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洪水圍困72小時 江西一村數名老人仍留守(視頻截圖)
洪水圍困72小時 江西一村數名老人仍留守(視頻截圖)

洪水圍困72小時 江西一村數名老人仍留守 原因令人心酸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4日】(本台記者楊正綜合報導)長江流域近日汛情告急,江西受災嚴重。省會南昌市周邊多地遭洪水圍困72小時。港媒記者昨日(13日)探訪發現,其中一個村子大多村民已經撤離,但仍有數名老人在村內留守。他們留下的原因及目前的生活狀態着實令人心酸。

7日晚間開始,南昌多地突降大雨,南昌縣、進賢縣、南磯鄉多個村出現洪水內澇,其中進賢縣的青嵐湖是鄱陽湖衆多衛星湖之一,湖的周邊多個低窪村落成爲該縣本次受災最嚴重的村落。

香港明報記者探訪當地,從檢上村村民趙老伯處獲悉,村內因爲地勢低窪,幾乎每年都會水浸,但今年最爲嚴重。

趙老伯說,在9日洪水進村後,妻子已被在南昌和贛州生活的子女接走,雖然子女擔心趙老伯的安危,一直要求他一起離開,但他惦念家中還未長成的十幾隻雞,拒絕離開。

趙老伯的家地處村內最爲低窪的地方,已經水浸多日,至今水深仍有1.5米,木質傢俱泡在水中漂在一樓。

洪水導致全村停電,趙老伯將家中養的雞和冰箱送到二樓避水,自己則會隔幾天冒險涉水回家中餵雞。然後到村委會的辦公室內借用村部的臨時電力和幾名留守的鄉親一起煮飯吃。

報道說,檢上村有300多戶人家,在洪水到來前,政府部門已通知各家離開,村民主要是投親靠友。目前只有數名上了年紀的老人在村內留守。當地政府並無爲災民提供任何幫助,他們的日常飲食,都要靠自己解決。趙老伯冒險涉水回家,除了餵雞,就是要翻找一些糧食。

另一名留守的老人趙婆婆和趙老伯一樣,她拒絕搬離的理由同樣是家中飼養的禽畜。

報道說,對於農民而言,這次水災使他們的農田都已絕收,不論是穀物還是瓜菜。因此對於農戶而言,捨命看護的十幾隻雞便是相當大的一筆財產。

兩位老人都擔心未來繼續惡化的天氣會導致水位再次上漲,使他們不得不放棄捨命看守的財產。談及未來的生活,趙老伯一臉茫然,稱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希望政府部門能夠儘快介入,對受災居民的生活進行必要的保障和支持。

但是各方面信息顯示,趙老伯的希望恐怕要落空。

多地災民靠自救 政府無安置

除了檢上村的政府沒有爲災民提供任何幫助外,許多地方的民衆反映了同樣的問題。

因長江九江段水位已超出警戒線3米,且還在持續上漲,江西省九江市江洲鎮防汛抗旱指揮部12日發佈撤離通知。九江市民吳先生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政府叫撤,但無論是物資保障,安置地點,都沒落實,只能各自逃命。 “還有舉目無親的人嘛,哪裏撤?”

另一位九江市民李先生稱,儘管調集了一些軍隊進去,但大多數災區的留守老人和孩子只能靠自救。 “沒人照顧他們,只能是自行活動。”

鄱陽居民陳茂林表示,從上月初開始到現在,長江流域從西向東,都遭洪水襲擊,至今已約20天。早在7日晚上,江西省城南昌很多區域就已出現嚴重內澇,而沿鄱陽湖和長江周邊的大片農村也損失嚴重,但都基本沒什麼救助,大家都只能靠自己。

災情也頗爲嚴重的湖北省,有紅十字會工作人員對該電臺表示,他們仍沒有任何與救災有關的行動。 “做不做都一樣,甚至不做呢更好,少犯錯誤。”

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有廣播對民衆喊話:洪峯這兩天預計將上漲至29.00米,防汛形勢將非常嚴峻,爲保障民衆生命財產安全,請大家迅速整理各自財務搬家,投親靠友。

網民紛紛表示:

“投親靠友,花錢養你幹嘛的”

“搬家搬哪去,有安置點不,還是集體住酒店。”

“有錢捐給要飯的乞丐和孝敬俄爹,沒錢賑濟災民?讓災民自己想辦法?稅交給國家吃裏扒外”

官方救濟吝嗇驚人

自洪災爆發以來,偶爾也傳出一些官方撥款救濟的消息,但是數額少的驚人。如:上月底,中共紅十字會表示向遭受洪災的貴州、江西、湖南三省調撥救災物資,總價值285.56萬元。有網友粗算後表示,人均僅僅6分錢;7月11日安徽省黃山市下轄歙縣政府通告,將下撥120萬元補助災民。網民估算,人均僅2.86元。

消息引來網友一通嘲諷:

“人均二塊八,要飯都沒那麼慘啊~”

“中共什麼時候對老百姓大方過,怎能對中國(中共)政府抱有幻想,或拿他們跟西方國家做比較。”

“邪共這個不是吝嗇的問題,是對國民的調戲和侮辱!”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