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病毒
中共病毒突變,最強病毒株増270倍 (pixabay)

可鑑:病毒變異 疫情第二波“非常非常可怕”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2日】截止7月11日,武漢肺炎病毒已造成全球556,211人死亡。肆虐全球近半年的武漢肺炎病毒目前仍然看不到尾聲,在各國呈現出了不同的波峯曲線。而最新研究表明,武漢肺炎病毒已經出現明顯變異,一種名爲“D614G”的武漢肺炎病毒突變會使病毒變得更可怕。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的免疫學教授丹尼·奧特曼稱形勢“非常非常可怕”,並表示“疫苗並不是那麼容易得到”。

一、病毒變異,染力提高了三至六倍

7月2日,發表在著名期刊《細胞》雜誌上的最新研究表明,目前全球流行的武漢肺炎病毒已經變種。美國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北卡羅來納州的杜克大學研究人員以及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的研究小組,通過合作對武漢肺炎病毒的基因組序列進行了分析研究,結果顯示,29%病毒樣本出現了D614G變異,這個發生在S刺突蛋白上的變異會使病毒掌握更多打開人體細胞大門的鑰匙,更容易攻入人體,使病毒的感染力提高了3~6倍。

7月6日,武漢肺炎疫情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在其微博文章中,引述華山感染公衆號上的一篇文章指出:“有學者提出D614G突變和疾病死亡率有強相關性,但仍停留在統計學的關聯分析。”而統計學的結果依賴於樣本數據的擴大,病毒突變的致死率,人類目前正處於觀察當中。

同日,來自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的免疫學教授丹尼·奧特曼(Danny Altmann)在CNBC節目上中表示,只有10%~15%的病毒城鎮感染人口可能產生免疫。“這是一種非常具有欺騙性的病毒,對它的免疫力非常混亂,而且抗體的生命週期很短。”

丹尼·奧特曼認爲第二波武漢肺炎疫情會到來,且形勢“非常非常可怕”,他並表示“疫苗並不是那麼容易得到”。

7月9日,CNN報道美國傳染病專家福奇在當天國會山主辦的一場活動中說:“不誇張地說,它(新冠病毒)真的是一場完美的風暴,是一個傳染性疾病,是公共衛生人員最可怕的噩夢。它是一種傳播能力驚人的病毒,它傳播的速度真的很令人吃驚。”

“從那些無症狀的人到那些最終進入重症監護甚至死亡的人。因此,如何使該病毒真正得到控制,這成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福奇補充說道。

二、歷史上哪些疫情第二波更兇險?

6月27日,《柳葉刀》主編理查德·霍頓(Richard Horton)博士在《柳葉刀》雜誌上發表一篇題爲《疫情第二波》(The second wave)評論文章,稱上世紀的西班牙流感讓人們有理由對第二波疫情產生致命的恐懼。

爆發在一個世紀前的1918年春~1919年春的西班牙大流感,讓當時的人類膽戰心驚:疫情傳播速度極快。兩個年頭內感染全球5億人,佔當時世界總人口的近1/3;傳播範圍達到太平洋羣島及北極地區;病死率高,約1.7~5千萬人死亡,致死率介於2.5%-8%之間。1918年6~7月的夏波爲首波疫情,9~11月的秋波爲第二波,併發症頻率高,死亡人數最多。之後還有1919年2~3月的第三波冬波;病死模型獨特。死亡曲線呈獨特的W形,除兒童、老人病死率高外,還有一個特殊的死亡高峯人羣:約20~40歲青壯年,佔據整個大流感死亡人數的50%。據推測,小於65歲的病死者佔死亡總人數的99%。

西班牙大流感三波高峯每波僅幾周,來去匆匆,突發突止。2004年,美國學者約翰·M巴里在其《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詩》一書中寫道:“(1920年)這場流行病可能已經過去,而我們對這種疾病的控制並不比1889年疾病流行時的人們熟練多少。這是個恥辱,卻是事實。”

近百年中,人類因對於第二波疫情疏於防範而導致慘痛教訓的還有1968年的香港H3N2流感。

1968年上半年,香港爆發了由H3N2病毒引起的流感,當時的公共衛生專家判斷,人羣對N2抗原已具有普遍的抗體水平,因此相信H3N2亞型流感病毒不會造成大面積的流行,但這種判斷其後被證實是錯誤的。

1968年下半年,H3N2病毒N2抗原逐漸發生變異,變成惡魔級病毒,“香港流感” 蔓延至亞歐美洲廣泛肆虐,在全球奪去了超過100萬人的生命,疫情至1970年才逐漸平緩下來。

三、國安法拋出、落地,北京與香港即刻疫情暴增

7月6日,張文宏醫生髮微博表示,北京這次疫情反彈中發現的病毒株也有D614G突變。始於6月11日,起源於北京新發地的疫情反彈,根據中共官方消息,截止目前,已造成350多人感染。官方聲稱已經完全控制住了。而民間,有知情人爆料,北京此次疫情實際感染人數在2萬5千人,死亡超2000人。因爲中共對疫情數據是採取維穩式控制,官方單一發佈,很多內幕外界不得而知。因此,難以判斷實際感染人數與死亡數據。

對於北京疫情源頭,官方目前仍沒有確鑿說法。耐人尋味的是,北京方面在5月下旬召開的全國兩會,聚集了上千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兩會代表,其中有“舉手機器”稱號的人大代表申紀蘭在兩會結束數十日內病亡,引外界諸多猜測。

今年中共兩會,中共借人大“橡皮章”強行通過了損害香港人權與司法獨立的《港版國安法》。兩會的頭天下午三點,北京突降強暴雨,白晝如夜,伸手不見五指。整個六月,北京再度被疫情籠罩,官方如臨大敵,毫不亞於武漢封城防疫陣勢。

《港版國安法》一經推出,遭到了全球的強烈譴責,美國立即啓動《香港自治法案》的通過程序。中共方面仍一意孤行,操縱全國人大常委會於6月底7月初正式通過並實施《港版國安法》,公開撕毀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

7月1日,香港爆發數十萬民衆大遊行。香港警方抓捕了230多名示威羣衆。

自7月1日《港版國安法》落地實施以來,香港的武漢肺炎疫情確診病例成激增狀態:7月7日,香港新增14例確診病例;7月8日,中共駐港國安公署舉行揭牌儀式,當天香港確診病例激增24例,其中19例屬本土病例。7月10日香港教育局宣佈,下週一(13日)起全港學校停課。

有民衆懷疑是大陸的公安、警察、便衣將病毒帶進香港,但更多的明白真相的人看清了香港疫情爆發的真正原因:香港地界與中共有着金錢關係的港商、藝人以及親共的港府建制派紛紛表示擁護撕裂香港、破壞人權的《港版國安法》,等於是爲中共站臺。這纔是招致疫情襲港的背後緣由。

四、二波疫情侵襲,人類該如何自救

7月10日,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學專家閆麗夢(Yan Li-Meng)接受美國福克斯新聞專訪表示,中共政府掩蓋了武漢肺炎疫情。閆麗夢作爲全球最早介入新冠病毒研究的專業人員之一,竟被中共嚴禁調查疫情真相,她的主管也警告她不要觸碰中共紅線,否則會“被失蹤”。閆麗夢在去年12月31日向在中國疾控中心工作的友人查詢後證實,中共當時已經發現家庭聚集性感染等病毒人傳人的狀況。閆麗夢於4月28逃離中國,13小時後飛抵洛杉磯國際機場。

閆麗夢如今出於良知冒着生命危險將真相披露於世界。中共是導致武漢疫情全球爆發的元兇,而病毒也恰恰是衝着中共而來。

明慧網《看見瘟神(2)》一文中指出:“上天從無妄降之災,世上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自然現象’!”“疫情和共產黨有關係,很兇險,全球流行。……瘟疫是由神控制的,是有眼睛的、定向的,瘟疫什麼時候停下來,全看人心的走向了。”

二零二零年的庚子年,對人類來說註定是個不平靜的年份。上半年武漢疫情肆虐,下半年各種災異頻發,二波疫情蓄勢待發。《劉伯溫碑記》預言“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現代醫學也意識到了,武漢病毒變異將更具兇險性。人類將何去何從?

上天有好生之德。其實,古時的各類預言,當今世上的上天的使者們早已在傳遞大難前逃生的坦途:遠離中共,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你就會得到上天的護佑,走出末世的劫難,走向新紀元。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