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印尼聽友贈送央廣的手工木雕短波收音機模型。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印尼聽友贈送央廣的手工木雕短波收音機模型。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總臺長週記:給短波的歌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3日】你知道「短波」是什麼嗎?你隱約知道短波廣播的一種,但是沒有太大的興趣。勉強耐著性子聽我說了30秒,一旦知道短波只能向遠方傳送,在臺灣反而聽不到臺灣短波廣播時(但是可以聽到包括「匪波」在內的遠方短波廣播),就更沒有興趣了。

哎哎別走呀!另一種波叫做「中波」,我還沒來得及講呢!

李宗盛的老情人

身爲中央廣播電臺總臺長的職責所在,我想破頭想要找個你可能有興趣的角度切入,想到情歌大師李宗盛這首《給自己的歌》。

李宗盛這首歌談的,是對於老情人斬不斷揮不去的愛恨:

……

是不能原諒,卻無法阻擋,恨意在夜裏翻牆

是空空蕩蕩,卻嗡嗡作響,誰在你心裏放冷槍

......

這樣的爲難,意外地與中國(共)當局面對臺灣短波廣播的情境相符:對岸總是以大功率發射機拉起「防護罩」,試圖干擾央廣發射過去的短波廣播,不想讓對岸民衆聽到「來自臺灣的聲音」。但是,短波廣播無形無影範圍廣大,多多少少還是會穿透防護罩,在中國「空空蕩蕩、卻嗡嗡作響」。

尤其,短波廣播在夜裏的效果特別好,完全是歌詞裏形容的「是不能原諒、卻無法阻擋,恨意在夜裏翻牆」。

其實臺灣也有「防護罩」,也就是大家都能說話的言論自由。所以即使中國的消息翻牆入侵,多半隻是溶爲衆聲喧嘩的一部分。

短波像味道、像潑水

除了藉助李宗盛的功力之外,我也向周圍的親友同事討救兵,希望多找一些關於短波的比喻。

菲律賓作家卜婁衫首先跨越時空挺身而出,提供《老爸上法院》這篇小說中的「味道」。故事裏,每當富人家烹煮美食,窮人家的孩子總是趴在窗臺流口水,富人一狀告上法院,控訴窮人小孩「吸了美食的香氣和營養」,導致富人小孩嬴弱破病。

對照臺海兩岸,臺灣是香氣四溢的廚房,老是透過短波免費向中國宣揚兼炫耀臺灣的美好。中國雖然有海峽屏障有網路長城,偏偏擋不住短波。說不定,我們可以告中國「偷聽臺灣」?

真的手握很多事證足以控告中國共產黨的廣播同業柯小姐,則舉了一個適合夏日潑水節的比喻。她說,發射短波廣播好比拿起水桶潑水,雖然有大致的方向,但是每一滴水珠會變成什麼形狀、會落在何處,潑水的人自己也說不準。

柯小姐悠悠舉起盛滿啤酒的杯子,晃呀晃地向我解釋:如果這杯啤酒潑向你,你覺得用幾個杯子能擋得住?10個夠嗎?50個夠嗎?就算你有50隻手可以拿50個杯子來擋,也肯定擋不住每一滴潑灑出來的啤酒。

也就是說,即使中國以大功率的設備干擾臺灣發射過去的短波,但是絕對無法完全阻擋。柯小姐說,央廣握有短波這個重兵器,如果不好好使用,實在可惜。

央廣年輕同事Andy則舉了一個反例:2017年的澳洲國家廣播公司ABC。那年,ABC停止對南太平洋發射短波,中國隨即佔據頻率,對該區域發射短波。代表臺灣年輕一輩的Andy慷慨陳詞:臺灣必須要掌握國際話語權!

央廣對中國之廣播電波涵蓋圖。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央廣對中國之廣播電波涵蓋圖。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短波像粉筆、像匕首、像刺刀

同樣的短波,換到教育界出身的林老師嘴裏,成了粉筆。

怎麼說?雖然白板或平板日趨普及,但畢竟不是處處都有電、都有WiFi,如果沒電沒WiFi的時候,平板就只是塊砧板了!而白板筆和麥克筆又長得太像,拿錯很麻煩。

所以時至今日,笨重的黑板、以及一定會產生不健康粉筆灰的粉筆,仍在教學現場佔有一席之地,一如短波廣播。在中國的網購平臺上仍然熱賣的短波收音機,以著名的德生公司來說,一年至少賣出20幾萬臺。

林老師又說了一個比喻:匕首。

兩方打架或打仗,有飛彈用飛彈,有坦克用坦克,有槍用槍。但是如果高檔武器用盡,在最後的關頭,有刀的勝過沒刀的,有棍的勝過沒棍的。

這個我懂!就像當兵時得學一下刺槍術,因爲難保不會打到上場拼刺刀的關鍵時刻啊!而短波所具備的戰略意義、在危急關鍵時刻所能發揮的作用,恰恰使得短波一如刺刀,用時方恨少。

雖然各國都縮減在廣播上的投資,但只要像樣的國家,都還保有中、短波廣播能量(目前有80幾國)。央廣從早期的9個分臺裁撤到目前的3個,勉強維持着發射任務,守着臺灣國家安全的最後一道防線。

臺灣周邊國家及美國、英國之國際廣播概況。圖片來源:央廣製作。
臺灣周邊國家及美國、英國之國際廣播概況。圖片來源:央廣製作

短波像衝浪、像淡水

問到文青體質的央廣工程部任經理,則是將短波比喻成衝浪。他說,早期大家會將上網比喻爲衝浪。因爲在網路上逛來逛去,不確定什麼時候能找到好東西,就像不確定什麼時候能抓到浪頭衝一波。

而聽短波也像衝浪。短波的頻率受到地形、天候、季節的影響,不是你想聽就一定聽得到,你也不確定當下能聽到什麼。今日網路發達,但世界各地還有很多短波迷,迷上的就是空中衝浪的驚喜。

任經理接着換了個悲天憫人的神情說,對於海上作業的人來說,短波是他們的淡水。雖然目前船上都配有衛星提供了通訊與上網,然而船上的頻寬受限且費用不貲,不像在陸地上有固網或行動網路可以隨時上網。因此全波段的收音機,仍是船員接收新聞資訊的主要工具。

任經理還拿出一張臺灣附近海域的即時船舶動態資料(AIS)。圖上的每一個箭頭,代表一艘300噸以上的船舶,同一時刻有上千艘的船舶在臺灣周遭海域作業通行。在網路密集的都市可以沒有短波,但這些船上的朋友,只能靠短波

臺灣附近海域的即時船舶動態資料(AIS)。圖片來源:任正民提供
臺灣附近海域的即時船舶動態資料(AIS)。圖片來源:任正民提供

如果更深謀遠慮一點就知道(或者多看一些災難電影),要是發生大型災難,手機網路電視以及一般的廣播,恐怕都會斷線,只剩短波。知名音樂人、也是央廣董事的馬世芳,在疫情居家期間想到了這點,居安思危地網購了一臺短波收音機,自己進行單兵演習。

不過,馬世芳把天線伸到窗外、拉得老長,只聽到對岸的廣播,怎麼聽不到自己擔任董事的央廣呢?哦對了,短波只能聽到遠方的聲音,反而聽不到臺灣自己發射的短波廣播

短波像人生

總的來說,短波像人生。

眼睛看不見的短波夾帶着某些意念,從高聳的天線鐵塔尖端發出,在地表與大氣層之間上下彈跳前進,途中可能被某個接收器(短波收音機)收到,也可能孤獨地繞行地球一圈之後,消亡於大氣之中。

能做的,就是一點一滴達成「領先指標」(踏踏實實做好內容,按照標準步驟保養維修設備,準時發射),然後安心等待聽衆迴響、社會影響力等等「落後指標」的揭曉。

李宗盛用滄桑的嗓音唱:「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你付出了什麼,未必就能回收什麼。但即使無法全盤掌握,也不能不做點什麼。一如人生。

文章來源:獨立評論@天下/作者:張正

責任編輯:唐潔/李雪蓮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