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AP Photo/Keith Srakocic, File)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AP Photo/Keith Srakocic, File)

副總統彭斯:拜登擁抱極左翼 2020年美國大選重要性非凡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2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美國副總統彭斯近日表示,2020年總統選舉的重要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大,那就是要在川普總統的“領導力”和前副總統拜登的激進“左翼”之間做出選擇。 

彭斯副總統7月9(週四)在競選巴士上接受《布賴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獨家採訪時說:“我認爲(2020年總統選舉的)賭注從未如此高昂,選擇從未如此清晰。選擇川普總統,您會有一位兌現了他對美國人民所做的每一個諾言的領袖——重建我們的軍隊,復興我們的經濟,在各級法庭上任命保守派(法官),並且領導我們國家度過了過去100年來最大的健康挑戰之一。而候選人拜登卻受到激進左翼的驅使,呼籲增加稅收,加強監管,並倡導那種實際上會踐踏《第二修正案》權利和價值觀的政策。最高法院昨天對‘貧困小姊妹’一案的判決終於糾正了奧巴馬-拜登政府試圖踐踏宗教自由的錯誤。川普總統採取了行政措施捍衛宗教自由和最高法院,這兩項決定都確認了我們對我們最高理唸的承諾。” 

彭斯繼續說,美國選民在11月份的選擇很明確, “是在領導力和左翼之間的選擇”。 

彭斯說:“但同時也是在領導力和左翼之間的一個真正選擇。選擇川普總統,您會有一個領袖一直在力促讓美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一直真誠地在國內外捍衛美國,真誠無悔地與執法部門站在一起,並通過減稅和減少監管、開採更多的美國能源以及自由公平的貿易,鬆綁了美國經濟。他捍衛了我們銘記在《人權法案》和生命權中的價值觀和理念。” 

相比之下,“拜登主政時期我們的軍隊被消弱,他反對軍事打擊本·拉登(Osama bin Laden),並已經在倡導增加稅收和推進綠色新政,摧殘了正在復興中的美國能源業,(想)重回對中國(中共)和其他國家投降的經濟老路,就如同上屆政府那樣。” 

彭斯也指出,當前有關美國警察的辯論——民主黨試圖消減給警察部門撥款,而川普和共和黨人支持執法,這是川普總統的領導力與拜登向左翼磕頭的一個鮮明對比。 

彭斯的採訪是在他對費城警察工會發表演講,然後參加支持警察的集會“Back the Blue”的幾小時前進行的。

彭斯說:“看看川普總統就法律和秩序採取的措施,以及他捍衛執法的立場,我認爲在領導力和左翼之間的選擇具有標誌意義。拜登昨天實際上用了‘敵人’一詞來形容男女警員,說他想要削減執法經費。我們不會消減警察的經費,我們將支持執法人員,我們將爲這個國家改善公共安全提供資金,這正是美國人民所希望實現的目標。我認爲,所有問題歸結於是選擇美國領導力還是選擇極左翼。這就是爲什麼我有信心,美國人民將選擇美國領導力以及選擇讓川普總統再任四年的原因。” 

彭斯在採訪中也明確表示,川普總統連任是美國人民避免民主黨激進的“極左”政策的“唯一辦法”。在上週早些時候,拜登與佛蒙特州的社會主義者、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共同制定了一個“統一”計劃,拜登實際上從桑德斯的社會主義議程中逐字逐句地摘錄了幾段話,作爲自己的政綱。彭斯對此表示說,這證明瞭拜登並不是一個他聲稱的溫和派,而是與民主黨內日益強盛的社會主義者一樣極左。 

彭斯說:“當我第一次看到他們所謂的‘團結’時,就好像是拜登已經完全投入了美國左翼。美國人民看清了它。看看他以前支持而現在又拋棄的一整套政策,你就知道這次選舉不僅僅是在川普總統和拜登之間做選擇,這其實是兩個政綱的選擇。一個政綱是讓美國再次偉大,奠定了一個基礎使我們國家能夠度過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大挑戰之一。另一個政綱試圖使美國沿襲一些歐洲國家的福利政策,要拋棄我們的理念,拋棄我們的歷史,拋棄我們的價值觀。”

彭斯還強調,桑德斯現在在誇獎拜登,稱他將是自羅斯福總統以來最“進步派”的左翼總統,甚至比奧巴馬還要左。 

彭斯說:“我剛剛看到桑德斯說拜登可能是自羅斯福以來最‘進步派’的總統。當您熱情支持競選總統的社會主義者時,當您熱情支持想要以更多的稅收和更多的監管壓垮經濟的人時……我認爲這是一個熱愛自由的國家,美國人民將在11月3日通過投票選舉川普總統而選擇自由。”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