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火榮貴和姜保紅(合成圖片)
火榮貴和姜保紅(合成圖片)

抓記者、打下屬的“表哥”火榮貴部分受賄細節曝光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2日】(本台記者楊正綜合報導)中國裁判文書網7月10日公開了前古浪縣政協副主席(不駐會),古浪鑫淼精細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張長慶挪用公款、行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其中披露了武威市委原書記火榮貴、武威市原副市長姜保紅的部分受賄細節。

張長慶2017年辭去公職。2018年7月13日因涉嫌挪用公款問題,被留置。2019年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行賄罪,被批捕。

判決書顯示,2010年至2017年期間,張長慶爲了和時任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搞好關係,爲其在企業經營、項目審批、資金使用等方面提供幫助,先後以“拜年費”、“過節費”,及給火榮貴兒子的學費等名義給予火榮貴人民幣100萬元、美元30萬元、歐元3萬元。

張長慶供述:2010年7月的一天晚上,在一個農家樂飯店,他將裝3萬歐元的牛皮紙信封袋交給火榮貴的兒子火陽,火陽拿了後放在火榮貴隨身帶的包裏。

2012年6月的一天,火榮貴在鑫淼公司檢查工作,他用裝茶葉的紙箱子,裝了現金50萬元人民幣,放到火榮貴車上。

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他拿了現金50萬元人民幣,裝在一個裝衣服用的手提布袋子裏,到武威綠苑賓館火榮貴住的房間,放在他房間臥室牀頭邊的地上。

2013年“十一”前的一天晚上,他拿了4萬美元現金,到武威市委辦公樓後面火榮貴住的公寓房間,放在火榮貴房間臥室的牀頭櫃上。

而張長慶得到的好處是,在火榮貴的安排下,2013年2月,古浪縣政府無償劃撥20001畝土地給鑫淼公司。2016年,他通過火榮貴、範某,從武威市交通局下屬融資平臺借了5000萬元。這5000萬元,張長慶用於自己控制的常青公司等數家公司。2017年8月,借款到期。之後,鑫淼公司代常青公司,歸還100萬元,其餘本息至今未還。

判決書顯示,除了火榮貴, 2015年至2018年期間,張長慶還送給時任武威市發改委主任、武威市副市長姜保紅(另案處理)人民幣29萬元、黃金300克價值人民幣8.55萬元。

姜保紅的證言稱,張給她送錢的目的是爲了和其搞好關係,以便今後能得到其對他公司的關照和支持。另外,張知道其和火榮貴關係好,想通過給其送錢,和火榮貴搞好關係。

張長慶以挪用公款罪、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

據悉,火榮貴姜保紅兩人共事數年。火榮貴2010年至2017年任武威市委書記。姜保紅則自2012年起,先後擔任武威市招商局黨組書記、局長,武威市發改委黨組書記、主任,於2016年任武威市政府黨組成員、副市長。

2018年,兩人相距一個月先後落馬,並於2019年1月10日,同時被宣佈雙開,兩人的雙開通報均顯示“搞權色交易”。

火榮貴的通報中,除了中共落馬官員常見的以權謀私,與多名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等等之外,還稱其辱罵毆打領導幹部和身邊工作人員。

此外,火榮貴還曾因抓記者事件而轟動全國。2016年1月7日、8日,《蘭州晨報》、《蘭州晚報》和《西部商報》駐武威的張永生等3名記者先後失聯。當年1月25日,武威市涼州區檢察院宣稱,三家報社的三名記者涉嫌敲詐勒索罪,分別被批捕、移送起訴、繼續偵查。

這一事件引起了廣泛的爭議與不滿。當時,上游新聞報道:三名在這次拘捕中失聯的記者,都曾深挖武威“巧克力女孩”事件,因此有許多人都懷疑記者失聯與此事有關。

結果,這起事件最終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張永生獲不起訴而告終。

此事落幕不久,2016年6月,法訊網發佈一則題爲《甘肅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的50多幅公開場合照,不愧爲“表哥”》的文章,貼出了50多張圖片,直指火榮貴多次在調研時佩戴極其昂貴的奢侈品名錶。火榮貴因而獲得“表哥”稱號,再次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2019年9月26日, 火榮貴因犯受賄罪、挪用公款罪、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

今年1月22日,姜保紅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

責任編輯:元明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