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二战盟军阵亡最高将领:张自忠(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二战盟军阵亡最高将领:张自忠(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血泊中站立起来的的张自忠将军 蒋介石电文洗污名

著名抗日殉国将领——张自忠(三)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8日】(杰瑞米)上一篇讲到李宗仁派张自忠驰援庞炳勋张自忠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可庞炳勋听说援军是张自忠,担心因为张自忠和他的个人恩怨,会在路上拖延,借日本人的刀报当年的仇。张自忠真会这样做吗?

当然没有,更让庞炳勋没想到的是,应该三天的路程,张自忠的部队只用了一天一夜的功夫就赶到临沂。本来日军计划在张自忠到之前打垮庞炳勋,然后再以逸待劳消灭张自忠的部队。可是,提前到来的张自忠完全打乱了日军的部署。

张自忠争分夺秒赶到,让庞炳勋心里特别感激,他冒着日军的炮火出城迎接。两个人商量后,决定两面夹击偷袭日军,转守为攻。十三日凌晨,张自忠率领全军暗渡沂水,袭击日军后部。这也是一场恶战。张自忠身先士卒,亲自参战。子弹用完,士兵们就和日军展开肉搏战,大刀队再显神威,重创日军板垣师团。与此同时,庞炳勋军团在正面向日军发动攻势。经过六天六夜激战,大败日军。在这次临沂保卫战里边,张自忠和庞柄勋的军队伤亡4000多人,日军伤亡3000人左右,包括第11联队长、大队长等好几个关键人物。

大刀队再显神威,重创日军板垣师团。(图片:1933年照片/imgur.com)
大刀队再显神威,重创日军板垣师团。(图片:1933年照片/imgur.com)

张自忠身为军中最高指挥官,本不应该自己自己冲锋陷阵、亲自上阵,但他一心想杀敌雪耻,所以不顾危险、身先士卒。李宗仁担心59军损伤元气过重,不利再战,决定用其它部队换下张自忠的59军,不过张自忠说,国难当头,杀敌报国是军人的本分。

在七七事变的时候,张自忠被国人视为汉奸。临沂这一战,张自忠不但与老同事庞炳勋和解,而且59军的善战也赢得各界赞誉,还得到国军统帅部的通令嘉奖。不仅如此,1938年10月12号张自忠被提拔为三十三集团军司令兼五十九军军长。

临沂之战的胜利,张自忠立下了汗马功劳!保住临沂,对后来台儿庄战役起到了重要作用。白崇禧回忆说:“张将军在徐州会战的临沂战役,和庞炳勋将军一起,击溃了敌人精锐的第五师团,减轻了徐州会战的压力,使台儿庄获得抗战以来第一次重大胜利,在战史上占有辉煌的一页。”

1939年5月,随枣会战开始,张自忠率部队取得鄂北大捷;又率领右翼兵团歼灭敌军4500人,取得襄东大捷蒋介石听到消息后,对张自忠大加赞赏,老百姓听到捷报也是欢欣鼓舞,把张自忠称作“活关公”。

这下可以彻底还张自忠的清白了吧?张自忠也以为会这样。可是,他没想到,自己并没有彻底摆脱汉奸的污名。1939年12月,张自忠接受了美国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的采访。在采访过程中,史沫特莱觉得张自忠做过汉奸,现在只不过是将功补过,所以,史沫特莱特别问了张自忠关于汉奸伪军的问题。听到这,张自忠感到惊讶和无奈,他低下头,什么也没说。史沫特莱确实无法理解张自忠的复杂心情,他觉得张自忠是因为羞愧和面子才保持沉默的。

张自忠将军(图片:Official ROC Army photo)
张自忠将军(图片:Official ROC Army photo)

这可是给张自忠不小的精神刺激,那他会不会就这样消沉下去?当然不会,但是这件事还是有影响的,就是激发了张自忠誓死报国雪耻的决心。到了1940年,战况更激烈了。5月,日军为控制长江沿岸的交通和切断通往重庆运输线,集结了30万大军,在100多辆坦克和70多架战机的配合下,发起枣宜会战

当时第33集团军只有两个团驻守襄河西岸。张自忠作为集团军总司令,不顾部下劝阻,坚持让副总司令留守。5月6号晚上,张自忠给副总司令冯治安写了一封信:“仰之吾弟如晤:因为战区全面战争之关系,及本身之责任,均须过河与敌一拼,现已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到河东后,如能与38师、179师取得联络,即率两部与马师不顾一切,向北进之敌死拼。若与179师、38师取不上联络,即带马师之三个团,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死)往北迈进。无论作好作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专此布达。”留下这封遗书后,张自忠自己亲自率领这两个团共2000多人渡河作战。

东渡襄河后,张自忠的部队一路奋勇进攻,把日军第13师拦腰斩断。日军随后用优势兵力包围夹攻张自忠张自忠毫不畏惧,指挥部队向人数比他们多出一倍半的敌人冲杀10多次,日军伤亡惨重。到了5月7号,日军集结重兵南下,准备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张自忠的部队,张自忠立即根据自身情况调整部署。就在这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张自忠的电报密码被日军截获破译,他的军事部署完全被敌方掌握。

日军调集两个师团的兵力赶来参战。15日,张自忠率领的1500余人被近6000名日寇包围在南瓜店以北的沟沿里村。当天上午,日军发动进攻。由于力量悬殊,张自忠的部队伤亡惨重,他本人也被炮弹炸伤了右腿,部队只能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长山。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张自忠的部队发起猛攻。

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张自忠的部队的发起猛攻。(示意图片:维基)
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张自忠的部队的发起猛攻。(示意图片:维基)

5月16号中午,张自忠左臂中弹仍坚持指挥作战,到下午2时,张自忠手下只剩下数百官兵,他把自己的卫队全部调去前方增援,身边只剩下高级参谋张敬和副官马孝堂等8人。这个时候,无论是选择西渡汉水还是东撤到大洪山都可以脱险,部下也多次劝张自忠后撤,可张自忠说,你们谁都可以走,我不能走。很快,大群日军冲到面前,根据日方后来的记录,日军第四队一等兵藤冈是第一个冲到近前的。

突然,从血泊中站起来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他那威严的目光竟然使藤冈立即止步,惊愕地愣在那里。冲在后面的第三中队长堂野随即开枪,子弹打中了那军官的头部,可是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清醒过来的藤冈端起刺刀,拼尽全身力气猛然刺去,那军官的高大身躯终于轰然倒地。这一刻是1940年5月16日下午4点。

一代抗日名将就这样战死沙场,英勇殉国。张自忠殉国时,年仅49岁,他是二战50多个同盟国中,战死沙场的最高将领。

他的遗体落到日本人手里了!日本人在对待他的遗体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崇敬,日军列队向张自忠将军的遗体一起膜拜,由军医用酒精仔细清洗遗体,并包扎好伤口,郑重装殓,放入赶制的上好棺木,之后葬在一处山坡上。日军还为张自忠将军竖起了一个墓碑,写上:“支那大将张自忠之墓”。之后,全军列队再次向他行礼。

那日本人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张自忠将军在战场上展现出军人的武德,这一点彻底感动了崇尚军国主义的日军。张自忠殉国那天深夜,日军设在汉口的广播电台中断正常广播,插播了张自忠阵亡的消息,广播里边说:“我皇军第三十九师团官兵在荒凉的战场上,对壮烈战死的绝代勇将,奉上了最虔诚崇敬的默祷,并将遗骸庄重收殓入棺,拟用专机运送汉口。”甚至后来日军听说他的遗体运回后方时,还专门下令停止空袭一天,避免伤到张自忠的遗体。

张自忠殉国的消息传到重庆后,蒋介石下令不惜任何代价一定夺回将军的遗体。16日夜间,38师师长黄维刚带领敢死队,端着轻机枪突袭南瓜店,几进几出终于夺回了张自忠的遗体。张自忠将军的尸骨运回后方后,经过检查发现,身上有八处伤口,其中炮弹伤二处,刺刀伤一处,枪弹伤五处。

张自忠的遗体被运往战时首都重庆安葬。运送遗体经过宜昌的时候,十万军民恭送灵柩至江岸,其间日本战机三次飞临宜昌上空,但祭奠的群众没有一人躲避,日本飞行员看到这个景象,一枪一弹也没发。1940年5月28号早上,当灵柩运到重庆朝天门码头,蒋介石、冯玉祥等政府军政要员臂缀黑纱,肃立码头迎灵。蒋介石在船上“抚棺大哭”,在场者无不动容。

张自忠葬礼(图片:网络)
张自忠葬礼(网络图片)

蒋介石亲自护送灵柩穿越重庆全城。民国政府发布国葬令,颁发“荣字第一号”荣哀状,将张自忠牌位放入忠烈祠的首位。28号下午,蒋介石与军政要员和各界群众,在储奇门为张自忠举行了盛大隆重的祭奠仪式。蒋介石亲自主祭,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名义通电全军,表彰张自忠一生的勋绩。

电文是这么写的:

“张总司令荩忱殉国噩耗传来,举国震悼。今其灵柩于本日运抵重庆,中正于全军举哀悲痛之余,谨述其英伟事迹,为我全体将士告。追维荩忱生平与敌作战,始于廿二年喜峰口之役,迄于今兹豫鄂之役,无役不身先士卒,当喜峰口之役,歼敌步兵两联队、骑兵一大队,是为荩忱与敌搏战之始。抗战以来一战于淝水,再战于临沂,三战于徐州,四战于随枣,而临沂之役,荩忱率所部疾趋战地一日夜达一百八十里,与敌板垣师团,号称铁军者鏖战七昼夜,卒歼敌师。是为我抗战以来克敌制胜之始。

“今兹随枣之役,敌悉其全力三路来攻,荩忱在枣阳之方家集,独当正面,断其归路,毙敌无算,我军大捷。假荩忱不死,则此役收效当不止此。今强敌未夷,大将先陨,摧我心膂,丧我股肱,岂惟中正一人之私痛,亦我三百万将士同胞之同声痛哭者也。抑中正私心尤有所痛惜者,荩忱之勇敢善战,举世皆知。其智深勇沉,则犹有世人未及者,自喜峰口战事之后,芦沟桥战事之前,敌人密布平津之间,乘间抵隙,多方以谋,我其时应敌之难,盖有千百倍于今日之抗战者。

“盖荩忱前主察政后长津市,皆以身当撙俎折冲之交,忍痛含垢与敌周旋,众谤群疑无所摇夺,而未尝以一语自明,惟中正自知其苦衷与枉曲,乃特加爱护矜全,而犹为全国人士所不谅也。迨抗战既起,义奋超群,所向无前,然后知其忠义之性,卓越寻常,而其忍辱负重杀敌致果之概,乃大白于世。见危授命烈士之行,古今犹多有之,至于当艰难之会,内断诸心,茍利国家曾不以当世之是非毁誉乱其虑,此古大臣谋国之用心,非寻常之人所及知,亦非寻常之人所能任也。

“中正于荩忱信之尤笃,而知之特深,荩忱亦坚贞自矢不负平生付托之重,方期安危共仗克竟全功,而乃中道摧折,未竟其志,此中正所谓于荩忱之死重为国家前途痛悼而深惜者也。虽然国于天地必有与立,而三民主义之精神,即中华民国之所由建立于不敝者也。今荩忱虽殉国,而三民主义之精神实由荩忱而发挥之;中华民国历史之荣光,实由荩忱而光大之。其功虽未竟,吾辈后死之将士,皆当志其所志,效忠党国,增其敌忾,剪此寇仇,以完成荩忱未竟之志,是荩忱虽死犹不死也。愿我全体将士其共勉之。

“蒋中正手启

“中华民国廿九年五月廿八日”

虽然80多年过去了,今天听到这电文,还是催人泪下。1940年的11月16日,国民政府在重庆北碚雨台山,为张自忠举行下葬仪式。蒋介石题词“勋烈常昭”,李宗仁题词“英风不泯”。张自忠将军的夫人李敏慧女士当时因病住在上海,听到将军殉国的噩耗,拒绝医药治疗,七天后离世,后来,民国政府将他们夫妻二人合葬在重庆梅花山麓。

相关文章:

二战盟军阵亡最高将领 面对面与日军厮杀 《大刀进行曲》为之诞生

已背骂名的天津市长张自忠 因何再赴任北平市长自取其辱?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