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李淵得到報告,命令太子抓劉文靜。(示意圖片:〔明〕張居正編撰)局部
李淵得到報告,命令太子抓劉文靜。(示意圖片:〔明〕張居正編撰)局部
大唐聖王李世民

開國功臣劉文靜被殺暗藏玄機 李世民冷靜應對

【大唐聖王李世民】第9集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1日】(作者:夏語冰)上集我們講到劉文靜的小妾讓她的哥哥去控告劉文靜謀反。

沒有想到,李淵得到報告,還真當回事,命令太子抓劉文靜,太子派馮立帶兵包圍劉文靜官府,抓了劉文靜,關進監獄。李淵又命令宰相蕭瑀裴寂一起去審劉文靜裴寂雖然心中高興,但是,他是當事人,出面去審,朝廷其他官員會怎麼議論呢?他就推肖瑀去審。

蕭瑀這位宰相威望很高,蕭瑀的姐姐是隋煬帝的皇后,因爲爲人耿直,常常得罪隋煬帝,所以蕭瑀就投奔李淵,很受李淵的信任,在朝廷中威望很高。

隋煬帝楊廣(圖片:〔唐〕閻立本繪,波士頓美術博物館藏)
隋煬帝楊廣(圖片:〔唐〕閻立本繪,波士頓美術博物館藏)

蕭瑀去監獄審劉文靜,問:劉文靜,你爲什麼要謀反啊?劉文靜申辯說:我沒有謀反。我只是怨恨裴寂。太原起義的時候,我是司馬,他是長史,地位是一樣的。司馬,就是軍隊的統帥,長史,是起義軍內部事務總管。我們的地位一樣高。現在呢?他是宰相,一品高官。我只是民部尚書。二品官員。地位高低相差太大了。他在中央,我在前線東征西討,拿性命去拼,他得到很多的賞賜,我的俸祿卻與其他官員一般,家庭清貧。想起裴寂,我心裏就感覺到委屈。

蕭瑀審完之後,給李淵彙報說,劉文靜沒有謀反的事實。當時,另一位朝廷重臣,禮部尚書兼太子府詹事,也就是東宮的總管李剛,也爲劉文靜說話,認爲劉文靜確實沒有謀反。

秦王李世民聽到劉文靜被審,也急急從駐地長春宮趕來,爲劉文靜說情。李世民說:父皇,劉文靜在太原起兵時,最先定下進攻長安的決策,他又出使突厥與始畢可汗談判成功,解除了我們的後顧之憂。進軍長安途中,打敗隋朝最有實力的大將屈突通,並且勸屈突通歸順李唐王朝。他一直都爲我們李唐王朝做貢獻,怎麼可能謀反呢?因爲現在劉文靜裴寂所得到的官職、賞賜相差太懸殊,劉文靜只是有不滿情緒。如果父皇不放心,就讓他到兒臣的帳下,由兒臣來監督他。

李淵表示說:我料定你會來爲劉文靜說情,放心吧,你回長春宮去,看緊前線的動態,看在劉文靜過去的功勞,我會寬恕他。

李世民請求父皇應允,去獄中探望劉文靜。得到應允之後,急急奔向監獄。李世民緊緊握住劉文靜的手說:“肇仁兄,你火爆的脾氣要不得,如果不改,以後還會吃大虧。”劉文靜點點頭,不想讓秦王爲自己擔心。相信不久又會回到秦王身邊。

李淵開始時,沒有想往死裏整劉文靜,事情一直拖着。裴寂卻不斷給李淵施加影響。

裴寂李淵說:劉文靜叫冤,說是對他不公平。那是怨誰做得不公平呢?不就是怨皇上嗎?

李淵說:他畢竟爲唐朝立了許多功啊!

裴寂一聽李淵這麼說,就開始危言聳聽的攻擊劉文靜裴寂說:“劉文靜的才能謀略確實在衆人之上,但他生性猜忌陰險,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現在他的罪行已經開始顯露。當今天下未定,外有勁敵,如果赦免他,必留後患。”(裴寂:‘文靜多權詭,而性猜險忿不顧難,醜言怪節已暴驗,今天下未靖,恐爲後憂。’帝遂殺之,《舊唐書》卷57.)

裴寂一聽李淵這麼說,就開始危言聳聽的攻擊劉文靜。(示意圖片:〔明〕張居正編撰)
裴寂一聽李淵這麼說,就開始危言聳聽的攻擊劉文靜。(示意圖片:〔明〕張居正編撰)

李淵聽了裴寂這些言論後,下決心殺了劉文靜。同時,也殺了劉文靜的弟弟劉文起。這時是武德二年九月。【按公曆算劉文靜死於10月18日(568年-619年10月18日)舊唐書•卷57】

李淵稱帝之時,發過一個免死令。就是說,一些對唐朝開創有過特殊貢獻的人,可以免除兩次死罪,劉文靜是有兩次免死罪的特權。即使劉文靜真的犯了死罪,也可以免死。可是李淵違背了自己的承諾。

後來成爲唐高祖的李淵(圖片: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唐高祖李淵(圖片: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李世民聽到劉文靜被處死的消息,當然非常悲痛,也非常震驚。劉文靜是他身邊最得力、最忠誠的副手,能不悲痛嗎?震驚的是,他的父皇爲什麼非殺劉文靜不可呢?這時房玄齡杜如晦來到秦王府,房玄齡勸慰道:秦王不可太悲傷,劉大人畢竟太剛強,才遭此劫難。依臣的看法,以裴寂一人的力量,很難將劉大人扳倒,其中必定還有隱祕的原因。所以,秦王不可大肆爲劉大人鳴冤。以隱忍爲好。

這時杜如晦接上勸說:玄齡兄說的是,此事確實有很多微妙之處。這次太子府詹事李剛大人站出來爲劉大人辯護,頗有文章。

 房玄齡(圖片:清宮殿藏畫本)
房玄齡(圖片:清宮殿藏畫本)

房玄齡急切接着說:如晦想問題很周到。不久前,李剛大人上書皇上,說:“皇上,臣多次勸諫太子,喝酒沒有節制,聽信毀謗、挑撥離間的惡言惡語,和兄弟疏遠,太子因此而不高興,而且他的行爲依然如故。【“諫太子飲酒無節,及信讒慝,疏骨肉,太子不懌,而所爲如故。”】李剛大人身處東宮,肯定看到很多問題,纔會上書皇上。“聽信毀謗、挑撥離間的惡言惡語,和兄弟疏遠,”這幾句話包含着很多信息。而裴大人向來與太子親近。這次去逮捕劉大人的正是東宮的馮立將軍。所以劉文靜案恐怕還存在更爲可怕的因素。

秦王李世民聽了房玄齡杜如晦一番話,腦子清醒起來,不再激動。冷靜的思考、觀察事態的發展。

杜如晦(圖片:清宮殿藏畫本)
杜如晦(圖片:清宮殿藏畫本)

那麼其中還有什麼埋藏很深的因素呢?

請看下集。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