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大聖行時,忽見有五根肉紅柱子,撐着一股青氣。他道:“此間乃盡頭路了。”(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大聖行時,忽見有五根肉紅柱子,撐着一股青氣。他道:“此間乃盡頭路了。”(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經

《西遊記》故事新解3:齊天大聖偷吃仙品仙丹 八卦爐內金鋼成 佛祖壓他在五行山  

【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經】3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1日】(作者:林靜心)

亂蟠桃大聖偷丹  反天宮諸神捉怪

話說這石猴被封爲齊天大聖,到底是個妖猴,不知官銜屬從,也不較俸祿高低,只是註名便了。齊天大聖只知日食三餐,夜眠一榻,無所事事,自由自在。閒時會友遊宮,交朋結友。今日東遊,明日西蕩,雲去雲來,行蹤不定。

一日,玉帝早朝,班部中閃出許旌陽真人啓奏道:“今有齊天大聖日日無事閒遊,結交天上衆星宿,不論高低,俱稱朋友。恐日後閒中生事。不若與他一件事管,以免別生事端。”

玉帝聞言,即時宣詔。那猴王欣然而至,玉帝道:“朕見你身閒無事,給你件事幹。你且權管那蟠桃園,早晚好生在意。”大聖歡喜謝恩而退。

大聖進入蟠桃園內查勘。本園中的土地攔住問道:“大聖何往?”大聖道:“吾奉玉帝點差,代管蟠桃園,今來查勘也。”那土地連忙施禮引他進去。

大聖看時,問土地道:“此樹有多少株數?”土地道:“有三千六百株。前面一千二百株,花微果小,三千年一熟,人吃了成仙了道,體健身輕。中間一千二百株,層花甘實,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舉飛昇,長生不老。後面一千二百株,紫紋緗核,九千年一熟,人吃了與天地齊壽,日月同庚。”大聖聞言,歡喜非常,當日查明瞭株樹,點看了亭閣回府。自此後在蟠桃園賞玩。不交友,也不他遊。

一日,見那後面的老樹枝頭,桃熟大半,大聖心裏要嚐個新。他支開本園土地、力士並齊天府仙吏,脫下冠服,爬上大樹,揀那熟透的大桃摘了,就在樹枝上自在受用,吃了一飽,才跳下樹來,穿着冠服,喚衆等儀從回府。三二日後,又去偷桃享用。這九千年一熟,人吃了與天地齊壽、日月同庚的蟠桃,被大聖吃去很多。

 大聖偷吃蟠桃(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大聖偷吃蟠桃 (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一朝,王母娘娘設宴,大開寶閣,瑤池中做蟠桃勝會,派那七衣仙女(紅衣 、青衣、素衣、皁衣、紫衣、黃衣、綠衣),各頂花籃去蟠桃園摘桃。七衣仙女至園門首,只見蟠桃園土地、力士同齊天府二司仙吏,都在那裏把門。仙女近前道:“我等奉王母旨意,到此摘桃設宴。”土地道:“仙娥且住。今歲不比往年了,玉帝點差齊天大聖在此督理,須是報大聖得知,方敢開園。”仙女道:“既如此尋他來,報與他知道。”

土地與仙女同進,尋至花亭不見,只有衣冠在亭,不知大聖何往,四下里都沒尋着。原來大聖耍了一會,吃了幾個桃子,變做二寸長的個人兒,在那大樹梢頭濃葉之下睡着了。七衣仙女道:“我等奉旨前來,尋不見大聖,怎敢空回?”旁有仙使道:“仙娥既奉旨來,不必遲疑。大聖閒遊慣了,想是出園會友去了。汝等且去摘桃,我們替你回話便是。”那仙女依言,入樹林之下摘桃。先在前樹摘了二籃,又在中樹摘了三籃,到後樹上摘取,只見那樹上花果稀疏,只有幾個毛蒂青皮的。原來熟的都叫猴王吃了。七仙女東西張望,只見向南枝上只有一個半紅半白的桃子。青衣女用手扯下枝來,紅衣女摘了,將枝子望上一放。原來那大聖變化了,正睡在此枝,被驚醒了。

大聖即現本相,耳朵裏掣出金箍棒,幌一幌,碗來粗細,咄的一聲道:“你是那方怪物,敢大膽偷摘我桃!”慌得那七仙女一齊跪下道:“大聖息怒。我等不是妖怪,乃王母娘娘差來的七衣仙女,摘取仙桃,做蟠桃勝會。適至先見了本園土地等神,尋大聖不見。我等恐遲了王母聖旨,等不得大聖,故先在此摘桃,萬望恕罪。”

大聖聞言,道:“仙娥請起。王母開閣設宴,請的是誰?”仙女道:“上會自有舊規,請的是西天佛老、菩薩、聖僧、羅漢,……各宮各殿大小尊神,俱一齊赴蟠桃嘉會。”大聖笑道:“可請我麼?”仙女道:“不曾聽說。”大聖道:“難怪汝等。你且立下,待老孫先去打聽個消息,看可請老孫不請。”

這猴王念聲咒語,把那七衣仙女定住在桃樹之下。他縱朵祥雲,跳出園內,竟奔瑤池路上而去。正行時,撞見赤腳大仙,定計哄真仙自己暗去赴會。赤腳大仙信其誑語改往它處。  

大聖搖身一變,就變做赤腳大仙模樣,前奔瑤池。那裏鋪設得齊齊整整,衆仙還未到來。

大聖見到玉液瓊漿,美酒佳釀,止不住口角流涎,就要去吃,奈何那些人都在這裏。他弄個神通,把毫毛拔下幾根,丟入口中嚼碎,噴將出去,念聲咒語,叫“變!”即變做幾個瞌睡蟲,奔在衆人臉上。那夥人就都去盹睡。大聖卻拿了些百味八珍,佳餚異品,走入長廊裏面,就着缸,挨着甕,放開量痛飲一番。吃夠了多時,朦朧醉了,自己揣摸道:“不好,不好!過會請的客來,卻不怪我?一時拿住,怎生是好?不如早回府中睡去也。”

大聖醉着酒,搖搖擺擺亂撞,把路走差了,不是齊天府,卻是兜率天宮。一見了,頓然醒悟道:“兜率宮是三十三天之上,乃離恨天太上老君之處,如何錯到此間?也罷,既然到此,看看老君也好。即整衣進去。那裏不見老君,四無人跡。

原來那老君與燃燈古佛在三層高閣朱陵丹臺上講道。衆仙童、仙將、仙官、仙吏都在聽講。

大聖直至丹房裏面,尋訪不遇,但見丹竈之旁,爐中有火。爐左右安放着五個葫蘆,葫蘆裏都是煉就的金丹大聖喜道:“此物乃仙家之至寶。老孫自得道以來,識破了內外相同之理,也要煉些金丹。今日有緣,卻又撞着此物,趁老君不在,等我吃他幾丸嘗新。”他就把那葫蘆都傾出來,就都吃了,像吃炒豆一樣。

大聖偷丹(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大聖偷丹  (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一時間丹滿酒醒,又自己揣度道:“不好,不好!這場禍比天還大,驚動玉帝,性命難存。走,走,走!不如下界爲王去也!”他就跑出兜率宮,使個隱身法逃去,回至花果山界。

表面看是孫悟空闖禍後,誤撞老君丹房,偷吃金丹。其實那都是老君給他的。那佛祖、老君都是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的,不是允許的人根本就到不了他那裏去。

這猴王闖如此大禍,玉帝即差四大天王,協同李天王並哪吒太子,點二十八星宿、……普天星相,共十萬天兵,布一十八架天羅地網,下界去花果山圍困,要捉獲石猴處治。衆神即時興師,離了天宮。

詩曰:天產猴王變化多,偷丹偷酒樂山窩。只因攪亂蟠桃會,十萬天兵佈網羅。

那九曜星出陣叫道:“你這不知死活的弼馬溫!你犯了十惡之罪,先偷桃,後偷酒,攪亂了蟠桃大會,又竊了老君仙丹,你罪上加罪,豈不知之?”大聖笑道:“這幾樁事,實有,實有!但如今你要怎麼?”

長話短說,孫悟空和四大天王等衆天神十萬天兵大戰。打的是:揚砂走石乾坤黑,播土飛塵宇宙昏。只聽兵兵撲撲驚天地,煞煞威威振鬼神。

二郎神大戰孫大聖  他二人神通廣大  武藝相當  變化玄妙  空中鬥戰比高強

 天神與孫悟空大戰一天,看看天晚,大聖跳進洞內安歇。天神圍繞,李天王布那天羅地網,密密層層,各營門提鈴喝號,將那山圍繞的水泄不通。

第二天,觀音菩薩派徒弟木叉來戰孫悟空。木叉跳出轅門,高叫:“哪個是齊天大聖?”大聖挺如意棒應聲道:“老孫便是。你是甚人?”木叉道:“吾乃李天王第二太子木叉,今在觀音菩薩寶座前爲徒弟護教,法名惠岸是也。” 他兩個立在半空中打鬥,大聖與惠岸戰經五六十合,惠岸臂膊痠麻,虛幌一幌,敗陣而走。大聖也收了猴兵,安紮在洞門之外。

觀音菩薩舉薦二郎神,這二郎真君即喚他的梅山六兄弟,乃康、張、姚、李四太尉,郭申、直健二將軍同往。點本部神兵,駕鷹牽犬,縱狂風,霎時過了東洋大海,徑至花果山

二郎真君領着四太尉、二將軍,連本身七兄弟,出營挑戰。那營口小猴見了真君,急走去報知。 大聖見了真君,笑嘻嘻的,將金箍棒掣起,高叫道:“你是何方小將,敢大膽到此挑戰?”真君道:“吾乃玉帝外甥,敕封昭惠靈顯王二郎是也。今蒙上命,到此擒你這反天宮的弼馬溫猢猻!” 

昭惠二郎神,齊天孫大聖。兩個乍相逢,各人皆賭興。從來未識淺和深,今日方知輕與重。鐵棒賽飛龍,神鋒如舞鳳。  真君與大聖鬥經三百餘合,不知勝負。那真君抖擻神威,搖身一變,變得身高萬丈,兩隻手,舉着三尖兩刃神鋒,好似華山頂上之山峯,青臉獠牙,硃紅頭髮,惡狠狠,望大聖着頭就砍;這大聖也使神通,變得與二郎身軀一樣,嘴臉一般,舉一條如意金箍棒,卻就如崑崙頂上的擎天柱,抵住二郎神。

二郎神和孫悟空天上大戰(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二郎神和孫悟空天上大戰(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下面二郎神的衆兄弟向水簾洞外,縱着鷹犬,搭弩張弓,一齊掩殺,衝散妖猴四健將,捉拿靈猴二三千!那些猴拋戈棄甲,撇劍丟槍;跑的跑,喊的喊,上山歸洞。二郎神的衆兄弟得勝歸營。

卻說二郎真君與大聖變做法天象地的規模,正鬥時,大聖忽見本營中妖猴驚散,自覺心慌,收了法象,掣棒抽身就走。真君見他敗走, “潑猴,那裏走!”  這大聖變作鳥、魚、蛇等等急逃遁,二郎神變作飛禽、魚鷹等等緊緊追。他兩個變化功能也相當。李天王的照妖鏡一直照着孫悟空,真君的六兄弟和十萬天兵把那大聖圍困,二郎神和孫悟空在中間兇狠打鬥,只是未得擒拿。

此時觀音菩薩、玉帝、王母、太上老君和一些天神,在天上靈霄殿外觀看。太上老君用他的金鋼琢向着猴王頭上打了一下。猴王只顧苦戰,卻不知天上墜下這兵器,打中了天靈,立不穩腳跌了一跤,爬起來就跑,被二郎神的細犬趕上,照腿肚子上一口,又扯了一跌。跌倒在地,被七聖一擁按住,即將繩索捆綁,使勾刀穿了琵琶骨,再不能變化。

那老君收了金鋼琢,請玉帝同觀音、王母衆仙等俱回靈霄殿。

下面的衆神還不知道是老君的金鋼琢助的力,還以爲只是二郎神打的,都來稱謝二郎神。四大天王與李天王諸神,俱收兵拔寨,二郎神同天甲神兵押着孫悟空,一同上界回旨。不多時,到通明殿外。天師啓奏道:“四大天王等衆已捉了妖猴齊天大聖了,來此聽宣。”玉帝傳旨,即命大力鬼王與天丁等衆,押至斬妖臺,將這廝碎剁其屍。這齊天大聖被衆天兵押到斬妖臺下,綁在降妖柱上,刀砍斧剁,槍刺劍刳,莫想傷及其身。

火部衆神,放火煨燒,也不能燒着。又着雷部衆神,以雷屑釘打,越發不能傷損一毫。那神衆啓奏道:“萬歲,這大聖不知在何處學得這護身之法,臣等用刀砍斧剁,雷打火燒,一毫不能傷損,卻如之何?”  

石猴佛祖安排來的,玉帝這一層次傷害不了他。

八卦爐中逃大聖   五行山下定心猿

玉帝聞言道:“這廝這等,如何處治?”太上老君道:“那猴吃了蟠桃,飲了御酒,又盜了仙丹。我那五壺丹,有生有熟,被他都吃在肚裏,運用三昧火,鍛成一塊,所以渾做金鋼之軀,不能傷害。 不若給老道領去,放在八卦爐中,以文武火鍛鍊。煉出我的丹來,他身自爲灰燼矣。”玉帝聞言,即教六丁、六甲將他解下,付與老君。老君領去。

那老君到兜率宮,將大聖解去繩索,放了穿琵琶骨之器,推入八卦爐中,命看爐的道人,架火的童子,將火扇起鍛鍊。那大聖是金石生成加金丹,火煉正好去雜提純金剛成。

光陰迅速,到了七七四十九日,老君的火候俱全,開爐取丹。那大聖只聽得爐頭聲響,猛睜眼睛看見光明,他將身一縱,跳出丹爐,唿喇一聲,蹬倒八卦爐,往外就走。  

悟空跳出丹爐, 往外就走(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悟空跳出丹爐, 往外就走(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詩曰:

  混元體正合先天,萬劫千番只自然。渺渺無爲渾太乙,如如不動號初玄。

  爐中久煉非鉛汞,物外長生是本仙。變化無窮還變化,三皈五戒總休言。

簡單的說,各種金屬都是金屬石冶煉成的。那仙石本就是合金石。合金石生出的石猴,他本就是個合金體,不是凡體肉身。他吃去的那些仙品,加上老君那五壺仙丹,經過八卦爐神火,七七四十九日煉丹,煉得金鋼之軀融合,火眼金睛 煉成。他不鬧天宮,就進不了老君的煉丹爐,得不到高純度的金鋼體和火眼金睛。這是取經路上的需要。三皈五戒:即經過取經修煉得到正果佛體。

又詩:

  猿猴道體配人心,心即猿猴意思深。大聖齊天非假論,官封弼馬是知音。

  馬猿合作心和意,緊縛牢拴莫外尋。萬相歸真從一理,如來同契住雙林。

這孫悟空,佛給他一個金鋼不壞體,猿猴形象,猿猴心。猿猴心意好象猴子跳,駿馬奔騰不安然。叫他管那蟠桃園,園,猿也,猿心也。馬,意馬也。緊縛心猿,牢拴意馬,管住自己的內心,才能修成大道,功成佛果也。雙林入滅是指如來佛在雙菩提樹下涅槃,同契則爲煉丹求仙。

這一番,那猴王出了煉丹爐,不分上下,使鐵棒東打西敵,更無一神可擋。

當時衆神把大聖圍困在一處,卻不能近身,亂嚷亂鬥,早驚動玉帝玉帝傳旨着遊奕靈官同翊聖真君上西方請佛祖降伏。

如來佛祖即喚阿儺、迦葉二尊者相隨,離了雷音,徑至靈霄門外。忽聽得喊聲振耳,乃三十六員雷將圍困着大聖哩。佛祖傳法旨:“教雷將停息干戈,放開營所,叫那大聖出來,等我問他有何法力。” 大聖也收了法象,現出原身近前,叫道:“你是哪方善士,敢來止住刀兵問我?”如來笑道:“我是西方極樂世界釋迦牟尼尊者。今聞你猖狂撒野,屢反天宮,何爲?猴王說了許多狂言。

佛祖道:“你除了長生變化之法,再有何能?” 佛祖道:“我與你打個賭賽:你若有本事,一筋斗打出我這右手掌中,算你贏,若不能打出手掌,你還下界爲妖。”

大聖聞言,暗笑道:“這如來十分好呆!我老孫一筋斗能去十萬八千里。他那手掌,方圓不滿一尺,如何跳不出去?”急發聲道:“既如此說,你可做得主張?”佛祖道:“做得,做得!”伸開右手,卻似個荷葉大小。那大聖收瞭如意棒,抖擻神威,將身一縱,站在佛祖手心裏,卻道聲:“我出去也!”你看他一路雲光,無影無形去了。佛祖慧眼觀看,見那猴王風車子一般,只管前進。

大聖行時,忽見有五根肉紅柱子,撐着一股青氣。他道:“此間乃盡頭路了。”又思量說:“且住!等我留下些記號,方好與如來說話。”拔下一根毫毛,吹口仙氣,叫:“變!”變作一管濃墨雙毫筆,在那中間柱子上寫一行大字雲:“齊天大聖到此一遊。” 寫畢,收了毫毛。又不莊尊,卻在第一根柱子根下撒了一泡猴尿。翻轉筋斗雲,徑回本處,站在如來掌內道:“我已去,今來了。”

孫悟空在如來佛的手掌中往外跳(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孫悟空在如來佛的手掌中往外跳(圖片:〔明〕《新鍥三藏出身全傳》插圖)

如來道:“你這個尿精猴子!你正好不曾離了我掌哩!”大聖道:“你是不知。我去到天盡頭,見五根肉紅柱,撐着一股青氣,我留個記在那裏,你敢和我同去看麼!”如來道:“不消去,你只自低頭看看。”那大聖睜圓火眼金睛,低頭看時,原來佛祖右手中指寫着“齊天大聖到此一遊”。大指丫裏,還有些猴尿臊氣,大聖吃了一驚道:“有這等事,有這等事!我將此字寫在撐天柱子上,如何卻在他手指上?莫非有個未卜先知的法術。我決不信,不信!等我再去來!”

大聖,急縱身又要跳出,被佛祖翻掌一撲,把這猴王推出西天門外,化一座“金木水火土五座聯山”,喚名“五行山”,輕輕的把他壓住。衆雷神一個個合掌稱揚道:善哉,善哉! 

衆神正輪番前來拜謝如來佛祖。只見巡視靈官來報道:“那大聖伸出頭來了。”佛祖道:“不妨,不妨。”袖中只取出一張帖子,上有六個金字“唵嘛呢叭咪吽”,遞與阿儺,叫貼在那山頂上。阿儺尊者即領帖子,拿出天門,到那五行山頂上,緊緊的貼在一塊四方石上。那座山即生根合縫。阿儺回報道:“已將帖子貼了。”

如來即辭了玉帝衆神,與二尊者出天門之外,又念動真言咒語,將五行山召一尊土地神祗,會同五方揭諦,居住此山監押。但他飢時,給他鐵丸子吃;渴時,給他溶化的銅汁飲。待他災愆滿日,自有人救他。   

吃鐵丸,飲銅汁,繼續鑄造他的金剛體。壓在五行山下,壓制他這猿心、意馬五百年,用時還得緊箍兒束縛才能修成真。

請看下集《唐僧來歷:觀音送下來投生 生來只爲取真經》。

更多文章請點擊【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經】系列。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