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7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她生活在中國大陸北方的一座城市,是在銀行工作的職業女性。她眉清目秀,身材勻稱,個子高高的,人也活潑可愛,家人和同事都很喜歡她。2008年,她只有26歲,沒想到年紀輕輕卻得了一場大病,幾乎讓她的美麗人生夭折。

那時她經常出現頭痛,開始以爲是工作壓力太大造成的,就沒當回事。幾個月後又停經了,想當然的以爲是內分泌失調紊亂,也沒重視起來。

2009年,她跟媽媽說了自己的身體狀況,媽媽一聽就急了,馬上帶她去婦產醫院做檢查。醫生覺得像“多囊卵巢綜合症”,開了些“達英-35”藥,當時她也沒弄明白這是種什麼藥,就按照醫囑每天吃一片。服了藥例假就來,不吃就不來,就這樣拖了兩年時間。

接下來讓她驚恐的事情發生了,她發現自己的臉變寬了,鼻子變大了,皮膚粗糙了,相貌變醜了;接着又發現腰變粗了,肚子大了,體重從原來的60公斤增加到80公斤。奇怪的是雙腳也長長了,從39碼長到了42碼。肥胖的身體不堪重負,每走一步腳底和腳背都感到疼,頭部也常常出現劇痛。

到了2011年底,正是銀行工作最忙的時候,她實在堅持不住了,不得不請假由媽媽陪着再次去了醫院。

在覈磁共振檢查室,當媽媽拿到檢查結果時,突然淚流滿面。看到媽媽的樣子,她當時就懵了:難道真是腫瘤、腦瘤?她想不通,也不願接受這個事實,心想“我還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患腦瘤呢!”但心裏卻一陣陣發慌,眼淚也忍不住的掉落下來。

醫生最後的診斷是她患有“生長激素型腦垂體瘤”。醫生說,因爲她的生長激素超高,如不加控制,會導致骨骼快速生長,臟器會加快衰竭,壽命會縮短;腦中腫瘤雖然是良性的,但生長的很快,已經佔滿了蝶鞍部位,大到侵襲、包繞了海綿竇和頸內動脈,離視神經只有幾毫米。

這種複雜狀況也讓醫生感到困難。因腫瘤位於頭部正中間,不適合做開顱手術,只能通過鼻腔做顯微外科手術。過程中不能傷及頸動脈,否則會導致大出血危及生命;同時又要避開視神經,因爲一旦碰到視神經,右眼視力就會受到嚴重影響。

醫生說:不能把腫瘤完全切除,會有殘留;殘留的腫瘤還會再次復發,之後還得做伽瑪刀手術。腦垂體控制着人體的各種激素分泌,非常複雜;垂體瘤手術後內分泌紊亂的狀況可能還會持續,併發症也很多,必須終身服藥控制。

由於她的病情複雜,第二天就住進了當地最權威醫院的神經外科病房,入院第三天醫生就爲她做了顯微外科手術。在這家醫院治療一段時間後就出院了,一個多月後,她又在另一家醫院接受了伽瑪刀手術。

伽瑪刀手術後要接受放療,放療後她的白細胞水平很低,有一次因喝水不小心,把口腔上顎燙破了一小點,整個上顎立刻就出現潰瘍變成白色,疼得她說不出話來,也不敢吃飯了。

兩次手術不僅沒有解決問題,反而使病情更嚴重了:她的頭痛症狀沒有絲毫緩解,反而更加劇烈。頭痛的時候,她會忍不住拿拳頭捶自己的腦袋,或把頭部緊緊的頂住牀、桌子或櫃子,通過壓迫緩解疼痛。她本以爲手術沒有碰到視神經,右眼視力能保住了,糟糕的是視力很快就變差了,右眼視力從1.2下降到0.8,後來還出現重影。

更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厄運還在繼續,她的症狀還在進一步惡化。不久她發現自己的眼睛斜了,右眼時常不受控制的斜向右側眼角;身體總是出虛汗,爬一層樓梯就會出一身虛汗;持續停經,小腹部經常疼痛;手腳腫脹,鞋號又大了三個碼,女鞋買不到合適的,只能穿男鞋。

2012年到2014年,家人帶她跑遍了當地和北京的多家著名醫院。有一次在北京一家中醫院看病時,醫生說要根據病情隨時調整藥方,她就每兩週請假去一次北京。中藥一買就是兩大提包,喝的都想吐。大夫還一再對她說,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能保證能治好。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的神經外科、神經內科、內分泌科,醫生都說患了這個病能恢復健康是不可能的,手術後要終身服藥控制。

後來醫生還推薦她使用一種從瑞士進口的緩釋針劑,每月打一針,一支將近一萬塊錢(人民幣)。她遵照醫囑每月注射一次,可注射三次後身體就出現強烈反應,腰疼的直不起來,再也不敢注射了。

2014年,她專門請假去了香港,找到最權威的神經外科專家,得到的答覆是:需要做質子刀手術。這是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質子射線放療手術,一個療程二十天,每天治療一次,一次的費用是二十萬元(人民幣)。整個療程下來,手術費需要四百萬,還不包括住院費和藥費。即使這樣,醫生明確表示術後不能保證腫瘤不復發。

她當時就驚呆了:四百萬哪!就是把房子賣了都不一定湊得齊呀,還不能保證治好病。她猶豫了,心想這是要我傾家蕩產,人財兩空嗎?沒辦法,只能放棄了。

回到家,劇烈的頭痛還是讓她難以忍受。頭痛時,頭頂、太陽穴、額頭、眉骨、眼眶、顴骨、鼻腔和耳道等部位都會痛,有時一起疼,有時輪換着疼;天氣冷了疼,陰天下雨疼;疲勞的時候疼,肚子餓了也疼,疼得她一籌莫展,想死的心都有。有一天半夜,她被痛醒了,再也睡不着。想長嘆一口氣,又怕吵醒了睡在一旁的媽媽;心酸的要流淚,又覺得欲哭無淚。

看着黑黢黢的窗外,她想:我怎麼能得這麼個病呢?現代醫學不是挺發達、儀器挺精良的嗎,怎麼就治不好呢?難道要這樣疼一輩子嗎?什麼時候是個頭啊!誰能救救我啊?

就在心灰意冷、十分絕望的時候,她突然想起有一個煉法輪功的親戚曾對她說過,法輪大法是佛法,以“真、善、忍”原則指導人修煉,只要心中充滿正念,就能得到神佛的護佑。非常神奇的是,此時眼前出現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於是她不由自主的跟着默唸兩遍,心中彷彿有了希望。她接着一遍又一遍、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中頭痛減輕了,不一會兒就睡着了。

一覺醒來,她感覺自己很久、很久都沒睡過這麼安穩的覺了。慢慢回想起昨夜的情景,突然發現原來親戚說的“九字真言”真有用啊!然而也讓她覺得不可思議!她想:現代醫學專家都無法解決的病症,爲什麼念幾個字就能立刻緩解?這與我之前學到的科學知識以及認識問題的思路完全不一樣啊,這是什麼原理呢?看來法輪功不是普通的氣功,也不是現代科學所能解釋的,我一定要弄明白!

她找到那位親戚,得到了包括《轉法輪》在內的法輪功多本書籍,並學煉了五套簡單、舒緩的煉功動作。

讀書之後,她突然感到心中豁然開朗,原來在人生中的很多困惑一掃而光。她明白了人爲什麼會得病,得病的根源是什麼,爲什麼修煉能祛病健身有奇效。同時她明白了大法修煉直指人心的道理,就是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落實到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原來修煉並不神祕!從此她要求自己不說假話,真誠待人;工作中遇到矛盾時要冷靜理智對待,儘量寬容、理解別人;要兢兢業業的工作,不計較利益得失;生活中要孝順、體諒父母,不偷懶,多分擔家務等。

不知不覺中,她與家人、親友和同事相處的越來越和睦,心胸變得越來越開闊,很少再爲日常不如意的事生氣、怨恨而憤憤不平了,她由衷的感到:原來修煉法輪大法真好!

道德品質提升了,身體也發生了明顯的改變。

因爲腦部手術是經過鼻腔做的,造成左側鼻腔長期有炎症、堵塞。有一次煉第五套功法時,她感覺鼻腔裏有股能量向上通,不到一分鐘,整個鼻腔到額頭就全部通透了,以後再沒有堵塞過。

2019年過年期間,她媽媽接到了手術醫生的回訪電話,詢問她這幾年病情怎樣。媽媽激動的告訴醫生:四處求醫都沒能讓我女兒的病好起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女兒。醫生聽說她沒有使用任何藥物,也沒出現糖尿病、高血壓等併發症,各種症狀都沒了,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她從2014年修煉後,再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在學法煉功的第二個月就來了例假。後來視力也逐漸恢復,眼睛沒有重影了,右眼不再斜視;身體輕快了,不出虛汗了;體重也恢復正常。最讓她開心的是頭不疼了!

最後她說:“回想這幾年走過的路真是讓我感慨萬分,四百萬都不能治好的病,在法輪大法修煉中沒花一分錢就痊癒了。不但如此,我的思想境界大大提升,真正成爲一個對家庭、對單位、對社會有益的人,是法輪大法和李洪志師父救了我,讓我獲得新生。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救人的佛法!”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