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20年7月5日,美國國土安全部的幾個部門,聯合部署到波特蘭保護一個聯邦法院。(Doug Brown via AP)
2020年7月5日,美國國土安全部的幾個部門,聯合部署到波特蘭保護一個聯邦法院。(Doug Brown via AP)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3日】(本台記者仲軒綜合報導)美國俄勒岡州的波特蘭市,在過去幾周裏,一直處於動盪中。據報導,來自安提法(Antifa)組織的「太平洋西北青年解放陣線」(The Pacific Northwest Youth Liberation Front)從中起到了巨大的帶頭作用。該組織被指假借「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BLM)暴動,目的是顛覆美國政治體系。

波特蘭在過去幾周裏,暴力抗議活動持續不斷。民主黨市長泰德·惠勒Ted Wheeler)7月12日(週日)晚間在推特上對該市狀況做了更新。他指出,週六晚上有抗議者受了重傷,美國法警局(United States Marshals Service)正在進行調查,他呼籲公衆保持冷靜。美國法警是聯邦法庭的執法部門,並負責保護聯邦法庭和司法系統的有效運轉。

他在推特上寫道:「目前,我們目睹街頭夜間暴力活動已超過一個半月了。波特蘭夜復一夜的繼續被當作暴力的集結地。這給我們的社區、生計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傷害,波特蘭人持續爲自己的安全擔憂。我主要擔心的是:持續的暴力行爲將導致進一步的傷害甚至死亡。」

一些社媒用戶也迴應了他的推文,同時,也有很多人懇請他公開動亂背後的羣體都是什麼人造成的,因爲那對整個社會的安全,已經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西雅圖時報》在一篇長文中指出這些團體之一是該市「一個持久的激進聲音」——安提法(Antifa)組織的「太平洋西北青年解放陣線」(Pacific Northwest Youth Liberation Front)。據報導,該組織有效的利用了社交媒體,向抗議者散播了戰術建議。

邊境保護局(CBP)的代理專員馬克·摩根Mark Morgan)在接受《福克斯》採訪時說:「這些人不是抗議者,這些人是罪犯,他們聚在一起,有組織的,有計劃的,而且真實的攜帶了武器,他們帶了盾牌、冰凍的水瓶、石頭、鐳射、及可以損害聯邦大樓、傷害執法人員的武器。而且我以前就說過,不論你的信仰理念是什麼,或你的政治理想是什麼,我們需要有一個統一的共識,那就是:暴力就是錯誤的。」

他還說:「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我很高興,這個國家的總統瞭解法律和秩序的重要性;同時美國的社會也是我們的堅強後盾。而昨晚我們在波特蘭面對的就是罪犯,我們會堅定的與我們的聯邦夥伴們站在一起,共同去守護我們的社會。」

據《西雅圖時報》報導,這個自稱「反法西斯和反資本主義」的安提法(Antifa)的組織是有匿名領導人的,在他們未經證實的推特帳號上,還有21,000多個追隨者,而且自稱該推特帳號是「致力於指導解放行動的自治青年團體的分散網絡」,其目標之一是顛覆美國政治體系。

因5月份非裔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警察執法期間的死亡,所引起的廣泛反種族——BLM抗議和騷亂事件,目前,在美國大部份的城市已部分得到平息,但波特蘭,卻仍然是暴力的溫牀。

7月10日(上週五)晚上,在馬克·奧特菲爾德美國法院大樓(Mark O. Hatfield U.S. Courthouse)外的抗議活動中,據警方說,有一暴徒先是用錘子在法院的門上打了個洞,然後再「故意」用同一工具去砸一名聯邦官員的頭部和肩膀。

據《西雅圖時報》報導,暴徒此次的破壞行爲,給附近司法中心大樓帶來了近30萬美元的損失,而且還有許多是附帶的損失及傷害。

波特蘭警方說,聯邦執法人員對星期六(7月11日)晚上在法院大樓附近抗議的人們使用了催淚瓦斯和人羣控制彈藥。

關於這些暴動團體,仍然有很多謎團。據《KATU》報導,該組織上個月在Instagram上發佈消息稱,其正在成立「帕特里克·金蒙斯自治區」(Patrick Kimmons Autonomous Zone)。但警方迅速的採取了行動,在暴徒們佔領之前,已拆除了他們設置的障礙物。

似乎是受到西雅圖自治區(CHOP)的啓發,7月13日(週一)早些時候,該小組的推特帳號上顯示:「波特蘭是一個自治區。」

這是一個地區縱容失控的暴徒後,所造成的不良後果,不過西雅圖所謂的自治區,也因暴力事件的出現,被西雅圖市長要求警察清場了。

而《西雅圖時報》也留意到,該組織的動機,似乎與該市的BLM運動相左。該報導也明確指出,安提法(Antifa)並非騷亂背後的唯一組織。

一個協助貧困青年的「自我提升公司」(Self Enhancement Inc.)總裁託尼·霍普森(Tony Hopson)告訴《西雅圖時報》,他說:「我知道事件背後的人自認爲在爲「黑命貴」(BLM)抗爭,或試圖讓我們以爲他們在這樣做,但事實恰恰相反。這不僅與「黑命貴」(BLM)無關,這是反「黑命貴」(BLM)的。」

責任編輯:楊曉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