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7月11日,段代利參與反對中共實施香港國安法的活動。(大紀元)
7月11日,段代利參與反對中共實施香港國安法的活動。(大紀元)

八成寧要獎牌不要命 前運動員揭中共舉國體制下的難以承受之重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4日】(本台記者楊正綜合報導)中國體育的“舉國體制”長時間以來飽受詬病。近日前中國田徑運動員段代利向海外媒體披露了其中的種種黑幕。

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昨日(13日)發表了對段代利的專訪。段代利13歲就被國家選中開始田徑訓練,一路從市級升到省級,最後畢業於國家體校。

體校裏的潛規則

段代利披露,教練掌握了選手發展的決定權,由此衍生了各種潛規則。

段代利的父母第一次與體校教練見面是在餐廳,當時他的父母不是去吃飯,而是要去幫教練的飯局結賬。他說:“中國的運動員必須與教練打好關係,你能不能上場看的不是成績,而是教練。”段代利原想靠個人努力,透過體育培訓獲取成績,以此改變生活,但逐漸發現根本不可能。

教練會要求隊員幫他洗衣、打掃,或是提出過節送禮等要求;更過分的是某些教練會性騷擾、侵犯運動員。而絕大多數的隊員都不敢反抗;有些人不斷忍耐,或是受不了選擇退出;但也有人逐漸同流合污,成爲體制內的一員。

缺乏“人性化”的超負荷“大鍋飯”訓練

段代利回憶過往那段體校歲月,因是國家單位訓練,所以學生必須接受封閉、集體管理,生活作息由教練、助教安排,完全沒有任何私人空間或個人自由。每天的訓練很殘酷,早上四點開始跑馬拉松,40公里路程,約要在六點半或七點結束;吃完早飯後上文化課,下午繼續培養速度,跑5趟、10趟的500、800米訓練,晚上並沒有休息,而是繼續練力量,每天都是這樣重複的課程,從未依個人特質做調整的“大鍋飯”鍛鍊。

“專業厚底的跑鞋在專業跑道上跑一個月就廢掉了。”可見當時訓練之頻繁,且體校學生的飲食和普通學生差不多,就是多了一杯牛奶、豆漿,當時若有半天不用訓練,就是最好的休息。

很多次段代利跑着跑着就跑哭了。他說:“很難想像一個男孩因爲累而哭,但真的是鍛鍊到體力崩潰,也超出心理承受範圍。”

服用“興奮劑”不是祕密 有人因此失去生育能力

段代利表示超負荷訓練,對許多人身體造成了永久的傷害,女性運動員不來月經的比比皆是,有人甚至因長期服用興奮劑,而失去生育能力。中國運動員服用禁藥並不是新聞,不少教練會要求自己的選手嘗試用藥。

1990年代,馬家軍興奮劑事件曝光後,興奮劑的發展方向開始轉向如何不被檢測出來,計算選手須在比賽前多久服用達到最佳效果。

重壓及巨利誘惑下 八成運動員寧要獎牌不要命

段代利說:“99%的體院學生會被淘汰。”真正能參與國際賽事,站上國際舞臺的運動員寥寥可數。從小接受體運訓練的學生很少能重新回到普通學校走上升學道路,離開體校後多半是輟學,很早就投入社會或從事不同工作,甚至還有流落街頭乞討者。

他披露,2008年北京奧運時,參賽運動員家裏都有官員捧着百萬人民幣在觀看賽事,只要選手奪牌贏了,家屬就可以直接抱走獎金,運動員退役後會有國家安排的公務員職位,但若失敗則失去一切。段代利說:“體制內的中國人很難對抗這種難以承受之重。”寧願失去生命也要奪牌,不是爲了榮譽,而是在中共體制內遭洗腦或扭曲,還有難以抵擋的金錢、名利等誘惑。“爲祖國增光是一個徹底、徹底的謊言。”

他還披露,曾有一個對國家運動員做的私下調查:若服藥後可以獲得奧運獎牌,但五年後會死亡,是否要服藥?結果有80%以上的運動員選擇服藥參賽。

責任編輯:元明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