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二戰盟軍陣亡最高將領:張自忠(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二戰盟軍陣亡最高將領:張自忠(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血泊中站立起來的的張自忠將軍 蔣介石電文洗污名

著名抗日殉國將領——張自忠(三)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8日】(傑瑞米)上一篇講到李宗仁派張自忠馳援龐炳勳張自忠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可龐炳勳聽說援軍是張自忠,擔心因爲張自忠和他的個人恩怨,會在路上拖延,借日本人的刀報當年的仇。張自忠真會這樣做嗎?

當然沒有,更讓龐炳勳沒想到的是,應該三天的路程,張自忠的部隊只用了一天一夜的功夫就趕到臨沂。本來日軍計劃在張自忠到之前打垮龐炳勳,然後再以逸待勞消滅張自忠的部隊。可是,提前到來的張自忠完全打亂了日軍的部署。

張自忠爭分奪秒趕到,讓龐炳勳心裏特別感激,他冒着日軍的炮火出城迎接。兩個人商量後,決定兩面夾擊偷襲日軍,轉守爲攻。十三日凌晨,張自忠率領全軍暗渡沂水,襲擊日軍後部。這也是一場惡戰。張自忠身先士卒,親自參戰。子彈用完,士兵們就和日軍展開肉搏戰,大刀隊再顯神威,重創日軍板垣師團。與此同時,龐炳勳軍團在正面向日軍發動攻勢。經過六天六夜激戰,大敗日軍。在這次臨沂保衛戰裏邊,張自忠和龐柄勳的軍隊傷亡4000多人,日軍傷亡3000人左右,包括第11聯隊長、大隊長等好幾個關鍵人物。

大刀隊再顯神威,重創日軍板垣師團。(圖片:1933年照片/imgur.com)
大刀隊再顯神威,重創日軍板垣師團。(圖片:1933年照片/imgur.com)

張自忠身爲軍中最高指揮官,本不應該自己自己衝鋒陷陣、親自上陣,但他一心想殺敵雪恥,所以不顧危險、身先士卒。李宗仁擔心59軍損傷元氣過重,不利再戰,決定用其它部隊換下張自忠的59軍,不過張自忠說,國難當頭,殺敵報國是軍人的本分。

在七七事變的時候,張自忠被國人視爲漢奸。臨沂這一戰,張自忠不但與老同事龐炳勳和解,而且59軍的善戰也贏得各界讚譽,還得到國軍統帥部的通令嘉獎。不僅如此,1938年10月12號張自忠被提拔爲三十三集團軍司令兼五十九軍軍長。

臨沂之戰的勝利,張自忠立下了汗馬功勞!保住臨沂,對後來臺兒莊戰役起到了重要作用。白崇禧回憶說:“張將軍在徐州會戰的臨沂戰役,和龐炳勳將軍一起,擊潰了敵人精銳的第五師團,減輕了徐州會戰的壓力,使臺兒莊獲得抗戰以來第一次重大勝利,在戰史上佔有輝煌的一頁。”

1939年5月,隨棗會戰開始,張自忠率部隊取得鄂北大捷;又率領右翼兵團殲滅敵軍4500人,取得襄東大捷蔣介石聽到消息後,對張自忠大加讚賞,老百姓聽到捷報也是歡欣鼓舞,把張自忠稱作“活關公”。

這下可以徹底還張自忠的清白了吧?張自忠也以爲會這樣。可是,他沒想到,自己並沒有徹底擺脫漢奸的污名。1939年12月,張自忠接受了美國記者艾格尼絲·史沫特萊的採訪。在採訪過程中,史沫特萊覺得張自忠做過漢奸,現在只不過是將功補過,所以,史沫特萊特別問了張自忠關於漢奸僞軍的問題。聽到這,張自忠感到驚訝和無奈,他低下頭,什麼也沒說。史沫特萊確實無法理解張自忠的複雜心情,他覺得張自忠是因爲羞愧和麪子才保持沉默的。

張自忠將軍(圖片:Official ROC Army photo)
張自忠將軍(圖片:Official ROC Army photo)

這可是給張自忠不小的精神刺激,那他會不會就這樣消沉下去?當然不會,但是這件事還是有影響的,就是激發了張自忠誓死報國雪恥的決心。到了1940年,戰況更激烈了。5月,日軍爲控制長江沿岸的交通和切斷通往重慶運輸線,集結了30萬大軍,在100多輛坦克和70多架戰機的配合下,發起棗宜會戰

當時第33集團軍只有兩個團駐守襄河西岸。張自忠作爲集團軍總司令,不顧部下勸阻,堅持讓副總司令留守。5月6號晚上,張自忠給副總司令馮治安寫了一封信:“仰之吾弟如晤:因爲戰區全面戰爭之關係,及本身之責任,均須過河與敵一拼,現已決定於今晚往襄河東岸進發,到河東後,如能與38師、179師取得聯絡,即率兩部與馬師不顧一切,向北進之敵死拼。若與179師、38師取不上聯絡,即帶馬師之三個團,奔着我們最終之目標(死)往北邁進。無論作好作壞,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後公私均得請我弟負責。由現在起,以後或暫別,或永離,不得而知,專此布達。”留下這封遺書後,張自忠自己親自率領這兩個團共2000多人渡河作戰。

東渡襄河後,張自忠的部隊一路奮勇進攻,把日軍第13師攔腰斬斷。日軍隨後用優勢兵力包圍夾攻張自忠張自忠毫不畏懼,指揮部隊向人數比他們多出一倍半的敵人衝殺10多次,日軍傷亡慘重。到了5月7號,日軍集結重兵南下,準備集中優勢兵力殲滅張自忠的部隊,張自忠立即根據自身情況調整部署。就在這時候,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張自忠的電報密碼被日軍截獲破譯,他的軍事部署完全被敵方掌握。

日軍調集兩個師團的兵力趕來參戰。15日,張自忠率領的1500餘人被近6000名日寇包圍在南瓜店以北的溝沿裏村。當天上午,日軍發動進攻。由於力量懸殊,張自忠的部隊傷亡慘重,他本人也被炮彈炸傷了右腿,部隊只能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長山。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向張自忠的部隊發起猛攻。

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向張自忠的部隊的發起猛攻。(示意圖片:維基)
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向張自忠的部隊的發起猛攻。(示意圖片:維基)

5月16號中午,張自忠左臂中彈仍堅持指揮作戰,到下午2時,張自忠手下只剩下數百官兵,他把自己的衛隊全部調去前方增援,身邊只剩下高級參謀張敬和副官馬孝堂等8人。這個時候,無論是選擇西渡漢水還是東撤到大洪山都可以脫險,部下也多次勸張自忠後撤,可張自忠說,你們誰都可以走,我不能走。很快,大羣日軍衝到面前,根據日方後來的記錄,日軍第四隊一等兵藤岡是第一個衝到近前的。

突然,從血泊中站起來一個身材高大的軍官,他那威嚴的目光竟然使藤岡立即止步,驚愕地愣在那裏。衝在後面的第三中隊長堂野隨即開槍,子彈打中了那軍官的頭部,可是他站在那兒一動不動!清醒過來的藤岡端起刺刀,拼盡全身力氣猛然刺去,那軍官的高大身軀終於轟然倒地。這一刻是1940年5月16日下午4點。

一代抗日名將就這樣戰死沙場,英勇殉國。張自忠殉國時,年僅49歲,他是二戰50多個同盟國中,戰死沙場的最高將領。

他的遺體落到日本人手裏了!日本人在對待他的遺體上,表現出了極大的崇敬,日軍列隊向張自忠將軍的遺體一起膜拜,由軍醫用酒精仔細清洗遺體,幷包紮好傷口,鄭重裝殮,放入趕製的上好棺木,之後葬在一處山坡上。日軍還爲張自忠將軍豎起了一個墓碑,寫上:“支那大將張自忠之墓”。之後,全軍列隊再次向他行禮。

那日本人爲什麼這麼做呢?因爲張自忠將軍在戰場上展現出軍人的武德,這一點徹底感動了崇尚軍國主義的日軍。張自忠殉國那天深夜,日軍設在漢口的廣播電臺中斷正常廣播,插播了張自忠陣亡的消息,廣播裏邊說:“我皇軍第三十九師團官兵在荒涼的戰場上,對壯烈戰死的絕代勇將,奉上了最虔誠崇敬的默禱,並將遺骸莊重收殮入棺,擬用專機運送漢口。”甚至後來日軍聽說他的遺體運回後方時,還專門下令停止空襲一天,避免傷到張自忠的遺體。

張自忠殉國的消息傳到重慶後,蔣介石下令不惜任何代價一定奪回將軍的遺體。16日夜間,38師師長黃維剛帶領敢死隊,端着輕機槍突襲南瓜店,幾進幾齣終於奪回了張自忠的遺體。張自忠將軍的屍骨運回後方後,經過檢查發現,身上有八處傷口,其中炮彈傷二處,刺刀傷一處,槍彈傷五處。

張自忠的遺體被運往戰時首都重慶安葬。運送遺體經過宜昌的時候,十萬軍民恭送靈柩至江岸,其間日本戰機三次飛臨宜昌上空,但祭奠的羣衆沒有一人躲避,日本飛行員看到這個景象,一槍一彈也沒發。1940年5月28號早上,當靈柩運到重慶朝天門碼頭,蔣介石、馮玉祥等政府軍政要員臂綴黑紗,肅立碼頭迎靈。蔣介石在船上“撫棺大哭”,在場者無不動容。

張自忠葬禮(圖片:網絡)
張自忠葬禮(網絡圖片)

蔣介石親自護送靈柩穿越重慶全城。民國政府發佈國葬令,頒發“榮字第一號”榮哀狀,將張自忠牌位放入忠烈祠的首位。28號下午,蔣介石與軍政要員和各界羣衆,在儲奇門爲張自忠舉行了盛大隆重的祭奠儀式。蔣介石親自主祭,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的名義通電全軍,表彰張自忠一生的勳績。

電文是這麼寫的:

“張總司令藎忱殉國噩耗傳來,舉國震悼。今其靈柩於本日運抵重慶,中正於全軍舉哀悲痛之餘,謹述其英偉事蹟,爲我全體將士告。追維藎忱生平與敵作戰,始於廿二年喜峯口之役,迄於今茲豫鄂之役,無役不身先士卒,當喜峯口之役,殲敵步兵兩聯隊、騎兵一大隊,是爲藎忱與敵搏戰之始。抗戰以來一戰於淝水,再戰於臨沂,三戰于徐州,四戰於隨棗,而臨沂之役,藎忱率所部疾趨戰地一日夜達一百八十里,與敵板垣師團,號稱鐵軍者鏖戰七晝夜,卒殲敵師。是爲我抗戰以來克敵制勝之始。

“今茲隨棗之役,敵悉其全力三路來攻,藎忱在棗陽之方家集,獨當正面,斷其歸路,斃敵無算,我軍大捷。假藎忱不死,則此役收效當不止此。今強敵未夷,大將先隕,摧我心膂,喪我股肱,豈惟中正一人之私痛,亦我三百萬將士同胞之同聲痛哭者也。抑中正私心尤有所痛惜者,藎忱之勇敢善戰,舉世皆知。其智深勇沉,則猶有世人未及者,自喜峯口戰事之後,蘆溝橋戰事之前,敵人密佈平津之間,乘間抵隙,多方以謀,我其時應敵之難,蓋有千百倍於今日之抗戰者。

“蓋藎忱前主察政後長津市,皆以身當撙俎折衝之交,忍痛含垢與敵周旋,衆謗羣疑無所搖奪,而未嘗以一語自明,惟中正自知其苦衷與枉曲,乃特加愛護矜全,而猶爲全國人士所不諒也。迨抗戰既起,義奮超羣,所向無前,然後知其忠義之性,卓越尋常,而其忍辱負重殺敵致果之概,乃大白於世。見危授命烈士之行,古今猶多有之,至於當艱難之會,內斷諸心,茍利國家曾不以當世之是非譭譽亂其慮,此古大臣謀國之用心,非尋常之人所及知,亦非尋常之人所能任也。

“中正於藎忱信之尤篤,而知之特深,藎忱亦堅貞自矢不負平生付託之重,方期安危共仗克竟全功,而乃中道摧折,未竟其志,此中正所謂於藎忱之死重爲國家前途痛悼而深惜者也。雖然國於天地必有與立,而三民主義之精神,即中華民國之所由建立於不敝者也。今藎忱雖殉國,而三民主義之精神實由藎忱而發揮之;中華民國曆史之榮光,實由藎忱而光大之。其功雖未竟,吾輩後死之將士,皆當志其所志,效忠黨國,增其敵愾,剪此寇仇,以完成藎忱未竟之志,是藎忱雖死猶不死也。願我全體將士其共勉之。

“蔣中正手啓

“中華民國廿九年五月廿八日”

雖然80多年過去了,今天聽到這電文,還是催人淚下。1940年的11月16日,國民政府在重慶北碚雨台山,爲張自忠舉行下葬儀式。蔣介石題詞“勳烈常昭”,李宗仁題詞“英風不泯”。張自忠將軍的夫人李敏慧女士當時因病住在上海,聽到將軍殉國的噩耗,拒絕醫藥治療,七天后離世,後來,民國政府將他們夫妻二人合葬在重慶梅花山麓。

相關文章:

二戰盟軍陣亡最高將領 面對面與日軍廝殺 《大刀進行曲》爲之誕生

已背罵名的天津市長張自忠 因何再赴任北平市長自取其辱?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