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工作在疫情第一线的女医生(网络照片)
工作在疫情第一线的女医生(网络照片)

疫情第一线中不一样的医生

【希望之声2020年7月14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她是中国大陆北方一家市级医院的医生,今年快五十岁了。

2020年中国新年期间,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突然从武汉爆发,并迅速蔓延至全中国。她所在医院是本市定点医院,疫情爆发后,医院很快就住满了确诊患者。这种突发情况以往从未遇到过,一时间院领导非常紧张,医生、护士显然不够用了,不得不紧急动员全体员工齐心合力参与抗疫,开始超负荷工作。

在权衡全科室情况之后,她第一个报名进入污染区病房工作。

开始是去疑似病例病房,没想到面临的困难超乎想象:防护物资不足、管理混乱、病人数量每天都在快速增长;由于人手不足,每天要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在病房工作,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问病史、写记录、采集标本,工作十分繁忙;长时间身着防护服,导致面部、耳朵、鼻梁和下巴勒的很疼;严重缺氧,根本睡不了觉。然而看着孤零零、不允许有陪护的患者,她心中又升起悲悯之情,不仅为他们的疾病操心,更为他们生命担忧。

作为一个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的老弟子,她深知这场瘟疫是淘汰中共及受其毒害且不知觉醒的人,现代科学对病毒无能为力,只有与中共划清界线,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摆脱疫情威胁,即使感染病毒也能从危险中走出来。

为此,她特意在污染病区直接接触病人,利用问病史、采集标本以及送饭等机会和患者交流、攀谈,向对方讲述真相。她从不畏惧与患者接触,主动搀扶老年病人上卫生间,为行动不便的患者把椅式座便器拿到床边,甚至有时连扶带抬的帮助其上下床,她的真诚和善心很快得到患者信任。

隔离病房不允许有陪护,一患一间,病人普遍情绪低落、恐惧,她就主动与患者聊天,开导、安慰他们。她向患者讲述是中共宣扬无神论才导致人心、道德败坏,这是瘟疫爆发的根本原因,尤其是迫害法轮功,打压“真、善、忍”修炼者,违背天理,才导致天灾人祸频频发生,很多患者都逐渐明了真相,相信她说的话是真的。

工作中有需要沟通和协调的事情她就主动积极出面,也逐渐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信任与赞许。

武汉及全国疫情在快速发展,而官方却刻意隐瞒数字。这些数字要经过多次筛查,符合官员意图的才能上报,实际数字却远不止这些。看着很多医务人员包括自己的同事失去生命,她经常忍不住泪流满面。她在心中多次发出感叹:这些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跟随中共丢掉了性命,真是太可惜可怜了!

后来她又被调到重症监护室工作。这里更辛苦,全部时间都要集中精力,不敢有丝毫马虎,防护也更加严格。她虽然不怕感染病毒,但也和大家一样处处按规范操作。她还主动承担额外工作,如帮助外援专家写记录,帮助护士给病人翻身等,只要是目力所及,她都会毫无怨言的主动去做。

有一个老太太,恰好是她在疑似病房收治过的。当时她经常搀扶老人上下床,所以对她印象深刻。再次相见,老人非常高兴的对她说“咱俩真有缘。”每次见面,她都主动陪老人聊天,告诉她常念“九字真言”就会好得快,后来这个老人果然恢复的很好。可是这位老人的姐姐在她入院之前就因为感染病毒去世了,当时她姐夫也上呼吸机了,最终也不幸去世。老人去世那天,正赶上她当班,经过两个半小时的心脏按压和抢救,还是没能挽回他的生命。她和两个护士对尸体进行处理之后,装进专用尸体袋,连同随身衣物一同送走烧掉了。

有一个患者是她弟弟的同学,她曾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这位患者有一定地位,入院后积极配合疾控人员调查,详细回忆自己近三周的活动轨迹,当时疾控人员还签了字,写了书面材料,保证不泄露个人信息,但过后却出尔反尔,将他的个人信息泄漏出去,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给他造成很大压力,也导致他全家人精神压力很大,怕以后没脸见人,怕单位工作受影响。弟弟也打来电话,委托她对此人给予关照。

为此她特意利用下班时间到这位患者的病房,穿着隔离服去看望他。当时正赶上患者因信息泄露而情绪激愤,拒绝配合治疗,要求与市长交涉。当班医生也很无奈,希望她多加安抚,以免出意外。

她结合当前形势,从中共多年来有意通过运动整人、害人,一直采用欺骗人民、卸磨杀驴的做法欺压百姓,从来就没有过诚信等诸多事实,耐心细致的讲道理,说的这位患者口服心服。他激动的说:“这个时候别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你还费这么大劲儿来看我,就凭这一点我就相信你。”后来他真把她当作最信任的人,经常跟她通电话、发微信,询问病情,咨询治疗方案。在接受治疗方案需要签字前还专门征求她的意见。这位患者及家人后来都平安无事。

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有很多医护人员被感染,她也被安排到宾馆隔离。隔离期间,她仍然用电话给同事、朋友讲真相。因为当地政府瞒报了医院的确诊及死亡数字,她所在科室的党支部书记在微信群里多次发通知,三令五申的强调保守秘密,怕当地官员和上级问责。她鼓足勇气给书记打电话,讲述病毒的真正起因,以及平安度过劫难的唯一途径。在她苦口婆心的规劝下,书记真的听进去了,并同意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她说:“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中共还搞什么‘火线入党’,真的很搞笑。上前线的年轻医护人员很多都是聘用制,平时工资就两千多元(人民币),低的可怜。党组织不去解决他们的工资待遇等实际问题,却在这个时候忽悠他们写入党申请书,这有什么用呢?只能害人。疫情期间的医疗补助,考勤表不知上报了多少次,群里也确认了不知多少遍,最后居然还要我们提供照片作证据,真是匪夷所思。”

在污染区工作的医生有的愤怒表示:“当初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工作,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来拍照作秀,这是对我们医务人员的羞辱。在那么危险的环境中工作,谁还有心思去拍照。没有照片补助金就不给了,那就不要了,放弃了。”当初为了鼓动更多人参与抗疫,对那些外围工作人员和卫生员承诺给很多待遇,后来也都不了了之,没了下文。

最后她说:“希望民众能够早日觉醒,不要被中共伟、光、正的造假宣传所欺骗,不要被他们惯用的煽动仇恨、转移视线的手段所蒙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远离它,才能进入美好未来。”

责任编辑:靳同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