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擊垮匈奴 漢武帝打開通往西域大門(圖片:維基)
擊垮匈奴 漢武帝打開通往西域大門(圖片:維基)
文治武功漢武大帝

漢武帝如何發動中國史上最遠最輝煌的大規模遠征

【文治武功漢武大帝】第十三集

【希望之聲2020年8月3日】(作者:安吉)漢武帝承天命,攮外夷,開疆拓土;大漢創盛世,尊儒術,納賢良,文治武功威名垂青史。

上篇說到,漢武帝發起的河西戰役給匈奴人沉重的打擊,匈奴慘敗,伊稚斜單于氣壞了,就叫渾邪王休屠王回去,當面交代戰敗的原因。兩人哪敢回去啊,一合計,覺得還是乾脆投降吧。於是就派使者去見漢武帝漢武帝開始有些猶豫,他知道匈奴人一向出爾反爾的,不知是不是有詐。經過反覆考慮,漢武帝決定還是開關迎降。隨即,他找來了驃騎將軍霍去病,吩咐他做一些必要的防備措施,讓他見機行事。

霍去病領命,就帶着一萬騎兵和兩萬車子,挺進黃河,去迎接渾邪王休屠王的軍隊。這渾邪王休屠王要投降,可是兩人卻都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盤。渾邪王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一心要投奔漢朝。休屠王卻磨磨唧唧的,想投降,又擔心自己的利益受損,在那裏遲疑着不肯動身。這下渾邪王就急了,他擔心休屠王萬一反悔,把投降的事捅到單于那裏去,自己肯定是死路一條了。於是他索性帶人馬發動突襲,殺了休屠王,抓了休屠王的兒子和全家,收攏了休屠王的部下,一同來到邊境。

渾邪王收攏了休屠王的部下,一同來到邊境 。(示意圖片:[元]竹崎季長繪)
渾邪王收攏了休屠王的部下,一同來到邊境 。(示意圖片:[元]竹崎季長繪)

霍去病帶領一萬人馬已經在邊境安排好了受降儀式,渾邪王那兒卻又生了亂,原來有些匈奴士兵看到漢朝大軍旌旗飄揚,威武雄壯,害怕得要命,於是轉身又往回跑,渾邪王怎麼也管不住,氣得差點兒從馬上掉下來。那邊的漢軍搞不懂怎麼回事,只看見匈奴人隊伍亂鬨哄的,難道又在搞什麼鬼嗎?大家頓時緊張起來,劍拔弩張隨時準備攻擊。

年輕的霍去病此刻卻不慌不亂,展示出超人的判斷力和過人的膽略。他當機立斷,帶了幾十名精兵,策馬長驅直入衝進匈奴軍營,直接找到了渾邪王,質問他到底怎麼回事。渾邪王見漢朝大將軍從天而降,早已嚇得如篩糠一樣哆嗦,連聲辯解自己是真心歸降,只是實在控制不了這亂局。霍去病渾邪王先安撫好身邊忠誠的將士,他親自率軍追殺逃跑的匈奴士兵,一下子就穩住了局面。

這次歸降供過來了四萬多匈奴人。對於投降的匈奴渾邪王部,漢武帝給予了禮遇。他封渾邪王爲萬戶侯,另賜幾萬銀兩。這可是漢代侯爵中的最高一級,衛青和霍去病就屬於此列。其他小王爲列侯,也賞賜了數百萬的錢財。漢武帝還把四萬投降的匈奴人安置在邊境五郡,尊重他們的生活習俗和社會制度,讓他們保持很大的獨立性,歷史上稱爲“五屬國”。

從此以後,漢朝的西疆向西北推進了一千八百里之遙,直抵西域。渾邪王歸降帶來的這片狹長的土地,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河西走廊”,成爲漢朝通往西域和向西用兵的戰略要地。霍去病在收降中處事果斷,膽略過人,立下大功,又被漢武帝加封食邑一千七百戶。

河西走廊(圖片:維基)
河西走廊(圖片:維基)

經過這幾次的戰役,匈奴人的軍心完全渙散,對抵抗漢朝對軍事進攻完全失去信心,只盼漢朝不要再出兵討伐自己。漢武帝於是將西部兵馬大批調往東部,對付匈奴主力。此時的匈奴頻頻在東部發起攻擊,搶掠百姓、財產,漢武帝決心與其決一死戰。經過一年多的準備,公元前119年,漢武帝發動了中國史上最長距離也最輝煌的大規模殲滅式遠征——漠北之戰。現在,漢朝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徹底擊敗伊稚斜單于

這次漢武帝派大將軍衛青、驃騎將軍霍去病,各率5萬騎兵分兩路深入漠北。這次漢武帝還特意配備了十萬匹用粟米餵養的優良戰馬。這些馬體格強壯耐力超常,越過沙漠後戰鬥力也不會削弱。另外還多帶了4萬匹民間徵用的私馬,在路上換騎。除了騎兵十萬,還有步兵運輸兵幾十萬,騎兵負責進攻,步兵負責防禦。原定計劃是衛青率軍迎戰匈奴左賢王,霍去病則深入兩千餘里直至狼居胥山,就是今天的蒙古烏蘭巴托附近,直搗匈奴單于老巢。不過匈奴人是個馬背民族,他們一向都是騎着馬到處亂跑的。結果與設想正好相反,衛青遭遇的是匈奴單于,霍去病遭遇的是匈奴左賢王。

伊稚斜聽說遭遇的是以穩重見長的衛青,暗自慶幸,決定以快攻戰術,速戰速決,一舉擊垮衛青。老練機智的衛青沒有和士氣正盛的匈奴士兵正面衝突,而是採用了一條誘敵之計。他下令士兵用武剛車圍成陣營,然後叫5千騎兵抵擋住匈奴人的正面,其餘人馬在武剛車陣後面和兩翼埋伏起來。派出少量士兵吸引匈奴人的注意,顯示出漢軍長途跋涉後的疲憊之態。

伊稚斜果然上當了,他以爲漢軍主力正在休整,於是率了一萬騎兵毫無顧忌殺將過來。而這卻正中衛青下懷,因爲只要匈奴軍隊衝進漢軍的包圍圈,漢軍就能發揮武器的優勢,用鋪天蓋地的弓箭讓匈奴騎兵陷入困境。

這場戰役一直打到黃昏。據說當時場面及其慘烈,沙漠上忽然起了狂風,捲起漫天黃沙,什麼都看不清。衛青等時機一成熟,下令兩邊的大軍分別從左右包抄,將匈奴主力團團包圍。等伊稚斜清醒過來,才發現自己的主力已經死傷大半,他在數百親兵保護下,向西北方向落荒而逃。

伊稚斜在數百親兵保護下,向西北方向落荒而逃。(示意圖片:[元]竹崎季長繪)
伊稚斜在數百親兵保護下,向西北方向落荒而逃。(示意圖片:[元]竹崎季長繪)

第二天,衛青又進攻趙信城,佔領了匈奴人的糧草庫,臨走前一把火燒了城。要知道那時候建一座城怎麼也要十幾、幾十年時間,這種毀滅式的做法令匈奴人元氣大傷。

再看霍去病這頭,過了大漠後正碰到左賢王主力。霍去病率領的是大漢王朝最精良的五萬騎兵,對付左賢王簡直易如反掌。看到漢軍如潮水一樣衝將過來,匈奴軍隊嚇得掉頭就跑,只恨自己少長了兩條腿。霍去病組織弓弩兵尾隨追殺,和匈奴人始終保持三四十米的距離,弓箭象雨點一樣射出去,匈奴人很快就全軍覆沒了。之後清點戰果,發現斬殺和俘獲匈奴人七萬多,俘獲了匈奴韓王、將軍、相國等八十多人,多麼驚人的戰果!年輕的將軍獲勝後,在狼居胥山主峯,修築高臺,刻石記功,又舉行盛大的閱兵典禮,展示漢朝的威嚴。

漠北之戰,大敗匈奴主力,但漢軍也損失慘重。一萬餘名士兵戰死沙場,十萬多匹馬損失,名將李廣因迷路未按期到達指定戰場,“憤而自殺”。

《史記》載,漠北之戰後,強大凶猛並幾度致命的威脅漢帝國的匈奴帝國被完全擊垮,元氣大傷的匈奴人,不得不向遠方遷徙。此後相當長一段時間,“漠南無王庭”,即無論是單于還是匈奴其他各王,都不敢在大漠以南建立政權,威脅漢朝百年的邊患基本解除了,而這樣的結果沒有漢武帝的雄心、膽識、魄力是無法實現的。

古畫  人物[南宋]李唐《漢王遵巡河圖》局部
這樣的結果沒有漢武帝的雄心、膽識、魄力是無法實現的。(示意圖片:[南宋]李唐)

此後,漢武帝還想繼續打擊匈奴,並繼續招兵買馬做準備。可惜,公元前117年,一代將星霍去病去世,年僅24歲。漢武帝十分悲傷,除追諡爲景桓侯外,還調遣邊境五郡的鐵甲軍,列成陣沿長安一直排到茂陵東的霍去病墓。他還下令將霍去病的墳墓修成祁連山的模樣,彰顯他力克匈奴的奇功。

漠北之戰後的匈奴帝國開始走向了衰落,而漢朝不僅疆域擴大,而且國家更加統一,長城內外“馬牛放縱,畜積布野”。在目光遠大的漢武帝的引領下,漢朝走上了開拓西域之路。

在軍事上反擊匈奴的同時,漢武帝也在政治制度上推行變革,爲大一統進行着準備。唐代著名大臣虞世南曾評價道:“漢武承六世之業,海內殷富,又有高人之資,故能總攬英雄,駕御豪傑,內興禮樂,外開邊境,制度憲章,煥然可述。”那麼究竟是怎樣的“制度憲章,煥然可述”呢?

請看下集《四兩撥千斤 漢武帝這項法令徹底解決了諸侯對中央政府的威脅》

更多文章請點擊《文治武功漢武大帝》系列。

音頻: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