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芯國際展位(網絡圖片)
中芯國際展位(網絡圖片)

中國半導體面板業崛起內幕:挖角、複製 回頭威脅臺企生存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6日】(本台記者宋月綜合報導)涉足電子產品代工服務(EMS)的中國立訊精密工業(立訊)正在快速增長。立訊是同行業最大企業臺灣鴻海精密工業的前員工創建的新興企業,但在總市值上已超過「本家」鴻海。在業務方面,圍繞來自美國蘋果的訂單,立訊正在成爲威脅鴻海的存在。

《自由時報》深度報導指出,此類中國複製臺灣企業成功模式並非新鮮事,尤其在半導體、面板業就有很多先例。多年來中國公司使出各種手段高薪挖角、搶技術,喝着臺廠奶水成長,壯大後回過頭來威脅臺廠生存。但有些被挖角的臺籍主管在中國過得卻並不好,在中國工廠本土派崛起後被鬥倒、離開權力核心等,能再獲得臺廠回聘的人也是寥寥無幾。

複製臺灣模式建中芯國際

2000年中國正準備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美國也即將放鬆對中國半導體設備的控制,中芯國際就是在此背景下成立。

當時曾和臺積電創辦人張忠謀一起在美國德州儀器(TI)工作過的張汝京回臺成立世大半導體,世大被臺積電併購後,張汝京赴大陸創辦中芯國際,帶走了數百名臺灣員工,打造了中國首座晶圓代工廠,甚至贏得「中國半導體之父」的稱號。

張汝京積極在中國複製臺灣模式,更從臺積電等公司挖角業界人才,吸引了臺灣第一波「登陸潮」,不到4年時間,中芯躍居全球第3大晶圓代工廠。

不過,在2003年-2009年間,臺積電與中芯國際互告侵權,臺積電最後大獲全勝,張汝京被迫離開中芯。

中國企業在大量政府補貼支持下,不擇手段到臺灣搶人、搶技術,臺灣半導體高科技人才被挖角的例子還包括:

臺積電前共同營運長蔣尚義、資深研發大將梁孟鬆相繼轉戰中芯國際;

有「臺灣DRAM教父」之稱的前南亞科總經理高啓全被延攬至中國紫光集團;

前聯電執行長孫世偉在2017年加入紫光,2019年接替高啓全轉任武漢新芯總經理兼執行長等。

5倍薪水挖角臺灣面板人才

報導指出,中國在2005年開始發展面板,但無相關技術和經驗,因此頻頻向臺廠、韓廠人才招手。當時多是把臺灣薪資的幣值直接換成人民幣,也就是5倍高薪狂挖臺灣高階主管,甚至挖走臺廠整個研發團隊。

結果是臺灣培養了10多年的人才大量流失,重創臺灣面板業,威脅臺厰生存,也成爲中國和臺灣面板業競爭力開始分歧的關鍵。

投靠中國面板廠的高階主管,從早期前友達執行副總盧博彥、前彩晶總經理吳大剛、前統寶總經理朱克泰,到2011年前奇美電子電視事業總處長陳立宜直接帶領整個團隊跳槽華星光電,同時延攬前奇美電廠長王國和擔任華星光電副總,自此中國高薪挖角臺廠人纔不再是祕密。

2016年,中國惠科、中電彩虹(咸陽彩虹)新建8.6代廠時,也從臺廠拉人,羣創更傳出有48名工程師集體跳槽,讓當時的鴻海董事長郭臺銘爲之震怒,下令徹查,羣創日後也蒐證並控告部分離職員工妨害營業祕密。

此外在LED產業,中國三安光電也是以5倍高薪,重金挖走晶電「108條好漢」;2019年傳出三安光電用年薪千萬、送透天別墅等,再鎖定晶電、隆達、億光等臺廠大肆挖角

《日經亞洲評論》5月報導,自中國啓動「中國製造2025」計劃以來,以高薪從臺灣挖角半導體工程師和高階主管超過3千人。

挖角、搶技術的彎道超車恐已不靈

臺灣人纔到大陸打拼,雖然有高薪誘惑,但同時也伴隨着高風險。臺灣赴陸人才大多是3年1籤,時間到了還要看情況才能續約。隨着中國企業拿到技術逐漸成熟,公司內部本土派崛起,早期「登陸」的臺灣主管則陸續被排擠離職、逐漸淡出;且近來傳出挖角開出的價碼也逐漸降低,已比臺灣高不了多少,如果是幫忙建新廠更是風險太高、誘因變低。

另外,中方畫的大餅也不是每次都能實現。如中國挖礦機業者比特大陸在臺登記的子公司芯道互聯,2018年在新竹高調挖聯發科、晨星、創意等IC設計人才,甚至因此傳出被聯發科發函警告。當時,芯道互聯開出3至5倍的薪資加股票,吸引許多臺灣工程師轉職投奔,沒想到短短几個月後,公司資金斷炊、裁員,股票根本也領不到。

更重要的是,現在華爲中興等多家中國科技企業面臨美國爲首的多國封殺,包括臺積電也配合美國禁令斷供華爲,中企靠「挖角搶技術」的「彎道超車」這次恐怕已走到盡頭,再也不靈了。

責任編輯:蔡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