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印尼听友赠送央广的手工木雕短波收音机模型。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印尼听友赠送央广的手工木雕短波收音机模型。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总台长周记:给短波的歌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3日】你知道「短波」是什么吗?你隐约知道短波广播的一种,但是没有太大的兴趣。勉强耐著性子听我说了30秒,一旦知道短波只能向远方传送,在台湾反而听不到台湾短波广播时(但是可以听到包括「匪波」在内的远方短波广播),就更没有兴趣了。

哎哎别走呀!另一种波叫做「中波」,我还没来得及讲呢!

李宗盛的老情人

身为中央广播电台总台长的职责所在,我想破头想要找个你可能有兴趣的角度切入,想到情歌大师李宗盛这首《给自己的歌》。

李宗盛这首歌谈的,是对于老情人斩不断挥不去的爱恨:

……

是不能原谅,却无法阻挡,恨意在夜里翻墙

是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

这样的为难,意外地与中国(共)当局面对台湾短波广播的情境相符:对岸总是以大功率发射机拉起「防护罩」,试图干扰央广发射过去的短波广播,不想让对岸民众听到「来自台湾的声音」。但是,短波广播无形无影范围广大,多多少少还是会穿透防护罩,在中国「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

尤其,短波广播在夜里的效果特别好,完全是歌词里形容的「是不能原谅、却无法阻挡,恨意在夜里翻墙」。

其实台湾也有「防护罩」,也就是大家都能说话的言论自由。所以即使中国的消息翻墙入侵,多半只是溶为众声喧哗的一部分。

短波像味道、像泼水

除了借助李宗盛的功力之外,我也向周围的亲友同事讨救兵,希望多找一些关于短波的比喻。

菲律宾作家卜娄衫首先跨越时空挺身而出,提供《老爸上法院》这篇小说中的「味道」。故事里,每当富人家烹煮美食,穷人家的孩子总是趴在窗台流口水,富人一状告上法院,控诉穷人小孩「吸了美食的香气和营养」,导致富人小孩嬴弱破病。

对照台海两岸,台湾是香气四溢的厨房,老是透过短波免费向中国宣扬兼炫耀台湾的美好。中国虽然有海峡屏障有网路长城,偏偏挡不住短波。说不定,我们可以告中国「偷听台湾」?

真的手握很多事证足以控告中国共产党的广播同业柯小姐,则举了一个适合夏日泼水节的比喻。她说,发射短波广播好比拿起水桶泼水,虽然有大致的方向,但是每一滴水珠会变成什么形状、会落在何处,泼水的人自己也说不准。

柯小姐悠悠举起盛满啤酒的杯子,晃呀晃地向我解释:如果这杯啤酒泼向你,你觉得用几个杯子能挡得住?10个够吗?50个够吗?就算你有50只手可以拿50个杯子来挡,也肯定挡不住每一滴泼洒出来的啤酒。

也就是说,即使中国以大功率的设备干扰台湾发射过去的短波,但是绝对无法完全阻挡。柯小姐说,央广握有短波这个重兵器,如果不好好使用,实在可惜。

央广年轻同事Andy则举了一个反例:2017年的澳洲国家广播公司ABC。那年,ABC停止对南太平洋发射短波,中国随即占据频率,对该区域发射短波。代表台湾年轻一辈的Andy慷慨陈词:台湾必须要掌握国际话语权!

央广对中国之广播电波涵盖图。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央广对中国之广播电波涵盖图。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短波像粉笔、像匕首、像刺刀

同样的短波,换到教育界出身的林老师嘴里,成了粉笔。

怎么说?虽然白板或平板日趋普及,但毕竟不是处处都有电、都有WiFi,如果没电没WiFi的时候,平板就只是块砧板了!而白板笔和麦克笔又长得太像,拿错很麻烦。

所以时至今日,笨重的黑板、以及一定会产生不健康粉笔灰的粉笔,仍在教学现场占有一席之地,一如短波广播。在中国的网购平台上仍然热卖的短波收音机,以著名的德生公司来说,一年至少卖出20几万台。

林老师又说了一个比喻:匕首。

两方打架或打仗,有飞弹用飞弹,有坦克用坦克,有枪用枪。但是如果高档武器用尽,在最后的关头,有刀的胜过没刀的,有棍的胜过没棍的。

这个我懂!就像当兵时得学一下刺枪术,因为难保不会打到上场拼刺刀的关键时刻啊!而短波所具备的战略意义、在危急关键时刻所能发挥的作用,恰恰使得短波一如刺刀,用时方恨少。

虽然各国都缩减在广播上的投资,但只要像样的国家,都还保有中、短波广播能量(目前有80几国)。央广从早期的9个分台裁撤到目前的3个,勉强维持着发射任务,守着台湾国家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台湾周边国家及美国、英国之国际广播概况。图片来源:央广制作。
台湾周边国家及美国、英国之国际广播概况。图片来源:央广制作

短波像冲浪、像淡水

问到文青体质的央广工程部任经理,则是将短波比喻成冲浪。他说,早期大家会将上网比喻为冲浪。因为在网路上逛来逛去,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找到好东西,就像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抓到浪头冲一波。

而听短波也像冲浪。短波的频率受到地形、天候、季节的影响,不是你想听就一定听得到,你也不确定当下能听到什么。今日网路发达,但世界各地还有很多短波迷,迷上的就是空中冲浪的惊喜。

任经理接着换了个悲天悯人的神情说,对于海上作业的人来说,短波是他们的淡水。虽然目前船上都配有卫星提供了通讯与上网,然而船上的频宽受限且费用不赀,不像在陆地上有固网或行动网路可以随时上网。因此全波段的收音机,仍是船员接收新闻资讯的主要工具。

任经理还拿出一张台湾附近海域的即时船舶动态资料(AIS)。图上的每一个箭头,代表一艘300吨以上的船舶,同一时刻有上千艘的船舶在台湾周遭海域作业通行。在网路密集的都市可以没有短波,但这些船上的朋友,只能靠短波

台湾附近海域的即时船舶动态资料(AIS)。图片来源:任正民提供
台湾附近海域的即时船舶动态资料(AIS)。图片来源:任正民提供

如果更深谋远虑一点就知道(或者多看一些灾难电影),要是发生大型灾难,手机网路电视以及一般的广播,恐怕都会断线,只剩短波。知名音乐人、也是央广董事的马世芳,在疫情居家期间想到了这点,居安思危地网购了一台短波收音机,自己进行单兵演习。

不过,马世芳把天线伸到窗外、拉得老长,只听到对岸的广播,怎么听不到自己担任董事的央广呢?哦对了,短波只能听到远方的声音,反而听不到台湾自己发射的短波广播

短波像人生

总的来说,短波像人生。

眼睛看不见的短波夹带着某些意念,从高耸的天线铁塔尖端发出,在地表与大气层之间上下弹跳前进,途中可能被某个接收器(短波收音机)收到,也可能孤独地绕行地球一圈之后,消亡于大气之中。

能做的,就是一点一滴达成「领先指标」(踏踏实实做好内容,按照标准步骤保养维修设备,准时发射),然后安心等待听众回响、社会影响力等等「落后指标」的揭晓。

李宗盛用沧桑的嗓音唱:「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你付出了什么,未必就能回收什么。但即使无法全盘掌握,也不能不做点什么。一如人生。

文章来源:独立评论@天下/作者:张正

责任编辑:唐洁/李雪莲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