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圖爲3月20日,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在聯合國關於“阿富汗朋友團體”的會議上發言。(Manuel Elias/AP)
圖爲3月20日,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在聯合國關於“阿富汗朋友團體”的會議上發言。(Manuel Elias/AP)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3日】(本台記者張莉莉綜合報導)英國法庭近日披露的一份文件顯示,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早在2016年7月之前就知悉英國間諜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杜撰了一份污衊川普“通俄”的黑材料。而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於2016年7月5日就知道了此事。

該法庭文件中包含FBI在2016年的一份筆錄,證實斯蒂爾親口告訴FBI,當時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本人已經知道他正受命杜撰一份黑材料,用來指控希拉里的競爭對手——川普的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期間勾結俄羅斯人。

3個月後,即2016年10月,FBI爲了獲得監視川普競選顧問佩奇(Carter Page)的同意令,刻意對外國情報監視法庭(FISC)隱瞞了這一重要消息。

7月8日(週三),一位倫敦法官命令斯蒂爾向阿爾法銀行的兩個合作伙伴支付賠償金,原因就是斯蒂爾在其臭名昭著的卷宗中發佈了“不準確或具有誤導性”的材料,其中包括他聲稱這些銀行向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匯入了“非法現金”。

倫敦法院的裁決書長57頁,其中包括一份FBI於2016年7月5日與斯蒂爾在倫敦奧比斯商業辦公室舉行會議的記錄,斯蒂爾正是在那次會面時向FBI遞交了他杜撰的抹黑川普的卷宗。當時斯蒂爾還告訴FBI,他是受商業研究和戰略情報公司 Fusion GPS的辛普森(Glenn Simpson)以及“民主黨聯合會”的委託,撰寫的這份卷宗,而斯蒂爾也知道,這些代理人的幕後大老闆正是希拉里競選團隊。

這份會議記錄披露的事實意味着FBI前局長科米(James Comey)從2016年10月開始,三次從FISA申請監視佩奇的做法實際上已違反了《外國情報監視法》中的規定。在申請文件中,科米故意省略了兩個關鍵事實,及斯蒂爾完全瞭解希拉里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希拉里自己完全清楚斯蒂爾在編寫該卷宗。

《布萊特巴特》新聞網之前曾報導,司法部檢察長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在有關FBI監視佩奇的申請材料中,至少發現了17個重大的錯誤和遺漏。而此次披露的材料再一次證實,FBI調查佩奇的材料中具足“欺騙性”的措辭,而且是蓄意而爲。

斯蒂爾卷宗最終引發了由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牽頭的歷時2年的“通俄門”調查。而最後的調查結果是,“沒有證據能夠證明川普競選團隊的成員在大選期間與俄羅斯有任何勾結”。而在調查結束後的一次國會聽證會上,穆勒居然表示他“不清楚”其通俄調查的關鍵證據斯蒂爾卷宗的出資公司Fusion GPS的情況。

在知悉倫敦法庭的發現之後,美國總統川普7月11日(週六)發推文表達了他對斯蒂爾的厭惡之意。他說:“此人應被引渡(來美國)、審判並投入監獄。這是扭曲的希拉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花錢買通的一個噁心的騙子!”

目前,共和黨人已開始還擊民主黨人控制的“深層政府”對川普總統政治迫害。美國檢察官達勒姆(John Durham)已啓動了對“通俄門”騙局起源的調查。而此次英國法庭文件將爲達勒姆的調查增添一個新的證據和調查途徑。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