凍的涅瓦河一展身手。冬宮的庭院被白雪覆蓋。1892年12月在馬林斯基劇院(Mariinsky Theatre)首映的芭蕾舞劇《胡桃夾子》又拉開了帷幕。柴可夫斯基優美的旋律從禮堂緊閉的門裏飄出,華爾茲和民族舞曲在音樂廳寬敞的空間中迴盪,多少年來,娛樂了上至王公貴族下至平民百姓。

哈瓦那

喬治·格什溫(George Gershwin):《古巴序曲》(Cuban Overture)

喬治·格什溫1932年在哈瓦那(Havana)度過了兩週時間。他會見了當地的音樂家,還購買了一套包括擊木(Claves)和刮瓜(Güiro)的古巴打擊樂器作爲紀念品。回到紐約後,他將這些樂器與管絃樂器合璧編寫了《古巴序曲》,這是最佳的音樂“到此一遊”留念。

克盧日-納波卡 (Cluj-Napoca)

巴托克 (Bartók):《羅馬尼亞民間舞蹈》(Romanian Folk Dances)

巴爾托克的《羅馬尼亞民間舞蹈》讓人聯想起坐在克盧日納波卡中心大廣場Piata Unirii上的咖啡館露臺,吃着烤香腸和辣椒粉雞,喝着用當地葡萄製成的冰鎮白葡萄酒。巴托克是匈牙利人,他住在這當時名爲科洛茲堡(Kolozsvár)優雅的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n)城市,從這裏出發前往偏遠的村莊,收集用小提琴或牧羊人的長笛演奏的當地民歌,編寫了六首鋼琴曲,於1915年在布達佩斯發表。而五年後《特里亞農條約》(Treaty of Trianon)將特蘭西瓦尼亞劃歸羅馬尼亞統治。

紐卡斯爾 (Newcastle)

查爾斯·阿維森(Charles Avison): 《D大調第六鋼琴協奏曲》 (Concerto Grosso in D, Opus 6)

查爾斯·阿維森是18世紀的音樂先驅。他年輕時曾在倫敦學習,但不久後重返家鄉紐卡斯爾,成爲教堂的風琴手。他每兩週在禮堂舉行的音樂會使紐卡斯爾成爲遠近聞名的文化中心。聽他的協奏曲,想象一下沿着英國最美的格魯吉亞街道之一格雷街(Grey Street)漫步,穿過列爲國家一級保護建築的皇家劇院(Theatre Royal)的柱廊,來到泰恩河(River Tyne)。泰恩橋是紐卡斯爾作爲一個偉大的商業和海上城市的歷史見證。

塔斯馬尼亞

彼得·斯克爾索普(Peter Sculthorpe):《吉利勒》(Djilile)

從朗塞斯頓(Launceston)到霍巴特(Hobart)之間的沿海路線是五個小時以內的車程,但要盡情欣賞需要三到四天的時間。塔斯馬尼亞作曲家彼得·斯克爾索普的音樂使這一旅程栩栩如生:巨型桉樹,蜜月灣(Honeymoon Bay),斯旺西(Swansea)海邊的牡蠣,埃文代爾(Evandale)的喬治時代房屋,朗福德(Longford)和里士滿(Richmond),隨着夕陽西下,南方升起明亮的星星。斯克爾索普這憂傷,餘音繞樑的絃樂作品是受到了澳大利亞譯爲《沼上吹口哨的鴨子》土著吟唱的啓發。

尼羅河之遊

卡米爾·聖桑(Camille Saint-Saëns):《第五鋼琴協奏曲“埃及”》 (Piano Concerto No. 5 ‘Egyptian’)

法國作曲家聖桑不喜歡北歐寒冷的冬季,因此他每年都要去南方避寒。1896年他在去埃及的途中,聽尼羅河船伕唱了一首努比亞愛歌,就轉錄了樂曲,作爲他的第五鋼琴協奏曲的引子。這是一部充滿異國情調的作品,聖桑用蟋蟀的鳴叫和阿拉伯音階引人忘卻擁擠,污染嚴重的開羅,想像溫暖的晚風吹拂柚木地板,就差穆安津招喚祈禱的呼聲在水波中迴盪。

布宜諾斯艾利斯

阿斯托爾·皮亞佐拉(Astor Piazzolla): 《四季》(Estaciones Portenas)

皮亞佐拉11歲在紐約長大時就寫成了他的第一支探戈舞曲,或許來幫他記住遙遠的家園。1960年代開始寫《四季》的皮亞佐拉已經成爲國際知名的音樂家,該曲向維瓦爾第(Vivaldi)和他第二故鄉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人民致敬。

責任編輯:李靜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