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班農驚爆多名武漢實驗室科學家叛逃 與FBI英國軍情五處六處 正在提交中共罪證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2日】(主持人:石濤)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這是姜子牙說的。姜子牙在對付殷破敗,就是紂王快被滅之前,殷破敗是個老將軍了,就去罵姜子牙,因爲已經打不了了,沒戲了,沒將沒兵什麼都沒了,殷破敗就去了,就跟他講說君臣之間的關係,父子之間的關係,天下乃君之天下,所以君是天子,那君是天子的話哪能天滅?姜子牙扭臉就說了“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君王受命於天”。君王授命於天,所以天讓他做君王,而並不是他的,而天下不是他的。那君王僅僅就像天的使臣一樣,所以他叫天子,他不是天本身。就把殷破敗燒雞大窩脖咔就給撅了。

這個話就適用於今天,對吧?今天的中國是中國人的,不是他一個人習近平的中國,也不是共產黨的中國。而今天中共知道是這個東西,所以它靠宣傳說這是共產黨的天下、是習近平的天下。所以人從來沒改變過,有人說看歷史是重複,我覺得這話說的太淺薄,不是,人從來沒變過,天下從來沒變過,就是換了件衣服。所以佛家說的很那個,那人的身體就是件衣服,誰穿上就是誰的。那換來換去輪迴轉世,而人這件衣服它厲害它帶着最大的慾望,所以人們就對着這塊肉的衣服就懟來懟去懟了半天都是懟成這塊肉,所以人說人是衣服馬是鞍。人是衣服馬是鞍是指這一頭,從來他沒想過人是衣服馬是鞍對應的這塊肉要對應的靈魂的角度是同樣的一句話。

在時間的背景之下,我們就講過時間是個神。如果你真的會讀懂歷史的話,人類的時間也從來就沒變過。人類的時間是假的,是個定數的描繪。有人問人類的時間爲什麼是假的?你家買勞力士,你今天花了500個億買一塊勞力士,這個地球就按照你那勞力士走嗎?不是吧?你的勞力士也有準不準的時候。準不準的時候,你是按照地球轉轉悠這個準,對不對?地球轉不轉跟你那勞力士可沒關係,對不對?是你勞力士跟着人家,不是勞力士跟着你。這話大家要聽懂,就是時間本不存在,是人在現實生活中看到了太陽,看到了月亮,知道了金木水火土的行星,也知道地球的轉變,說那時候人爲什麼知道?那時候人跟神差不多,他就知道了。他的生命能擺脫這個環境,人說胡說,你做夢的時候就擺脫這個環境。沒有人在做夢中有時間的概念。所以反過來說時間是個神。

只不過我們現在用這個概念去描述,而這時間是個神,沒人知道,人們只知道曆法。說什麼時候定的曆法?瑪雅有曆法,中國人有曆法,有這個曆法有那個曆法。你往前追溯,曆法很久遠,久遠到人的文化根本追溯不過去。所以曆法的本身就是時間的記述,以人的環境人爲中心,就卡在這兒。所以時間就是定數,其實它記述了一個定數,有人說不對吧?每個人都怕死吧?黃泉路上無老少吧?是不是就是每一個人的定數了?那黃泉路上無老少嘎嘣死了,是不是那個點就是個時間呢?就這麼點事兒,對不對?定數,很少人說生孩子時候是定數,都說死的時候是定數,就是結束了。表面上結束了,不就是一個時間點的記述嗎,對不對?所以這是一個關鍵的。如果人的死,生命的完結是以定數展現的話,那一切都是這麼來的。

我們在今年出了大瘟疫之後跟大家解釋過,我說咱們看幾個日子,一個是4.25,一個是5.13,一個是7.20這三個日子。我也跟大家解釋過,我說其實有的時候我們看那時辰,它當時顯現不出來,它真的當時顯現不出來,等過後之後原來是出了這事。4.25前後會有故事,習近平在419號去了女媧廟拜女媧。我原來跟大家解釋過,我說習近平死在女人手裏,大家想的有點那什麼。習近平死在女人手裏,這話不歪,女人是水,共產黨死在水裏。美國是水,五月花號,香港是水,都不用解釋,今天中國大陸到處都是水,也不用任何解釋。女人是水,對在他個人身上,對吧?

我早跟大家解釋過,他的前妻2015年自己說的離婚了,三年給她打電話,每個月打電話,這個男人完了。我在節目中經常說習近平會死在女人手裏,不是什麼埋汰他不埋汰他。女人是水,這是我們通常說的概念。女人是水,那大家就理解了,對不對?美國是水,五月花號,香港是水,這就不用講了,病毒長在水裏面,完全是與水相關。今天的中國大陸全都是水,誰都看得着,所以共產黨死在水裏面,那習近平抱着共產黨,這是吻合在一起的。

那中國發大水,中國發大水這是一個大自然的地表的現象的直接的表達,對吧?那你說作爲美國那表現在人的角度,美國就是五月花號出現的。五月花號就是從英國坐着船到這邊兒來的。那它裏面美國的建立的一切都在信仰的基礎上,單純的建立在信仰信仰的基礎上,這就是美國的來處,對吧?所以它就可以把錢印上in god we trust,沒有任何一種貨幣是這麼做的,但他們這麼做了。

可是他們這麼做之後,美國又成爲了最發達的國家,裏面摻雜了各種不相信神的人和生命。可是並不妨礙這是一個以神作爲基礎建立起來的國度。偏偏它的徽章弄了一隻鷹,對不對?那鷹是吃蛇的,鷹是蛇的天敵,又應在了在習近平個人身上,應在了共產黨身上。共產黨的另外一面是龍,一條惡龍,而對應着習近平今天是條蛇。所以美國是中共的天敵,這就表現這一面的。那在香港,香港在它特殊的環境中,成爲了在中國土地上的一線希望,最後秉承了天滅中共走到今天。它在整個運動中叫be water,對不對?以be water的形式走到了天滅中共。

這樣的醒悟,這樣的過程是對所有人的救贖。人們在醒悟中,人們在真正的辨別中,我以爲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所以我說習近平死在女人身上,不是,有人說對他尊重或者不尊重。他是天命來的,天命就是說他活該如此,是對應的。所以我纔跟大家解釋過,他自己的原配夫人說在他們離婚之後,結果習近平在正定縣三年給她打電話,每個月打電話,她就從來沒接過。所以這個男人註定就死在女人手裏。表面上,人的這一面叫死在女人手裏,另外一面就是說水是他的天敵,水是習近平的天敵。所以在今天的中國四處發大水,他根本不露面,他不敢去。其實他非常信命,中間的故事是這故事。

那武漢肺炎到那份上,他捏着鼻子還到了武漢去了。今天長江上下,大江南北這麼大的水,他爲什麼不露面,對不對?他中南海不敢待了,現在其實沒人知道他在哪,真的。玉泉山有可能,只能說叫有可能。他自己家出在陝西,也是黃土坡上,沒水。那黃土坡下大雨的話你試試,對不對?那窯洞趕上大雨全衝了,這是一個通理了,很簡單。那這是在這種背景之下出現的場面。那我講了我說時間是個什麼的意思,曾經提到過4.257.20。那4.257.20,我講的是1999年對法輪功的迫害,從事情的起因到迫害的起始。

1999年到今天2020年是21年。我們剛纔解釋了,美國是中共國的天敵,原因就是美國建立在神的基礎上,而香港人講述了很簡單,從be water一直延續到天滅中共的概念,他最終一定是仰仗天、仰仗神,人戰勝不了它。那在人間天或者神的話,那就是信仰。所以在事情的發展過程中,它一定是按照定數展現,提醒人們真正完成天滅中共的過程,應該是更多的人在自己的信仰中,在自己的生命認識中有所醒悟有所感觸。所以我們跟大家解釋過,在真正的天滅中共中,它的時辰的概念。

昨天出了一件事情,非常大的事情,是跟中共病毒直接相關,應該準確說星期五了。那這個事出來應該是太具有爆炸性,但它又有非常內在的鋪墊。這種爆炸性本身,真正的中國與中國相關的第一線的科學家,病毒學家,那在兩個月前到三個月前,從香港隻身避難來到了美國。而她避難的理由,就是她內心的生命的本身,她不能夠接受中共以及相關的機構包括WHO對有關中共病毒的真實面孔的掩蓋,是她的良心受不了,她生命內在的本身受不了。那她的做法有點類似郝海東,有的一比,他們不是被生活所迫,她也不是被自己的其他的外界因素所迫。她是內在的生命驅使她,她的生命認知驅使她。這是在今天出現了驟然改變,而驅使她的結果,自然就成爲了中共的掘墓人之一,這就變成了很不一般很不一般的,所以這是一種時代的改變。

原來出來的很多人都是環境所迫,或者他有自己個人的目的。環境所迫也就是講他被迫害從而被迫展出,這就是環境所迫。那有自己的目的,那很多人爲了離開中共國從而表現出比如說申請難民的,他以各種的方式來表達中共國可能對他迫害,所以他就如何如何,對不對?那就是跟中共國對立了,這都是有着他目的所求,有着他根本的理由,完全是與肉身同在的理由。那郝海東也好,這位站出來的科學家也好,她沒有,她完全站在人性的復甦的角度,完全是。因爲他們有非常好的條件,有非常好的自己的背景,有自己的一切自己生活名望與利益的圈落。

他們站出來就拋棄這一切,這是一個定數本身上的根本性的改變,我講的是這個定數。而反共的人現在的改變就變成了叫良心趨勢,拋棄既有的利益。這對今天生活在利益中的人是個巨大巨大的衝擊,很多人不一定接受的。而對他們個人來講就是一種使命來的,凡是這種東西就是一種使命似的,一種他不可改變的驅使的力量。這件事情比較大,在很多人還反應不過來,我個人覺得完全反應不過來。我們兩期節目合成一期,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