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謝田訪談】北京想反制美國 制裁美國官員的不對等說明什麼?(音頻/視頻)

xiet
謝田訪談 - 1 / 157

【謝田訪談】北京想反制美國 制裁美國官員的不對等說明什麼?(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5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謝田)聽衆朋友,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謝田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這兩天,中共政府出臺了一份制裁美國官員的名單,說是爲反制美國上週宣佈的對4名中共官員的制裁,不過,沒有提製裁的實質內容。有相關人士指出,因爲美方的制裁包括禁止被制裁的中共官員及其直系親屬入境美國,並凍結其在美國的資產等,而中共所謂制裁的美國官員並不存在像被制裁的中共官員有類似的情況,所以提不出具體的制裁內容。讓很多人不解的中共既然提不出實質性的制裁內容爲什麼還要這麼做呢?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記者:謝田博士您好。中共出臺這份制裁名單海外媒體普遍認爲中共這是報復美國。不過,我看網上有人說美國出臺的對中共新疆官員的制裁影響力不大,因爲這些被制裁的中共官員他們的級別不夠高。您怎麼看?

謝田:應該是級別夠高的,已經是部級官員了,省部級的官員。但是我覺得是川普政府的一個“牛刀小試”,是剛開始,我覺得他是殺一儆百。川普政府的內閣所有的人現在都知道,整箇中共就是一個邪黨黑窩集團,所有中共上下的官員都涉及到人權侵犯,或者侵犯人權,各種各樣的謀財害命,手上幾乎都有血債。但是現在美國人講他必須拿到非常確切的證據。受到中共迫害的羣體,當然法輪功學員他們收集很多很多證據,我們知道他們20多年反迫害,收集了大量大量的證據。但是法輪功學員又涉及到活摘器官等這些問題,這個太爆炸性,我覺得美國政府可能現在還在小心謹慎一點或者我覺得他沒到最後跟中共攤牌的時候,可能還不會把這個拿出來。

但是新疆這個我們也知道,新疆幾百萬人被中共一下子就驅離家鄉,幾百萬人的集中營,集中營那些圖片,實物、人證,所有的證據都在這裏,這幾百萬人的生命財產安全,人權被受到侵害,中共實際上已經間接的承認,它認爲是一個“再教育”,或者“職業培訓”。所以美國這個抓得很好,新疆自治區的黨委書記陳全國,他做爲一個共產黨的首領,直接參與組織領導了這個對新疆維吾爾族人權的侵害。所以這個證據確鑿,事實也非常清楚。現在對這些人進行制裁的話,這隻是一個開始。我認爲下一步慢慢的他會對更高的中共官員、以及到政治局常委的官員都會進行制裁。因爲我們看到類似的呼聲已經在美國國會的共和黨裏提出來了,他們提出來的制裁,事實上因爲香港的事的制裁已經達到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級別,就在習近平之下的兩個汪洋和另外一個人。

制裁的具體內容,首先這些人自己,他的家人、子女都得不到美國的簽證,還包括他所有的財產,包括房地產,銀行帳戶,這些資金全部給凍結。還有追究其他那些責任。雖然看現在只是在部長級、省部級的官員,但是下面我們也知道,它的伏筆很大,有相當大的震懾作用。實際上上次中共的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楊潔篪來美國,他到夏威夷跟蓬佩奧會面的時候,就突然中共要求會面,就是在香港港版國安法推出來之前,因爲美國國會共和黨的議員要求對中共進行制裁,對中共官員個人進行制裁,這讓中共非常害怕

他們不那麼害怕美國對中國製裁,造成中國經濟的問題,讓老百姓吃苦。但是他自己的那些權力、權益受到威脅的時候,他肯定害怕。因爲中共這些貪官幾乎可以說百分之百的都會在海外有大量的資產,銀行房地產置產,大部分可能也都在美國,所以他們肯定非常害怕

記者:我看網上很多人議論說中共這麼做就是一個笑話。

謝田:對,我在我們家晚上吃飯的時候,他們還沒看到消息,我給他們講了,我們全家人大家都笑起來,他們一般不特別關心這些政治題材,我一講出來,大家都哈哈大笑,說這簡直太滑稽了。

美國製裁中共官員的時候,是因爲中共官員侵害了人權。而現在中共制裁美國官員,是因爲他們反對中共侵犯人權,這荒唐就荒唐在這裏,這真是個國際級的笑話。但是我想跟中共說一句,它不對等。什麼意思呢?因爲他顯然對美國進行報復,美國在制裁新疆的官員,因爲他們有這種在新疆迫害人民,侵犯人權的劣跡,事實上的行爲。所以首先它不對等

還有你看它制裁的人都是,一個是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巴克,還有三個議員,兩個參議員盧比奧和克魯茲,還有衆議員史密斯,他們這三個人加上布朗巴克,他們事實上都是共和黨,這個很奇怪,專找共和黨的議員,它沒有找民主黨議員。

美國對中國製裁實際上是中國的行政部門,中國製裁只找美國的立法部門議員們,這也不對等。還有一點,美國製裁很清楚,陳全國也好,這些人在美國的銀行資產,存得錢,房地產都凍結。你說克魯茲、盧比奧他們在中國有什麼資產?沒有資產你怎麼凍結?還有美國不讓陳全國這些人和他們家屬親人到美國來,旅遊也好,探親也好,留學也好。美國這幾個議員他們沒有家人、也沒什麼願望跑到中國去旅遊探親,也沒有家人需要去學習,這個也不對等

還有一個關鍵,美國人懲罰的是侵犯人權的行動,中國中共在懲罰的實際上是要保護人權的呼籲,實際上懲罰是思想,議員的那些發言,對新疆人、維吾爾人在發聲,這是一種正義。所以中共就說連反制或者是對等的報復都不知道怎麼做了,太滑稽了,簡直國際笑話。

記者:您是說中共想懲罰的是那些堅持人權的人。那是不是反過來說中共是反人權……

謝田:正好說明,沒錯。可能有些中國老百姓還不知道這些盧比奧和克魯茲是什麼人,或者史密斯是什麼人,再加​​上布朗巴克,這四個人一下子成了中國最有名的人。我相信共產黨會垮臺,以後這四個人那個時候再去中國的時候,中國未來的政府一定把簽證送給他們,邀請他們去,到那個時候,他們會受到中國人民像英雄式的歡迎。

記者:還要這個月初的時候,中共做了一件非常類似的事,就是對美國的媒體針對此前美國將4家在美國中共媒體列爲“外國使團”,縮短簽證停留期所採取的所謂反制措施。您剛剛提到這次中共美國的官員的反制其實是不對等的,那中共美國媒體的所謂反制您怎麼看?

謝田:這個也一樣很像這個,很荒唐。首先美國製裁的都是中共國家級的媒體,從人民日報到中共國際電視臺到英文的中國日報、新華社,這些我們所有人都知道,全中國人都知道,

這是道道地地的國有資產,國有企業,並且是共產黨的喉舌。美國把它稱爲外國使團,這個就是名正實歸。

你說中共反制措施的時候,它反得很滑稽。你看它把美聯社,這個美聯社是全世界所有的媒體都會用的,並且要付錢用的,這是道道地地的一個私人公司,根本就跟美國政府沒有關係。相反的他們經常會批評美國政府,他們是營利性。那個美國國際合衆社,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也是完全私人公司。

NPR有點有意思,NPR是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這個不是營利組織,前面幾個都是營利性的,這個是非營利的組織。但是也不是美國政府的機構,雖然叫全國公共。這個我經常聽,在美國要喜歡古典音樂的人,你不喜歡那些搖滾樂等那些,聽古典音樂,蕭邦、貝多芬這些古典樂,一定會聽這個NPR,因爲全美國只有這一個臺,播放這古典音樂。他們的收入完全是從全美各地的分臺給總檯交錢,還有一些公司會贊助一些下額節目,就像希望之聲的節目。NPR有一個比方說好多節目他們是贊助。還有一個是每年會有一段時間,希望公衆給他們捐款,我記得我好像有一年還捐過款。這個實際上是非營利的,但是也是一個美國民間團體資助的。所以這些全都跟美國政府沒有關係,沒有跟美國政府關係怎麼叫做美國外國使團呢?美國政府管都管不了。所以這個就是很滑稽的。

倒是有一個,我覺得很奇怪。我看到中共列出四個公司名單的時候,我覺得很奇怪,因爲《美國之音》實際上是美國國會授權的、美國政府在國會撥款成立的,這個你說它是政府資助,還多多少少有一點道理,它是要對外宣傳美國的。這個它反而不列在裏面,所以我覺得很奇怪,中共的做法其實很荒唐。

記者:一般人都能看出這是很荒唐的,爲什麼中共還要這麼做呢?

謝田:說明什麼我們實在很難理解,不是正常人的思維。你看中共一會極度的狂妄,戰狼,外交部發言人、什麼國務院發言人講話的時候,狂妄、無知、自大。如果美國稍稍硬,它馬上就軟起來了,說什麼中美關係我們還是以和爲貴,要怎麼一起共建未來,就是它忽冷忽熱,忽硬忽軟,讓人覺得它根本就沒有主心骨。用老百姓的話講,它是有病的。有時候極度自傲,馬上又極度的自卑,一會強硬,一會軟弱,對內一個嘴臉,對外一個嘴臉。

記者: 我看網上也有人說中共目前因爲正面臨一系列問題已經失去正常的判斷?

謝田:是。它不管是從經濟上、政治上。我們看到軍事上,美國在南海很可能要跟中共打起來,解決中共南海擴張的問題。公共衛生,瘟疫的防治,全世界現在都在圍堵中共,追討中共,並且有越來越多證據展示中共難逃其咎、難逃其責。越來越多的科學家也站出來。所以國內經濟衰退,洪水氾濫,蝗災也開始,它實際上正是內外交困。

聽衆朋友,今天的【謝田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