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冠狀病毒?撲朔迷離的哈薩克疫情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0日】(主持人:石濤)

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過從7月2號到7月8號,圍繞着長江三峽水庫庫區四周連續地震14次。有很多朋友說,濤哥,這個講得好聽。這隻不過是講了一些最基本的地質上的知識,所以大家還是很崇尚科學的,以爲這麼講述就是很嚴謹的。可是在我個人眼睛裏,我覺得我挺嘲笑這東西的,我自己學的,那個是正經八百大學學的。所以讀了20多年書,我個人蠻嘲笑,但是今天的環境,很多朋友覺得那麼講才叫嚴謹。說句心裏話,我自己讀過書這麼讀過來的,挺可憐的。因爲人們完全失去了自己本來的,貌似嚴謹的東西都是假的,它假就在於它沒有根脈,嚴謹的東西不就封死了嗎?這地球上沒有倆人一樣的。

元始天尊教的徒弟個個功夫都不一樣,寶貝都不一樣。他封死了嗎?元始天尊教的徒弟後來有三個大菩薩,文殊、普賢、觀世音菩薩,你說觀世音菩薩是誰?今天你崇拜達賴喇嘛,達賴喇嘛按照他的宗教的說法,就是觀世音菩薩。

你說這是假的。那沒關係啊,你上西藏你看看,那些人都是傻瓜,你就是精蛋子?那個達賴喇嘛不如你?他根本就啥都不懂,就你明白?這不就是嚴謹的科學嗎?

很多人他放不到自己身上,爲什麼我說可憐和嘲笑?就這個。當然是我個人講的,我個人嘲笑我自個兒,你別往身上攬。

這種事情的發生,當時特別跟大家解釋了,你說小地震淺層地震幹14回。所以我在大學讀的很簡單,一本書說,這叫能量釋放,所以不會再有大地震。另外一本書上說,這是大地震的前兆,八級以上。我寫論文,你說我寫什麼?30多年前,我寫論文的時候,我就看傻了。後來寫那論文是跑到八達嶺去了。就講地震的山脈的起伏,八達嶺山區有一些說法,山海關有說法,真的是量地球去了。現在想想蠻有趣的。其實那樣的一種履歷、那樣的一種過程,給我個人後來在認識生命的時候,其實是奠定了基礎。我自己反對我自己,別人不用看不過眼。也正是在這種地理的背景之下,看到了這大地間在過去的時間裏,人太多的東西無從解釋。無從解釋的本身,太多的科學家就搬出馬克思的辯證唯物論的混球理論,手心罵手背,手背罵手心,就象我說的,上嘴脣和下嘴脣,這爺們倒立了,倒立完了之後,他說下邊這是上嘴脣。這就是馬克思。

所以真正會講道理的是馬克思,他把神、佛、道在人間給毀了,在人的認識中給毀了。

昨天在四川的內江,那視頻是真的,一個男的,兩個女的,在那坐着吃宵夜,一下子頭髮立起來了。頭髮都一根一根衝上的,這個男的給這倆女的拍,倆人都立起來了。這男的頭髮也立起來了。三個人就玩,因爲沒見過這事啊。你上網上去查,四川內江。結果就傳到網上了。

香港大學的一個物理學教授說,這個非常危險。物理上這是靜電。說明這個地方靜電場太強。可是人家拍片子的時候說,我這地方沒有什麼變壓站,什麼都沒有,也沒有下面的通道,地下埋一些大的電纜,這有可能。如果地下埋着大電纜,人走那兒頭髮立起來,我跟你說,趕快搬家。他說的也是那意思,他說,這時候要趕上一個雷,全劈死你們,因爲靜電場太強了。

然後,人家又解釋了一番,他說在雲雨的天氣,在雲雨中,裏面有電負荷太大,跟地之間一正一負,就形成一個強大的靜電場,所以使得人頭髮立起來。人家厲害吧?

可是視頻上說了,第二天他們又去了,頭髮又立起來了。如果雲雨之間是這種狀況,24小時,那雲彩沒走?那個電場也沒走?那個雷也沒打?那打雷就是釋放能量啊。那能量也沒釋放出來?

氣象我也學過,好象不是那麼回事。24小時在那兒沒動過,就那個桌子往那一坐,頭髮就立起來了。換個桌子它就沒了,胡說嘛那不是?

大海有海眼,北海有北海眼,渤海有渤海眼。北京的白塔寺跟北京的北海兩個白塔下面壓的是海眼,沒人敢動。你今天讓習近平動動?他牛叉,說給它刨了,看看底下是不是埋着金子呢?你看他敢動不敢動?他們家住在北新橋,北新橋那兒同樣有個海眼。這都是北京城從燕國的時候就成爲都城,它就是一種生命的傳遞。這種生命的傳遞是今天現代科學根本不知道的。

咱多說一句,加拿大魁北克那邊有着更神祕的東西,與原來的人相關的。今天的人傻瓜,就知道肉。所以他解釋的一切都在肉上。靜電它可不就是肉嗎?我剛纔說了,我也學這個的,它那塊雲彩不走,24小時?開玩笑呢。所以它是另外的原因,表現在這邊是靜電。它真正的原因是另外的。

有人說,如果圍繞着川藏地區、雲貴地區出現這個,再加上地震,這個範圍有點大,下面是不是有什麼事?那倒保不齊。它表現着一個具體的地點上。

其實現在展現出來的這些,人們不相信的東西,實際上在喚醒着人生命真實的一面,但今天的人反而不信。人信什麼呢?人反而去信那些本來是假的東西。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大使館稱哈薩克斯坦出現不明肺炎,哈衛生部稱是假新聞》。

這個故事蠻特別的,是昨天出來的。誰寫的報告呢?中共國駐哈薩克斯坦的大使館,然後透過中心網暴露出來的新聞。它都很具體的,半年有1772個得不明肺炎,說是跟新冠病毒有差距,6月份死了628個。都有零有整的數。

我個人在另外節目中報了,但是查遍了所有資料,只有簡體中文有這條消息。WHO沒說話,可是它確實報了,大使館報的時候說,中國公民死了。這話很嚴謹,中國公民死了,沒說死幾個。這事情就不一樣了。

在8號這天,香港出現了瘟疫的大回爐,說8號那天一天香港查出34個。34個裏頭有8個是外來的,剩下是本地的。現在香港很厲害了,每天幾十個。這8個外來的裏頭有5個是從哈薩克斯坦回來的。一個54歲的男的,一個52歲的,一個46歲的,一個32歲的,一個3個月的。這5個全是男的,3個月的嬰兒也是男的。這幾個湊在一起,不就傻了嗎?有來有去,什麼都有。

我當時在另外節目中就報了說,這事不好辦,這出的前後時間都很對應的。但是有一個非常質疑的,你查遍WHO,沒有任何報導。如果哈薩克斯坦半年來,它的病毒狀況、它出現的肺炎狀況跟其它地區不一樣的話,那個WHO如果半年了,它都不知道哈薩克斯坦出這種事,那有點過分了。

所以當時我個人在分析中就說,這有點奇怪。爲什麼WHO不提這個事。

現在出來了,假新聞!是中共外交部自己乾的,透過社交媒體。哈薩克斯坦的衛生部直接痛斥爲假新聞。這種假新聞目的是什麼?其實我也想不明白目的是什麼。唯一的一個概念就是混淆聽視大外宣。混淆視聽大外宣的一個根本原因,它出自於外交部,不是媒體,意思是混淆海外的視聽。

趙立堅被記者問到這件事情,說中共國大使館造謠。趙立堅說,你問哈薩克斯坦官方去,你別問我。

你看到趙立堅的動作,跟耿爽的動作,跟華大媽的動作,在新聞記者會上永遠是標準的動作,所以他們真正表現出來的生命態度是這天地間特另的物種,而這一份物種的本身跟習近平是連在一起的。

有人過去的時間裏一直是說,習近平掌控不了外交系統。今天的習近平,今天的外交部,是習近平生命品質的表現,胡說八道,一切亂來,沒有任何人的基本正常的約束。所以你看到的就是以利益爲根本,以性本惡爲宗旨、爲他生命的本源,使盡了360度所有最邪惡的手法,混淆視聽。所以正常人你要明白,他們不是人。

所以在外交部拿出這東西的時候,就是一個宗旨:你記住,告訴你趙立堅,有關中共病毒,有關武漢肺炎的時候,你是可以使盡所有的手段,只要混淆,只要不讓人們考慮到病毒出自於武漢,出自於中國,你就偉大了。這就是外交部得到的命令。

人傢什麼招兒都行,做好人難啊,做惡人那太會做了。他不僅僅是惡人了。所以這條消息是這麼來的。它的生命本質就是混淆視聽。

所以我剛纔跟大家解釋了,今天的人很可憐,看到生命本來的東西,他不認識,他理解不了。看到現實環境中虛假精英的一切,他反而去懷疑,認爲那可能是真的和它存在的道理。

爲什麼中共得以機會,得以這樣的環境能夠展現出生命的品質呢?這就是大瘟疫出現在人類的根本原由。

整個普世的道德基準衰敗了,而這衰敗的一切卻跟共產黨的生命相關。我講的是這含義。

我們剛纔跟大家解釋了有關大地震的問題,長江三峽地區的問題,以及有關我們看到人頭髮立起來了。這些都有它背後的因素。你看起來, 從單純的地表的角度來講,在中國的青藏高原就是太平洋板塊、歐亞板塊跟印度次大陸板塊相互交叉彙總在這地方。在彙總在這地方的時候,產生了中國人的命脈的東西,崑崙山是中國人的命脈,秦嶺是中國的傳統神傳文化當中根本所在。爲什麼?燃燈道人就是在那兒得道的,老子留下5000言也是從那走出去的。

有人說,老子出了關了。老子出了關是人說的,其實在哪兒呢?一扭臉人就沒了。一氣化三清,沒了,人看不着了。不是沒了,就是人肉眼睛看不着了,就這麼回事。人越看肉越看不着他,你光看肉了,你怎麼能看得着他呢?看着妖精喜歡,你哪兒見着神仙啊?這人就這麼回事了。

有人說,這話聽着有點彆扭。情人眼裏出西施。這你懂吧?就看見你家裏那情人眼裏出西施,就她是西施,別人都是東施效顰。一個道理了。你今天只看見肉,只看見利益了,你上哪瞄神看去?神在你眼前,你都看不着。

當初觀世音菩薩,如來佛說了,你到東土去找個取經的人。觀世音菩薩就打扮成要飯的,木吒還是金吒隨着她。到了東土,就是現在的長安西安了,弄個要飯的在外頭轉悠。那個意思就有點象當時的地藏菩薩說的到底人間還有沒有好人?她拿了個袈裟,拿了個禪杖。那個袈裟跟禪杖代表着佛祖的概念。就沒有人想出來說, 這個要飯的老婆婆拿個袈裟、拿着這麼個禪杖,她絕對不是要飯的。當時就出不了這個人。

這就是我剛纔說的,你眼睛就看見肉了,你上哪兒看神仙去?自古的文化都是這麼傳的,現在它不是。爲什麼共產黨造這東西好使啊?太怕死了。長在肉上的全怕死,它就能得逞。

所以人惡就惡在這份上,絕大多數人就墮落到這份上,纔出現這種大瘟疫。但是反過來咱又說,這都是機會了,這都是生命的背後機會,一切都是相對應的,沒有手心,也沒有手背,沒有手背,手心存在不了,它們是一樣的。

德國之聲:《病因不明?冠狀病毒?撲朔迷離哈薩克疫情

根本不用這麼寫。一看這個媒體德國之聲,德國之聲的臺長估計是地下黨員,這就是替共產黨宣傳。它本身就是假的,沒什麼原因不明的。

【週四晚間,中國駐哈薩克斯坦大使館發佈消息,提醒中國公民警惕當地近期出現的不明原因肺炎,並稱其致死率遠高於新冠病毒肺炎。這一消息被中國國內媒體廣爲傳播,但遭到哈薩克斯坦衛生部反駁。中國大使館隨後也修改了相關措辭。】

大使館改了相關措辭,然後趙立堅說,你去問他們媒體去,跟我沒關係。

你罵他混蛋,你是擡舉他,侮辱你自己。混蛋是罵人的,他不是人。他在這裏來幹嘛使?這裏來表現出中國政府對中國公民的負責,以造假的方式來表現它的負責。一切都用這個嘴,把什麼都省了。這是今天的中國政府,這是生命的根本。坐在家裏編故事,把一切人都當成豬騙,騙完之後,跟我沒關係,那是哈薩克斯坦的事,關我什麼事啊,你這人怎麼這樣,衝着我來啊?我是爲你好啊。

在《封神演義》裏,最後那楊戩除那梅山七怪,他除不了。楊戩那麼大本事,他是人中修行的人,他弄不了那妖怪,後來女媧出來了,給了他一個寶貝,山河設計圖。女媧的山河設計圖不輸給老子的太極圖。所以從此人間有了山河設計圖,藉助女媧的力量把那妖怪給毀了。

在我眼睛裏就跟大家講,與神同行。那楊戩到那份上他都弄不了,楊戩他展現出來的概念,他是人,但是他是人中的修行中的最具有悟性的,在他們同輩的弟子當中,只有他見過所有人間知道的神仙,只有楊戩一個。楊戩獨自去找過神農,找過天皇地皇人皇,楊戩自己去找老子,自己去找元始天尊,找遍了所有人間知道的最高的神,來幫助人。包括他的師伯、他的師父都沒有這樣的待遇,所以最後,女媧給了他山河設計圖。他師父都沒有。

這是講述了在人的環境中,一個人他的悟性達到這份上,其實是他的來處達到這份上,那他都戰勝不了妖怪。現在是可以,但是需要人有悟性。

就這麼一段新聞大家就明白了,一切都是假的,但它攝取的就是人們現在對病毒的懼怕,那種恐懼心理。當這種消息報出來的時候,邊上的人會說,寧可信其有, 也不信其無。你一信其有,中國政府就負責了。

在中國的大洪水,將近30個省市淹的都到齊脖子,你看看習近平在哪兒?

所以我跟大家解釋過,連畜生你不能罵,你是侮辱畜生。

哈薩克斯坦完了之後,變成了吉爾吉斯斯坦。中共官媒說,吉爾吉斯斯坦出現社區獲得性肺炎

這都是新詞了,人家的標題就是到處甩鍋。這不是甩鍋,這是混淆視聽,欺騙中國人。

我跟大家解釋過,所有這些媒體報的都是簡體中文,西方人不看。所以它開始騙假的,栽贓這些在利益上仰仗它們的國家,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塞爾維亞都是在利益上仰仗它們,然後,它開始殺狗了。仰仗它們就相當狗,別的惹不起了,開始用殺狗的方式去掩蓋它的邪惡,來欺騙今天的中國人,保證社會的穩定,來顯示中國共產黨對國人的負責。顯示中國共產黨對國人的負責都是以造假的方式來表達。真的東西有,今天中國大陸四處發大水,你習近平划着小筏子走一圈?沒有。

所以,換個角度來講,這不僅僅是死期將至,而是天滅中共將出現在人間,就是一層皮了,到那個時間點,它就揭鍋了,甭管是螃蟹來講,還是蛤蟆來講,反正是揭鍋了,熟了,一切就結束了。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