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汉武帝运筹帷幄 漠南告捷匈奴远遁(示意图:[明]佚名)
汉武帝运筹帷幄 漠南告捷匈奴远遁(示意图:[明]佚名)
文治武功汉武大帝

汉武帝任用一小将 17岁封侯 20岁统帅三军赢得河西战役打通西域

【文治武功汉武大帝】第十二集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日】(作者:安吉)汉武帝承天命,攮外夷,开疆拓土;大汉创盛世,尊儒术,纳贤良,文治武功威名垂青史。

上篇咱们说到,匈奴派兵攻占了山西北部和内蒙古南部一带,并酝酿更多大规模的进攻。

公元前125年,匈奴伊稚斜出动九万骑兵分三路进攻代郡,就是今天的河北境内、定襄,就是今天的内蒙古境内、和上郡,就是今天的陕西境内。匈奴的右贤王也趁机攻打朔方城,汉朝北部边境多处告急。汉军虽然竭力抵抗,但依然损失重大,数千人口被抓走。

面对着一封封奏报,汉武帝忍无可忍,在与朝臣的会议上,提出了由“防胡到灭胡”的战略目标。汉武帝认为,单纯的防卫,祸根难除,匈奴不灭,将贻害百年,而拔除祸根,则造福万代,即便倾尽全国的力量也是值得的。汉武帝的气魄,也鼓舞了汉朝将士的士气。

古画  人物【明】仇英《帝王道统万年图》
面对着一封封奏报,汉武帝忍无可忍,在与朝臣的会议上,提出了由“防胡到灭胡”的战略目标。(示意图片:[明]仇英)

第二年春,汉武帝发起了漠南之战。具有卓越军事才能的卫青被任命为统帅,率领六位将军和十万精锐骑兵北击匈奴。一路由将军李息率领,出兵右北平,即今天的内蒙古宁城西南,牵制单于、左贤王,策应卫青主力的行动,并取得了胜利。卫青则率一路人马出朔方,进入漠南,突袭匈奴右贤王驻地。右贤王做梦都没想到汉军会从天而降,仓促中只能在数百亲兵掩护下逃跑,而匈奴小王十余人,一万五千名匈奴人、上百万牲畜,都成了卫青的战利品。

漠南捷报传入京城,汉武帝异常高兴,除了封卫青为大将军外,还在其原有封外再封八千户,他的三个儿子也被封侯。这样的封赏自汉朝立国以来,只有汉初萧何得到过,可见汉武帝匈奴战事的重视。汉武帝还对其他将军和士兵进行了封赏。

有德有才的卫青是当得起这样的封赏的,虽然其推辞不受。史载,在军中,卫青治军号令严明,但非常体恤部下。临阵攻击必身先士卒,皇太后的封赏,他分文不留,全部分给手下;行军途中,安营扎寨,士兵休息后,他才休息;遇到湍急河流,士兵都安全渡过后,他才过去。因此将士们都愿意跟随卫青出征作战。卫青还有识人之才,有宽广的胸襟,而且谦虚有度。卫青,应该是上天赐予汉武帝的忠义将领,而这也离不开汉武帝的识人、用人之明。

漠南之战的胜利,进一步巩固了朔方要地,彻底消除了匈奴对京师长安的直接威胁,并将匈奴左右两部切断,便于汉军分而治之。不甘失败的匈奴单于不久派出一万余骑兵袭入代郡,杀死代郡都尉朱英,劫掠千余人而去。

古画 古战场 蒙古(示意图片:1293年前后日本画作局部)
匈奴单于不久派出一万余骑兵袭入代郡,杀死代郡都尉朱英,劫掠千余人而去。(示意图片:1293年前后日本画作局部)

公元前123年,汉武帝命新任大将军卫青两度率骑兵出定襄,共歼灭匈奴一万九千骑。在这两次战役中,汉军改变了以前临战临时编组军队的做法,建立了中、左、右、前、后诸军,由卫青统一指挥,并直接掌握强弩军,从而提高了各部协同作战的能力。这是汉武帝匈奴用兵以来,军队编组最为严密的一次。

值得提及的是,在第二次战役中,另一个将星首次登场,他就是卫青的外甥、嫖姚校尉霍去病。初次参加匈奴作战的霍去病时年仅17岁。在战役中,他率八百骑兵,追击数百里,斩获匈奴两千余人,杀死伊稚斜单于大行父(与单于祖父同辈)藉若侯产,俘虏了单于叔父罗姑及匈奴相国、当户等高官,全身而返。汉武帝以其功冠全军,封为冠军侯,赐食邑二千五百户。

汉武帝派军两出定襄,扩大了对匈奴作战的战果,并迫使匈奴主力暂时退却至漠北一带,远离汉境。这也为汉武帝下一步展开河西之役并取胜提供了必要条件。

河西,又称“河西走廊”,西汉时指现在甘肃的武威、张掖、酒泉等地,是内地至西域的必经之路,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之所以被称为“河西”,是因为其位于黄河以西。彼时,河西走廊匈奴控制,这自然也对汉朝的侧翼构成威胁。为了打通通往西域的道路、加强与西域各国的联系和巩固西部地区,汉武帝展开了河西之役,其再展运筹帷幄之能,亦彰显了他的雄才大略。

在定襄战役中,霍去病首次亮相,就立下了赫赫战功。史载他性格刚毅,智勇双全,擅长骑射,18岁入宫成为了汉武帝的亲随,并深得赏识。

善于识人的汉武帝认为霍去病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因此不拘一格,任命年仅20岁的霍去病为骠骑将军,出征河西,寻找匈奴军队决战。骠骑将军与大将军的品级相当,这样的任命让不少大臣很震惊。一些征战多年的将军认为让其孤军深入十分危险,但汉武帝认为对付匈奴就要用奇将出奇兵。

霍去病果然没有辜负汉武帝的期望。公元前121年三月,霍去病率精骑万人出陇西,就是今天的甘肃临洮南,进击河西走廊匈奴。他采取突然袭击的战法,长驱直入,在短短的六天内连破匈奴五王国。随后,他又翻越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大黄山)千余里,与匈奴人在皋兰山下激战,连战皆捷,歼敌近九千人,斩杀匈奴名王数人,俘虏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多人,连休屠王祭天用的金人也被当作战利品带了回来。

霍去病 (图片:Sigismund von Dobschütz/维基,CC BY-SA 3.0)
霍去病 (图片:Sigismund von Dobschütz/维基,CC BY-SA 3.0)

这次战役给了匈奴人沉重的打击。汉武帝也非常高兴,大大封赏霍去病。看他已经成年,却因为长年征战沙场,还没有家室,汉武帝就打算给霍去病建一座府邸,霍去病却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句话成为千古流传的名句。

同年夏天,汉武帝为了彻底将匈奴人赶出河西走廊,再次命令霍去病率军出击。同时,为了防止东边方向的匈奴左贤王趁机进攻,汉武帝又命将军李广和出使西域回国的卫尉张骞等出兵右北平,攻打左贤王,以策应霍去病主力的行动。双方展开激战,因汉军消耗太大,无力扩大战果,只得班师回朝。

不过,霍去病所率军队却是捷报频传。其部由东南向西北出击,纵深一千多公里,大破匈奴各部。在祁连山下,霍去病与河西匈奴主力展开决战,杀敌三万余人,并俘获匈奴名王及王母、王子、相国、将军等百余人。其后,匈奴浑邪王杀死了不肯投降的休屠王,率四万部众降汉。汉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河西之役的胜利,使大臣们目瞪口呆,纷纷赞叹汉武帝的用人之明、用人之胆。年轻的霍去病也取得了与卫青同样的尊荣。

河西之战使匈奴在西部战场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不仅丧失了十分之三的兵力,而且士气低落,很长时间难以恢复。说的就是河西之战给匈奴人的沉重打击。

另一方面,汉朝的统治延伸到了河西地区,汉朝的疆域也扩大到了整个河西走廊和湟水流域,即今青海湖以东、祁连山东北地区。汉朝先后设置了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和金城五个郡。原来聚居在湟水流域的羌人被驱赶到更西的地区,他们与匈奴的联系被隔断了。中原通向西域的大门开始打开,汉武帝实现了“断匈奴右臂”的战略目标,为将来进一步大规模反击匈奴提供了可能。

那么对于放弃对抗,投降汉朝的匈奴人,汉武帝是如何处置的呢?

请看下集《汉武帝如何发动中国史上最远最辉煌的大规模远征》

更多文章请点击《文治武功汉武大帝》系列。

音频:

责任编辑: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