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汉森教授(Victor Hanson)。(福克斯新闻截图)
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汉森教授(Victor Hanson)。(福克斯新闻截图)

汉森教授:骚乱者傲慢无知没教养 或穷困潦倒却欲壑难填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1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古典学家、军事历史学家汉森教授(Victor Hanson)周五(7月10日)撰文说,现在积极参与抗议和骚乱的大多数年青人是脆弱一族,他既暴掠又消极,他们不敬神、傲慢无知,或有学位但无学识教养,或穷困潦倒却欲壑难填,或有野心却没胆量。汉森教授指出,这些也都是历史上导致暴动和造反的因素。 

汉森教授在福克斯新闻网上的文章说,最近在社交媒体抖音上的一个视频风靡一时。一名哈佛大学应届毕业女生威胁要刺杀任何说“所有命都贵”(all lives matter)的人。视频中她的情节剧表演形象逼真,令人恐惧。 

她如愿以偿地获得了众多点击量。但她的视频也引起了一个公司的关注,就是世界四大著名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德勤(Deloitte)。该公司原计划在今年夏天晚些时候为她提供实习机会,但决定取消。因为德勤不希望招收一名威胁要杀死陌生人的实习生,而这些人只是说了她不喜欢的话。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位患自恋症的哈佛毕业生后来却发布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视频,像一个婴儿一样地哭哭啼啼。 

她哭泣着抱怨世界对她是多么的不公平,她最初的抖音帖子受到多少人的反对。 

她抽泣着说德勤卑鄙,伤害了她。她希望世界分担她的痛苦。 

这位哈佛毕业生不经意间立即就成了当前抗议运动及其伴随的暴力骚乱的海报女郎。这些潜在的造反者推倒雕像,抢劫,在警察面前尖叫和威胁叫嚣。他们精神分裂的行为震惊了成千上万的美国人。 

一方面,那些推倒雕像或抛弃职业的人以邪恶的毛泽东主义者自居。他们是造反的中坚力量,其标牌是卑鄙的亵渎,辱骂警察,扔炸弹和喷漆。 

他们效仿过去的意大利法西斯黑衫帮,穿着黑色连帽衫,戴着头盔,防护垫上系着皮带——有点像曲棍球的服装,也有点像电影《勇士之路》(Road Warrior)里的服装。 

电视中看到的安提法(antifa)激进分子的刻板形象是体力不怎么样但话语激烈的造反者。 

他们似乎喜欢在悠闲的、民主党管理的蓝色城市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呆着,但很明智地避开了共和党管理的、红色州的郊区和小镇。 

有同伙在一起时,他们敢向警察吐口水;但当独自一人面对汽车修理工或焊工时,他们绝不敢这样做。 

当警察为了清理街道,接近安提法激进分子和他们的追随者时,他们常常像青春期前的小孩一样大喊大叫,反抗敢于驱赶他们的警察。 

当被捕时,这些废话连篇的人通常非常害怕被监禁,或有被捕的记录在案。 

联邦政府目前正在调查数千个视频,希望发现打砸抢者、纵火犯和袭击者。被捕的肇事者被震惊了,他们曾经发布在网上炫耀胜利的帖子,现在成了指控他们犯重罪的证据。 

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命贵安提法及其大量的追随者,和组织松散的崇拜者,大多由中产阶级的青年组成,通常是学生或毕业不久的人。 

这些人热衷于骚乱,是示威者中最顽固、最常见的。实际上,他们对被指控或受到伤害也是最偏执狂的。 

那怎么解释这些抗议者和暴徒既暴掠又消极呢? 

毫无疑问,他们许多人负债累累,还有大量的学生贷款未还。似乎很少有人急于每天早上6点起床去上班,以偿还需要数年才能偿还完的贷款。 

虽然一些被捕者是专业人士,但许多人不是。似乎很少有人能赚到足够的钱,使他们能够结婚、生孩子、偿还学生贷款、购房和买新车。 

从历史上看,文化革命的先锋习惯于舒适的生活。但是当他们意识到自己永远不会有确保的舒适时,他们会气愤。 

在当今生活昂贵的美国城市中,尤其是在全球化的沿海地区,新毕业的大学生越来越难找到有晋升前途的工作。 

骚乱者们尤其意识到,他们这些20多岁的人不像他们父母和祖父母所处的“色拉时代”,那时的人们没有太多的债务,住房也是可负担的,有家庭,还能够存钱。 

早几代人上大学主要是为了接受教育和获得市场所需的技能。他们对种族和性别的“研究”课程不是很感兴趣,也不会对教授怒吼,也不会教训管理人员。 

对于1960年代的学生来说,在能够负担而又偿还得起的大学学位上投资是他们关心的重点,街头抗议只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道配菜。 

但是,当这些途径被堵住时,请当心了。 

现在的街头抗议者和骚乱者们,他们“被唤醒”但不敬神,傲慢却无知,暴力但体力不支,有学位但无学识教养,穷困潦倒却欲壑难填,有野心却没有胆量——这些都是历史上导致暴动和造反的因素。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