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工作在疫情第一線的女醫生(網絡照片)
工作在疫情第一線的女醫生(網絡照片)

疫情第一線中不一樣的醫生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4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她是中國大陸北方一家市級醫院的醫生,今年快五十歲了。

2020年中國新年期間,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突然從武漢爆發,並迅速蔓延至全中國。她所在醫院是本市定點醫院,疫情爆發後,醫院很快就住滿了確診患者。這種突發情況以往從未遇到過,一時間院領導非常緊張,醫生、護士顯然不夠用了,不得不緊急動員全體員工齊心合力參與抗疫,開始超負荷工作。

在權衡全科室情況之後,她第一個報名進入污染區病房工作。

開始是去疑似病例病房,沒想到面臨的困難超乎想象:防護物資不足、管理混亂、病人數量每天都在快速增長;由於人手不足,每天要穿着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在病房工作,一干就是十幾個小時;問病史、寫記錄、採集標本,工作十分繁忙;長時間身着防護服,導致面部、耳朵、鼻樑和下巴勒的很疼;嚴重缺氧,根本睡不了覺。然而看着孤零零、不允許有陪護的患者,她心中又升起悲憫之情,不僅爲他們的疾病操心,更爲他們生命擔憂。

作爲一個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的老弟子,她深知這場瘟疫是淘汰中共及受其毒害且不知覺醒的人,現代科學對病毒無能爲力,只有與中共劃清界線,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擺脫疫情威脅,即使感染病毒也能從危險中走出來。

爲此,她特意在污染病區直接接觸病人,利用問病史、採集標本以及送飯等機會和患者交流、攀談,向對方講述真相。她從不畏懼與患者接觸,主動攙扶老年病人上衛生間,爲行動不便的患者把椅式座便器拿到牀邊,甚至有時連扶帶擡的幫助其上下牀,她的真誠和善心很快得到患者信任。

隔離病房不允許有陪護,一患一間,病人普遍情緒低落、恐懼,她就主動與患者聊天,開導、安慰他們。她向患者講述是中共宣揚無神論才導致人心、道德敗壞,這是瘟疫爆發的根本原因,尤其是迫害法輪功,打壓“真、善、忍”修煉者,違背天理,才導致天災人禍頻頻發生,很多患者都逐漸明瞭真相,相信她說的話是真的。

工作中有需要溝通和協調的事情她就主動積極出面,也逐漸得到了領導和同事們的信任與讚許。

武漢及全國疫情在快速發展,而官方卻刻意隱瞞數字。這些數字要經過多次篩查,符合官員意圖的才能上報,實際數字卻遠不止這些。看着很多醫務人員包括自己的同事失去生命,她經常忍不住淚流滿面。她在心中多次發出感嘆:這些人就這麼稀里糊塗的跟隨中共丟掉了性命,真是太可惜可憐了!

後來她又被調到重症監護室工作。這裏更辛苦,全部時間都要集中精力,不敢有絲毫馬虎,防護也更加嚴格。她雖然不怕感染病毒,但也和大家一樣處處按規範操作。她還主動承擔額外工作,如幫助外援專家寫記錄,幫助護士給病人翻身等,只要是目力所及,她都會毫無怨言的主動去做。

有一個老太太,恰好是她在疑似病房收治過的。當時她經常攙扶老人上下牀,所以對她印象深刻。再次相見,老人非常高興的對她說“咱倆真有緣。”每次見面,她都主動陪老人聊天,告訴她常念“九字真言”就會好得快,後來這個老人果然恢復的很好。可是這位老人的姐姐在她入院之前就因爲感染病毒去世了,當時她姐夫也上呼吸機了,最終也不幸去世。老人去世那天,正趕上她當班,經過兩個半小時的心臟按壓和搶救,還是沒能挽回他的生命。她和兩個護士對屍體進行處理之後,裝進專用屍體袋,連同隨身衣物一同送走燒掉了。

有一個患者是她弟弟的同學,她曾與此人有過一面之緣。這位患者有一定地位,入院後積極配合疾控人員調查,詳細回憶自己近三週的活動軌跡,當時疾控人員還簽了字,寫了書面材料,保證不泄露個人信息,但過後卻出爾反爾,將他的個人信息泄漏出去,在網上傳的沸沸揚揚,給他造成很大壓力,也導致他全家人精神壓力很大,怕以後沒臉見人,怕單位工作受影響。弟弟也打來電話,委託她對此人給予關照。

爲此她特意利用下班時間到這位患者的病房,穿着隔離服去看望他。當時正趕上患者因信息泄露而情緒激憤,拒絕配合治療,要求與市長交涉。當班醫生也很無奈,希望她多加安撫,以免出意外。

她結合當前形勢,從中共多年來有意通過運動整人、害人,一直採用欺騙人民、卸磨殺驢的做法欺壓百姓,從來就沒有過誠信等諸多事實,耐心細緻的講道理,說的這位患者口服心服。他激動的說:“這個時候別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你還費這麼大勁兒來看我,就憑這一點我就相信你。”後來他真把她當作最信任的人,經常跟她通電話、發微信,詢問病情,諮詢治療方案。在接受治療方案需要簽字前還專門徵求她的意見。這位患者及家人後來都平安無事。

隨着疫情越來越嚴重,有很多醫護人員被感染,她也被安排到賓館隔離。隔離期間,她仍然用電話給同事、朋友講真相。因爲當地政府瞞報了醫院的確診及死亡數字,她所在科室的黨支部書記在微信羣裏多次發通知,三令五申的強調保守祕密,怕當地官員和上級問責。她鼓足勇氣給書記打電話,講述病毒的真正起因,以及平安度過劫難的唯一途徑。在她苦口婆心的規勸下,書記真的聽進去了,並同意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她說:“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中共還搞什麼‘火線入黨’,真的很搞笑。上前線的年輕醫護人員很多都是聘用制,平時工資就兩千多元(人民幣),低的可憐。黨組織不去解決他們的工資待遇等實際問題,卻在這個時候忽悠他們寫入黨申請書,這有什麼用呢?只能害人。疫情期間的醫療補助,考勤表不知上報了多少次,羣裏也確認了不知多少遍,最後居然還要我們提供照片作證據,真是匪夷所思。”

在污染區工作的醫生有的憤怒表示:“當初我們冒着生命危險來工作,不是爲了錢,也不是爲了來拍照作秀,這是對我們醫務人員的羞辱。在那麼危險的環境中工作,誰還有心思去拍照。沒有照片補助金就不給了,那就不要了,放棄了。”當初爲了鼓動更多人蔘與抗疫,對那些外圍工作人員和衛生員承諾給很多待遇,後來也都不了了之,沒了下文。

最後她說:“希望民衆能夠早日覺醒,不要被中共偉、光、正的造假宣傳所欺騙,不要被他們慣用的煽動仇恨、轉移視線的手段所矇蔽,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遠離它,才能進入美好未來。”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