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3月20日,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在联合国关于“阿富汗朋友团体”的会议上发言。(Manuel Elias/AP)
图为3月20日,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在联合国关于“阿富汗朋友团体”的会议上发言。(Manuel Elias/AP)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3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英国法庭近日披露的一份文件显示,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早在2016年7月之前就知悉英国间谍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杜撰了一份污蔑川普“通俄”的黑材料。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于2016年7月5日就知道了此事。

该法庭文件中包含FBI在2016年的一份笔录,证实斯蒂尔亲口告诉FBI,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本人已经知道他正受命杜撰一份黑材料,用来指控希拉里的竞争对手——川普的竞选团队在2016年大选期间勾结俄罗斯人。

3个月后,即2016年10月,FBI为了获得监视川普竞选顾问佩奇(Carter Page)的同意令,刻意对外国情报监视法庭(FISC)隐瞒了这一重要消息。

7月8日(周三),一位伦敦法官命令斯蒂尔向阿尔法银行的两个合作伙伴支付赔偿金,原因就是斯蒂尔在其臭名昭著的卷宗中发布了“不准确或具有误导性”的材料,其中包括他声称这些银行向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汇入了“非法现金”。

伦敦法院的裁决书长57页,其中包括一份FBI于2016年7月5日与斯蒂尔在伦敦奥比斯商业办公室举行会议的记录,斯蒂尔正是在那次会面时向FBI递交了他杜撰的抹黑川普的卷宗。当时斯蒂尔还告诉FBI,他是受商业研究和战略情报公司 Fusion GPS的辛普森(Glenn Simpson)以及“民主党联合会”的委托,撰写的这份卷宗,而斯蒂尔也知道,这些代理人的幕后大老板正是希拉里竞选团队。

这份会议记录披露的事实意味着FBI前局长科米(James Comey)从2016年10月开始,三次从FISA申请监视佩奇的做法实际上已违反了《外国情报监视法》中的规定。在申请文件中,科米故意省略了两个关键事实,及斯蒂尔完全了解希拉里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希拉里自己完全清楚斯蒂尔在编写该卷宗。

《布莱特巴特》新闻网之前曾报导,司法部检察长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在有关FBI监视佩奇的申请材料中,至少发现了17个重大的错误和遗漏。而此次披露的材料再一次证实,FBI调查佩奇的材料中具足“欺骗性”的措辞,而且是蓄意而为。

斯蒂尔卷宗最终引发了由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牵头的历时2年的“通俄门”调查。而最后的调查结果是,“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川普竞选团队的成员在大选期间与俄罗斯有任何勾结”。而在调查结束后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穆勒居然表示他“不清楚”其通俄调查的关键证据斯蒂尔卷宗的出资公司Fusion GPS的情况。

在知悉伦敦法庭的发现之后,美国总统川普7月11日(周六)发推文表达了他对斯蒂尔的厌恶之意。他说:“此人应被引渡(来美国)、审判并投入监狱。这是扭曲的希拉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花钱买通的一个恶心的骗子!”

目前,共和党人已开始还击民主党人控制的“深层政府”对川普总统政治迫害。美国检察官达勒姆(John Durham)已启动了对“通俄门”骗局起源的调查。而此次英国法庭文件将为达勒姆的调查增添一个新的证据和调查途径。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