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美信息戰
章天亮:中美信息戰現在已經過三個回合,而真正獲勝的關鍵勝負手就是讓美國人民認清共產黨反人類集團和邪教組織的本質。(圖源:網絡圖片)

章天亮: 談談中美信息戰三大回合與關鍵勝負手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0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近日,川普新任命的全球新聞總署署長帕克(Michael Pack),在被耽擱了兩年時間後最終通過上任了;上任後他炒掉了美國之音自由亞洲的最高層高管;並致力重整國家資金,計劃投入破除網絡防火牆

7月7日,紐約時報破天荒地在一天之內連登了兩篇與法輪功相關的文章,引發了對奧巴馬時期美國對互聯網信息自由2000萬美金撥款去向問題,以及對爲何紐時對大紀元時報發表非議的關注。

著名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播主、時政分析評論家章天亮教授,深入分析評論了中美信息戰的三大回合,和信息戰的關鍵勝負手。

章天亮說,最近我們看到中美之間信息戰有非常明顯升級的趨勢,可以說,中美信息戰現在已經經過三個回合,當然不是說每個回合都打完了,是開闢了三個戰場。真正決定中美信息戰的勝負手,我們之前經常提到翻牆、拆牆的問題,拆牆本身固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步驟,但是如果真的想在信息戰中取得勝利和成功,對美國還有一個勝負手,是根本取勝的關鍵:就是讓美國人民認清共產黨是一個黑社會犯罪集團、一個反人類的集團和一個邪教組織的本質。

中美信息戰第一戰場:管控媒體、驅逐記者

中美信息戰第一個戰場,就是中美互相之間驅逐對方的記者。在2月份時,川普政府把5家中共新聞機構作爲「外國使團」對待,其中包括新華社、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國際部、人民日報發行機構和中國時報。定爲「外國使團」,就必須向美國有關部門登記和報告每個記者在美國所呆的位置、他們去什麼地方,以此來控制中共在海外的滲透。

中國和美國之間記者互派是完全不對等的。美國一年給中國的記者簽證達500多張,而中國大概只給美國75張,相差8倍左右。再一個,中國派到美國的記者幹什麼都行,去哪都可以,美國不做限制,而美國派到中國的媒體如果想要採訪,就受到很多限制。比如被派到上海的記者,一旦出上海就必須拿到當局的許可。所以說雙方待遇非常不對等。現在川普把中共五家媒體宣佈爲「外國使團」,是對互派記者這方面做了一定的限制。到6月下旬,川普政府又增加了4家中共媒體爲「外國使團」,其中包括環球時報、中央電視臺等。這個算是第一階段。

中共作爲對美國的報復,驅逐了一些美國媒體記者,包括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媒體的一些記者;還有就是對有些記者不給延期記者簽證,迫使他們不得不離開中國。

所以第一階段雙方互相驅逐記者,誰贏了呢?其實沒有贏家。而且這個事情對雙方的影響都不是特別大。爲什麼這麼講呢?是因爲中共它在美國的滲透,它的媒體在美國的影響力相對來說是比較小的,很多時候它是靠購買那些美國主流媒體的版面刊登一點它的東西的。可以想象一下,一個美國主流社會的人,通常他不會去盯着中央電視臺看,中央電視臺哪怕是用英語來播報新聞,他也不大會看。通常他看的是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類似於這樣的主流媒體。所以中共主要靠購買這些大媒體的版面,增加它對美國的影響力或者是大外宣的力度。所以你驅逐它一些記者,對於它在美國的宣傳力影響並不是特別大。這是第一點。

中共現在利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做宣傳的效果已經相當有限了。爲什麼?就是因爲在過去一段時間,比如4~5年前,甚至10年以前,美國人普遍對媒體還是比較信賴的,認爲媒體給他們提供的是客觀公正的消息。這樣中共在購買媒體版面的時候,一般人閱讀如果不在意,可能就以爲是紐約時報或是華爾街日報的消息,它起到一種潛移默化的洗腦作用。

但是現在已經情況不一樣了,從2018年,應該準確地說從2016年開始,美國很多的媒體就已經暴露出他們的本來面目,成了黨派鬥爭的工具,他們的報道相當地偏頗,而且非常具有黨派傾向性,川普不斷說他們是假新聞。到2018年的時候,美國專門做民調的皮尤中心調查了美國5000個市民,調查結果發現,68%的人不相信媒體的報道,特別是獨立於黨派(independent)的人士,他既不屬於民主黨也不屬於共和黨,在這種人裏有72%的人不相信媒體。這種情況下,中共現在即使是動用大外宣的資金去購買紐約時報等等的版面,它所能夠起到的宣傳效果也已經相當有限了。那麼中共就開發出來另外一種方法滲透美國,這個方法我們一會兒要提,這就是我想說的,是中美信息戰中的一個勝負手。

再一個,中共過去是通過派記者的方式,其中有一部分是間諜,但實際上中共派間諜記者只佔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7月7日,聯邦調查局局長雷(Christ Wray)在哈德遜智庫(hudson Institute)做了一個演講,他說現在美國大概有5000個反間諜的案子在調查,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跟中共有關的;現在聯邦調查局大概平均每10個小時就要新增加一個案件,跟中共在美國的間諜滲透是有關係的。所以說,中共在美國的滲透是全方位的,記者只佔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所以美國驅逐這些記者更多的是一種信息戰的姿態,對中共滲透美國表達的姿態,並不能夠起太大作用。這是中美信息戰的第一個戰場,雙方互有勝負,但實際上的影響並不是特別大。

中美信息戰第二戰場:清除中共App間諜軟件

信息戰第二個戰場就是中美互相之間開始清除對方的App。這個事兒中共早就開始做了,中共早就禁止蘋果在中國商店裏提供VPN服務了,禁止中國人在中國使用蘋果手機去下載翻牆的VPN,當然蘋果也就遵命照辦了。而中國在美國這邊它一直是封鎖美國的App的。

我曾經拿着中國的手機去試圖安裝一些可以加密的通訊軟件,比如說像LINE或者一些其他別的加密軟件等等,發現你根本就裝不上,中共根本就不讓你用這些App通信。中共很早就開始限制美國的App,通過限制這些App來防止人們翻牆和進行不受監控的通信。這個事情中共早就做了。

那麼美國現在的反映實際上是有點晚,但是現在美國正在討論這個問題。章天亮認爲,這件事情跟中印邊境衝突是有關係的,中印邊境衝突發生之後,在6月29號的時候印度總理莫迪就下令,在印度的手機上要刪除59箇中共App,比如百度地圖、抖音、微信等等59個App需要刪掉。爲什麼?是因爲這些App實際上起到了一種間諜軟件的作用。

有人說我是一個普通印度人,中共機構關心我的數據有什麼用?很有用,非常有用!因爲如果它真的能夠把大量人的數據蒐集起來,它就形成了一種大數據,通過大數據分析,它就可以制定一些針對印度人的心理戰。這個東西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我裝了百度地圖App,這樣我去哪如果使用百度地圖,百度就會知道我的位置,它就會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喜歡喝什麼、喜歡到哪去購物、我家住在哪裏等等,它就都會知道。

有人說美國不也一樣嗎?是!美國的Google地圖也是這樣,但是大家不是特別擔心這一點,因爲這些數據它是存在公司的數據庫上,在Google或者是在Apple數據庫,而不是在美國政府。美國政府是不可能從Google或者是Apple那兒拿到民間這樣的數據的。

但是中共可以,你只要用了中共的百度,你不管是用了百度微信或用了它的什麼東西,那些公司全都在共產黨的控制之下,它能獲得的數據,中共就能夠獲得。所以說,你會發現共產黨做一件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也講了一件事,說中共在2017年的時候盜用了美國1億5000萬人的信用記錄。你會覺得這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美國總共3億3000萬人口,1.5億人相當總人口的一半!中共把美國人的信用記錄盜用去幹什麼呢?它有大的數據基礎的時候,它就可以分析美國的經濟情況,它就看你信用卡的評分,大概就可以知道美國人的經濟情況,信用卡的卡債等等,很多事情它是可以分析出來的。它可以針對每一個人,如果它得到你足夠多的數據,它可以對你進行客製化的廣告轟炸,讓你在不知不覺之中就被它洗腦了。所以這個方面的東西是很重要的一個滲透方法。

那麼現在,印度是刪了59個App,現在美國正在討論這個問題,川普也說正準備禁止像抖音這樣的App,還有一些其他別的社交媒體,美國現在也在討論之中。

這塊是雙方的較量,美國是相對來說速度太慢了,其實像微信、抖音、百度地圖,類似於這樣的東西絕對是應該禁掉的。這是信息戰的第二個戰場。

中美信息戰第三戰場:破除中共防火牆

中美信息戰的第三個戰場就是拆牆、破除防火牆。拆牆這事也是美國被動的應對,中共建了防火牆,美國現在想要拆牆,川普新任命了全球新聞總署署長帕克(Michael Pack),這個人被國會耽擱了兩年的時間,最後終於通過了,他現在上任了,上任之後他就炒掉了像美國之音自由亞洲的高管。爲什麼?就是因爲中共對這些媒體的滲透已經非常嚴重了。

全球新聞總署是美國之音自由亞洲等媒體或公司的上級機構,它一年大概能從國會拿到幾億美元的撥款。帕克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中共對美國的信息戰實際上是美國現在首先應該應對的;對中共的滲透,他說應該放在美國的最高優先級來對待。他還提到非常重要的一點,他說,我們應該去拆掉那個(中共防火牆了。

他一年拿到幾億美金,如果真的想撥款拆牆,希望是非常之大的。爲什麼?因爲很多人覺得中共建立了防火牆,花了無數的錢,恐怕一年甚至投入上百億美金都有可能,幾十億美金是絕對有的,這樣一個級別的投入,把中國變成像一個大的區域網一樣。但是,要知道,建牆是很難的,拆牆是很容易的。這就跟建長城一樣,你花了無數的錢建了一個長城,但是長城這麼長,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打一個洞出去,只要在任何一個地方打出一個洞來,你就不受這個牆的限制了。

所以,過去有很多人翻牆,使用的是法輪功學員開發的翻牆軟件「無界瀏覽」或者是「自由門」等等翻牆軟件,因爲這個翻牆軟件是免費的。但是你會發現一個問題:這些翻牆軟件應對大的數據流量的能力是比較差的。爲什麼呢?這不是因爲它的技術不行,而是因爲沒有錢。因爲翻牆這種事並不帶來任何收入,它不像廣告收入,不帶來這樣的收入,幾乎所有的投入,買服務器也好或是買帶寬也好,所有的投入全都是靠法輪功學員自掏腰包的。

法輪功學員這樣做已經堅持了20年的時間,沒有地方融資,沒有人給你投資,因爲你這是沒有回報的。所以突破網絡封鎖項目資金是非常非常緊張的。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假如說我建一個VPN服務器,那就等於把國內很多的流量都導到我這個服務器裏來,我替他們去訪問他們要訪問的軟件,再通過我這個服務器傳給使用的人,你想這個得需要多大的服務器,有多少服務器,需要多少帶寬才能夠做這件事啊。所以他們能夠提供的翻牆就受到錢的限制,大概比如能夠提供幾十萬、一百萬人翻牆,再多,它的服務器也受不了。

2009年伊朗爆發革命的時候,很多伊朗人走上街頭抗議,當時光來自於伊朗這個地方的流量,就使用法輪功學員這個翻牆軟件幾乎把服務器的容量給飽和了。所以主要並不是技術問題,而是錢的問題。當真的能把錢投進去,這個事情做起來是相當容易的,鑽洞這個事其實是相當容易的。當然這事還需要一些有點技術含量的東西,比如說一定要取消掉中國SSL簽字授權問題,這方面是需要國際社會的一些發佈SSL的授權的公司做一些事情的。這裏我們就不做討論了。

最近看到「香港國安法」的細則,中共已經想在香港建牆了,其中的條文規定,警察可以命令香港的網絡服務提供商一定要走中共防火牆,不讓香港人去訪問某些網站。這對香港人的自由是一種巨大的威脅。所以如果中共真是這麼做,那麼更加會堅定美國拆牆的決心。所以翻牆這個事情算是“見牆拆牆”,是中美信息戰的第三個戰場。

解析紐約時報兩篇文章引發的背後深層原因

7月7號紐約時報破天荒地在一天之內連登了兩篇跟法輪功有關係的文章。因爲帕克說要把一些錢投入做突破防火牆嘛,紐約時報說不要把錢給法輪功。這個事情是一個特別奇怪的事件,因爲互聯網信息自由從2006年美國國會就開始推動這樣的法案了,到2011年當時還是希拉里克林頓當國務卿的時候,已經通過這個法案,每年2000萬美元的撥款。而當時翻牆技術最好、長期以來給中國大陸人民提供免費翻牆軟件的就是法輪功學員所開發的「無界瀏覽」和「自由門」。但是由於當時的奧巴馬政府害怕得罪中共,2000萬美元、到現在已經10年的時間了,積攢起來一年2000萬10年都兩億美元了,要給法輪功學員的話,中共那牆早就拆了!奧巴馬政府爲了避免得罪中共,10年的時間法輪功學員一分錢都沒拿着。

如今新上任的美國新聞總署署長帕克可能在考慮要把這個錢給法輪功學員,不知道是給多少,但是紐約時報在極力阻止這個事情。它的理由也很奇怪:一是說技術太落後了。這完全是瞎扯,寫這話的人明顯不懂技術,翻牆其實不是一個什麼高科技的活兒,它主要就是錢的問題,服務器和帶寬的問題。這方面它說得很沒有說服力;第二點理由更奇怪,說關鍵問題是翻了牆之後,很多小粉紅他們對中共的熱愛是不會改變的。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會改變?你做過什麼調查、訪問了多少人?你訪問的人在哪裏?你民調的問題問的是什麼?如果他們翻了牆也不會改變,中共爲什麼還要建防火牆呢?所以這根本就不是理由。

紐約時報的另外一篇文章,是攻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時報是法輪功學員2000年的時候在亞特蘭大開始,從一個地下室開始創建的報紙,他主要的目的就是爲了向中國海外發佈獨立的聲音揭露中共的。因爲那時候中共加入世貿,整個國際上一片擁抱熊貓之聲,要跟中共做買賣、跟中共打交道。真正能夠對中國人權迫害進行報道、真正能夠揭露共產黨本質的東西,基本上海外媒體是沒有的,大的媒體,不用說中文媒體,連英文都沒有。所以說,大紀元在過去20年的時間裏做出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包括2004年發表《九評共產黨》,全面揭露中共邪教本質。

所以紐約時報在攻擊大紀元的時候說,大紀元支持川普。事實是,大紀元不是支持川普,大紀元只是如實地報道了川普說的話和做的事情,而很多所謂的主流媒體,它們對川普的報道充滿了偏見,甚至很多就是假新聞。大紀元如實報道川普,其實也不至於引起像紐約時報這些媒體這麼痛恨大紀元。

實際的原因他們沒有說出口,是因爲大紀元在2017年年底、2018年年終的時候刊登了兩本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把中共邪教本質和它爲什麼要摧毀文化、屠殺人等等這些事情的背後原因揭示出來了,揭示了中共邪教的本質。同時在《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這本書裏面,把共產黨在美國滲透的伎倆全部給揭示出來了。這是讓紐約時報、NBC等非常痛恨的。

爲什麼呢?因爲共產黨當時在美國滲透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策略,就是控制美國的左派媒體。其實像CNN、NBC、紐約時報等被共產黨滲透得非常厲害。爲什麼像美國之音自由亞洲它的最高層高管,都被川普任命的帕克給解僱掉了?是因爲共產黨對美國媒體滲透是全方位的。

這就是爲什麼說中美雙方互相驅逐記者的第一個媒體戰場,其實作用不是特別大,因爲美國主流媒體很多都已經被共產黨給控制了,它不一定是中國共產黨,還有很多是共產黨的變種組織,像“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按提法(Antifa)這樣的,都是被共產黨組織所控制的。因爲大紀元時報揭露了這些東西,這纔是讓它們非常痛恨的一個原因。

中美信息戰真正的勝負手是對共產黨有清醒的認識

章天亮強調說,美國一定要注意中共在美國通過主流媒體、通過社交媒體對美國的滲透。我們看到中共很多外交部的官員,他們在推特(Twitter)上開賬號做中共的宣傳,包括趙立豎、華春瑩等等;還有就是現在中共政府在花很多很多錢在美國開社交媒體臉書等的賬號,包括有一些中共支持的人在海外做所謂的自媒體,來宣傳中共的那一套。

我們知道,那種宣傳比在紐約時報上要有效得多。爲什麼呢?因爲在社交媒體上它可以花錢以廣告的形式推送給無數的人,它只要花足夠的錢,甚至可以把他的洗腦推送給美國所有的人。現在已經看到了,他出的價格是10塊錢一個貼文,這比五毛貴多了,在大陸貼一個帖子五毛錢,在海外帖一個帖子給你10美元,不惜血本的在推中共那套宣傳的東西,利用美國的言論自由,來推廣共產黨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

章天亮說,所以我想說的是,美國人一定要注意類似這樣的賬號,把他們標註爲中共的宣傳機構,免得上它的當;同時要對美國人進行教育,讓他們認清共產黨的邪教本質,認清它是一個黑社會犯罪集團、一個反人類的集團。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不受洗腦的影響。

因此,在信息戰過程中真正的勝負手是要對共產黨有一個基本的、清醒的認識,這對美國來說現在也是非常迫切的一件事情。中美信息戰四個領域,其中勝負手就是對中共的認識。美國人現在對共產黨的認識實在是太天真、幼稚了,這是亟待加強的。

希望瞭解更多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同時提供本集音頻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