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漢武帝運籌帷幄 漠南告捷匈奴遠遁(示意圖:[明]佚名)
漢武帝運籌帷幄 漠南告捷匈奴遠遁(示意圖:[明]佚名)
文治武功漢武大帝

漢武帝任用一小將 17歲封侯 20歲統帥三軍贏得河西戰役打通西域

【文治武功漢武大帝】第十二集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日】(作者:安吉)漢武帝承天命,攮外夷,開疆拓土;大漢創盛世,尊儒術,納賢良,文治武功威名垂青史。

上篇咱們說到,匈奴派兵攻佔了山西北部和內蒙古南部一帶,並醞釀更多大規模的進攻。

公元前125年,匈奴伊稚斜出動九萬騎兵分三路進攻代郡,就是今天的河北境內、定襄,就是今天的內蒙古境內、和上郡,就是今天的陝西境內。匈奴的右賢王也趁機攻打朔方城,漢朝北部邊境多處告急。漢軍雖然竭力抵抗,但依然損失重大,數千人口被抓走。

面對着一封封奏報,漢武帝忍無可忍,在與朝臣的會議上,提出了由“防胡到滅胡”的戰略目標。漢武帝認爲,單純的防衛,禍根難除,匈奴不滅,將貽害百年,而拔除禍根,則造福萬代,即便傾盡全國的力量也是值得的。漢武帝的氣魄,也鼓舞了漢朝將士的士氣。

古畫  人物【明】仇英《帝王道統萬年圖》
面對着一封封奏報,漢武帝忍無可忍,在與朝臣的會議上,提出了由“防胡到滅胡”的戰略目標。(示意圖片:[明]仇英)

第二年春,漢武帝發起了漠南之戰。具有卓越軍事才能的衛青被任命爲統帥,率領六位將軍和十萬精銳騎兵北擊匈奴。一路由將軍李息率領,出兵右北平,即今天的內蒙古寧城西南,牽制單于、左賢王,策應衛青主力的行動,並取得了勝利。衛青則率一路人馬出朔方,進入漠南,突襲匈奴右賢王駐地。右賢王做夢都沒想到漢軍會從天而降,倉促中只能在數百親兵掩護下逃跑,而匈奴小王十餘人,一萬五千名匈奴人、上百萬牲畜,都成了衛青的戰利品。

漠南捷報傳入京城,漢武帝異常高興,除了封衛青爲大將軍外,還在其原有封外再封八千戶,他的三個兒子也被封侯。這樣的封賞自漢朝立國以來,只有漢初蕭何得到過,可見漢武帝匈奴戰事的重視。漢武帝還對其他將軍和士兵進行了封賞。

有德有才的衛青是當得起這樣的封賞的,雖然其推辭不受。史載,在軍中,衛青治軍號令嚴明,但非常體恤部下。臨陣攻擊必身先士卒,皇太后的封賞,他分文不留,全部分給手下;行軍途中,安營紮寨,士兵休息後,他才休息;遇到湍急河流,士兵都安全渡過後,他纔過去。因此將士們都願意跟隨衛青出征作戰。衛青還有識人之才,有寬廣的胸襟,而且謙虛有度。衛青,應該是上天賜予漢武帝的忠義將領,而這也離不開漢武帝的識人、用人之明。

漠南之戰的勝利,進一步鞏固了朔方要地,徹底消除了匈奴對京師長安的直接威脅,並將匈奴左右兩部切斷,便於漢軍分而治之。不甘失敗的匈奴單于不久派出一萬餘騎兵襲入代郡,殺死代郡都尉朱英,劫掠千餘人而去。

古畫 古戰場 蒙古(示意圖片:1293年前後日本畫作局部)
匈奴單于不久派出一萬餘騎兵襲入代郡,殺死代郡都尉朱英,劫掠千餘人而去。(示意圖片:1293年前後日本畫作局部)

公元前123年,漢武帝命新任大將軍衛青兩度率騎兵出定襄,共殲滅匈奴一萬九千騎。在這兩次戰役中,漢軍改變了以前臨戰臨時編組軍隊的做法,建立了中、左、右、前、後諸軍,由衛青統一指揮,並直接掌握強弩軍,從而提高了各部協同作戰的能力。這是漢武帝匈奴用兵以來,軍隊編組最爲嚴密的一次。

值得提及的是,在第二次戰役中,另一個將星首次登場,他就是衛青的外甥、嫖姚校尉霍去病。初次參加匈奴作戰的霍去病時年僅17歲。在戰役中,他率八百騎兵,追擊數百里,斬獲匈奴兩千餘人,殺死伊稚斜單于大行父(與單于祖父同輩)藉若侯產,俘虜了單于叔父羅姑及匈奴相國、當戶等高官,全身而返。漢武帝以其功冠全軍,封爲冠軍侯,賜食邑二千五百戶。

漢武帝派軍兩出定襄,擴大了對匈奴作戰的戰果,並迫使匈奴主力暫時退卻至漠北一帶,遠離漢境。這也爲漢武帝下一步展開河西之役並取勝提供了必要條件。

河西,又稱“河西走廊”,西漢時指現在甘肅的武威、張掖、酒泉等地,是內地至西域的必經之路,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之所以被稱爲“河西”,是因爲其位於黃河以西。彼時,河西走廊匈奴控制,這自然也對漢朝的側翼構成威脅。爲了打通通往西域的道路、加強與西域各國的聯繫和鞏固西部地區,漢武帝展開了河西之役,其再展運籌帷幄之能,亦彰顯了他的雄才大略。

在定襄戰役中,霍去病首次亮相,就立下了赫赫戰功。史載他性格剛毅,智勇雙全,擅長騎射,18歲入宮成爲了漢武帝的親隨,並深得賞識。

善於識人的漢武帝認爲霍去病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將帥之才,因此不拘一格,任命年僅20歲的霍去病爲驃騎將軍,出征河西,尋找匈奴軍隊決戰。驃騎將軍與大將軍的品級相當,這樣的任命讓不少大臣很震驚。一些征戰多年的將軍認爲讓其孤軍深入十分危險,但漢武帝認爲對付匈奴就要用奇將出奇兵。

霍去病果然沒有辜負漢武帝的期望。公元前121年三月,霍去病率精騎萬人出隴西,就是今天的甘肅臨洮南,進擊河西走廊匈奴。他採取突然襲擊的戰法,長驅直入,在短短的六天內連破匈奴五王國。隨後,他又翻越焉支山(今甘肅山丹大黃山)千餘里,與匈奴人在皋蘭山下激戰,連戰皆捷,殲敵近九千人,斬殺匈奴名王數人,俘虜渾邪王子及相國、都尉多人,連休屠王祭天用的金人也被當作戰利品帶了回來。

霍去病 (圖片:Sigismund von Dobschütz/維基,CC BY-SA 3.0)
霍去病 (圖片:Sigismund von Dobschütz/維基,CC BY-SA 3.0)

這次戰役給了匈奴人沉重的打擊。漢武帝也非常高興,大大封賞霍去病。看他已經成年,卻因爲長年征戰沙場,還沒有家室,漢武帝就打算給霍去病建一座府邸,霍去病卻說:“匈奴未滅,何以家爲?”這句話成爲千古流傳的名句。

同年夏天,漢武帝爲了徹底將匈奴人趕出河西走廊,再次命令霍去病率軍出擊。同時,爲了防止東邊方向的匈奴左賢王趁機進攻,漢武帝又命將軍李廣和出使西域回國的衛尉張騫等出兵右北平,攻打左賢王,以策應霍去病主力的行動。雙方展開激戰,因漢軍消耗太大,無力擴大戰果,只得班師回朝。

不過,霍去病所率軍隊卻是捷報頻傳。其部由東南向西北出擊,縱深一千多公里,大破匈奴各部。在祁連山下,霍去病與河西匈奴主力展開決戰,殺敵三萬餘人,並俘獲匈奴名王及王母、王子、相國、將軍等百餘人。其後,匈奴渾邪王殺死了不肯投降的休屠王,率四萬部衆降漢。漢軍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河西之役的勝利,使大臣們目瞪口呆,紛紛讚歎漢武帝的用人之明、用人之膽。年輕的霍去病也取得了與衛青同樣的尊榮。

河西之戰使匈奴在西部戰場遭到了毀滅性打擊,不僅喪失了十分之三的兵力,而且士氣低落,很長時間難以恢復。說的就是河西之戰給匈奴人的沉重打擊。

另一方面,漢朝的統治延伸到了河西地區,漢朝的疆域也擴大到了整個河西走廊和湟水流域,即今青海湖以東、祁連山東北地區。漢朝先後設置了酒泉、武威、張掖、敦煌和金城五個郡。原來聚居在湟水流域的羌人被驅趕到更西的地區,他們與匈奴的聯繫被隔斷了。中原通向西域的大門開始打開,漢武帝實現了“斷匈奴右臂”的戰略目標,爲將來進一步大規模反擊匈奴提供了可能。

那麼對於放棄對抗,投降漢朝的匈奴人,漢武帝是如何處置的呢?

請看下集《漢武帝如何發動中國史上最遠最輝煌的大規模遠征》

更多文章請點擊《文治武功漢武大帝》系列。

音頻: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