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卡洪与克雷(示意图片:<a href="https://www.soundofhope.org/">希望之声</a>合成)
卡洪与克雷(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美國史話

新的州要绑定加入联邦 在奴隶制的问题上南北方都寸步不让

美国史话(六十三)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3日】(作者:文长)上集中我们讲了19世纪美国废奴运动的兴起。南方州坚持奴隶制是生存的必需,而北方州认为奴隶制与工业化格格不入。一些宗教人士认为奴隶制是罪恶的,应当废除。一些政治家认为激进的废奴会撕裂社会共识,导致联邦分裂。奴隶制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生产关系问题,它牵扯到美国的国家定位和基本价值观。几千年来,世界上一直有奴隶制存在,欧洲历史上也出现过废奴运动。但是,奴隶制在任何一个国家所引起的争论,都没有达到美国这样激烈的程度。这里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美国的文化容不下奴隶制。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建立在天赋人权观念之上的共和国。自由和平等,是《独立宣言》和《宪法》的两大基石,它注定了奴隶制从一开始就要被废除。其实,在《独立宣言》的手稿中,托马斯·杰佛逊有这样一段话:“英国残酷地发动了一场反人性战争。它强暴了一个远方民族的生命和自由权,尽管这些民族从来没有冒犯过英国。这场战争拐骗并胁迫了他们,使他们要么在运送途中悲惨地死去,要么被送往地球另一端充当奴隶。

托马斯·杰佛逊(图片:美国画家Rembrandt Peale 1800年画作 )
托马斯·杰佛逊(图片:美国画家Rembrandt Peale 1800年画作 )

这场由邪恶力量发动的海盗战争,竟然是身为基督徒的大不列颠英国国王发动的。他决定打开这样一个市场,在那里,人类可以被买卖。英王滥用了他的立法否决权,从而压制了所有打算禁止和限制这种肮脏交易的尝试。”然而,这段铿锵有力的檄文却被南卡罗来纳和佐治亚州的代表给删除了。由于种种现实的原因,国父们没能在建国之初实现独立宣言中的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人人被创造出来时都是平等的。子孙后代花了四分之三个世纪,才实现国父们的理想。

第二个原因,美国的奴隶制问题同时也是种族问题。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奴隶制,没有如此鲜明的种族烙印。那里的奴隶,有些是俘虏的战犯,有些是穷人卖身为奴。只要奴隶制终结,旧的社会关系就随之瓦解。美国则不同,美国的奴隶都是黑人,他们既不是战犯,也不是自愿签了卖身契的穷人。他们是被赤裸裸掠夺和贩卖到北美大陆的非洲人,他们和参加独立战争的殖民者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英国国王。他们本应该是并肩作战,一同反对英国。但是很遗憾,殖民者争取到的自由,没有黑奴的份儿。他们在《宪法》中被称为“其他人”,5个人按3个人来计算。种族问题给美国的废奴运动增加了许多难题。即便解放了奴隶,种族关系依然存在,种族歧视并不会因为奴隶制的瓦解而消失。事实上,美国在南北战争之后,整整花了一个世纪的时间,才从制度上消除种族歧视。

目光远大的杰佛逊,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杰佛逊曾经在弗吉尼亚议会上提出一个方案,要逐步把黑奴迁出美国,但提案未被通过。1817年,杰佛逊和麦迪逊依靠美国“殖民协会”的力量,主张通过赎买把黑奴从美国迁回非洲。应当说,这种努力精神可嘉,但对奴隶制本身却没有什么帮助。和杰佛逊一样,美国在独立战争期间,许多北方人就开始考虑废除奴隶制的办法,南方各州也通过法律改善奴隶待遇。但这一切努力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种族之间不平等的现实。

我们曾经在第24集讲过,各州自行决定奴隶制去留的最后期限是1808年,之后由联邦政府统一决定。但是,由于废奴运动在南方州引起的反对太强烈,联邦政府在1808年根本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面对申请加入联邦的新州,国会采取了1+1妥协方案:每一个奴隶州加入联邦,都必须找一个自由州同时加入。比如,密苏里州和缅因州绑定在一起,共同加入就是如此(详见第48集)。可是,一次次妥协,非但没有削弱南北分歧,反而让争论陷入僵局。废奴主义者更加激进,坚持奴隶制的南方人也不愿再听到任何反对声音。1836年德克萨斯独立之后,奴隶制几乎成为每一位总统候选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

克雷(图片:Henry F. Darby 大约1858年画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克雷(图片:Henry F. Darby 大约1858年画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1840年大选,辉格党领袖亨利·克雷深知自己在奴隶制问题上,很难找到折中方案。要么支持、要么反对,任何模棱两可的答案都会同时得罪双方选民。尽管克雷自己就是奴隶主,但他一直痛恨奴隶制。1833年在向参议院发表的一次讲话中,克雷奴隶制是“巨大的邪恶,是我们国家版图上最阴暗的一点。”然而克雷联邦的忠实信徒,他反对任何分裂联邦的企图。他认为北方的激进废奴主义者,根本不想拿出谈判的姿态来面对问题,他们只会激怒南方人,迫使他们走向另一极端。克雷认为循序渐进的舆论力量远比暴力冲突更为有效。因此,他宣称,奴隶制不属于政治范畴,不要动辄拿到国会争论个没完。他同时也表示,试图压制辩论的南方议员和激进废奴主义者一样冲动、极端,两个极端都在损害美国。结果不出所料,双方对克雷都不买账。

这时,南卡罗莱纳州的约翰·卡洪提出了一项决议。他说:“联邦是各州的协议产物,宪法赋予了各州全面控制本州体制的权力。华盛顿联邦政府有义务保障各州的权力,这就意味着联邦政府必须保护奴隶制不受外来干扰。”卡洪说出这番话完全在意料之内,因为他脑子里从来只有邦联confederation,没有联邦federation。

我们在55集讲过,卡洪曾经因为反对进口关税,特意设了一场鸿门宴,逼迫安德鲁·杰克逊承认他提出来的否定原则nullification。开个玩笑,卡洪只把联邦当欧盟,稍有不满意咱们就退出。因为卡洪身后是整个南方,是美国农业的基础,所以即便杰克逊总统那样说一不二的人,都拿他没办法,只能承诺关税收到1842年为止。克雷是个文人,只会讲道理、不会玩硬的,所以面对卡洪的无理取闹,他只有一脸苦笑。卡洪威胁克雷说,在奴隶制的问题上,南方人不会做出半点让步。

卡洪的淫威之下,克雷提出了一项决议:“国会对各州的奴隶制没有法律权力。因此,国会必须驳回一切关于废除奴隶制的请愿,因为宪法没有授权国会在该问题上采取行动。”在卡洪的极端言论和克雷的妥协方案之间,国会只能选择后者。其实,克雷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着想。他既捍卫了宪法赋予的请愿权,让北方人不至于怀恨在心;又避免国会直接插手奴隶制,不至于得罪南方人。这一招虽然不完美,但毕竟暂时化解了矛盾。

克雷的做法,让人不禁想起大法官马歇尔。我们在第35集讲过,马歇尔处理午夜大法官委任状的时候,一方面从道理上承认请愿一方是对的,但另一方面又从程序上说请愿找错了对象,我爱莫能助。可是,马歇尔代表的是最高法院的决定,驳回起诉后就不可能再有下次了,所以他这么处理问题没有后患。然而,克雷面对的情况完全不同。国会和法院不同,它是个立法机构。国会每一次拒绝插手南方奴隶制,北方人就会再一次提出请愿,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无穷尽也!马歇尔那么做是智慧,但克雷这么做却搭上了政治前途。

约翰·马歇尔首席大法官(图片:Alonzo Chappel 画作,1862年书籍插图)
约翰·马歇尔首席大法官(图片:Alonzo Chappel 画作,1862年书籍插图)

虽然辉格党对1840年大选信心十足,但辉格党人已经对克雷的模棱两可产生厌倦。他们暗中寻找新人替代克雷辉格党内有一种声音日益增强,它说美国是个崇尚英雄的国家,我们应当推举一位参加过战争的英雄来参选总统。这个人得像安德鲁·杰克逊那样,浑身散发著霸气,能够吸引人们的眼球。同时,这个人还得接地气,不能一脸清高。可是,辉格党是个贵族政党,找个文艺青年很容易,找个既能霸气又接地气的,实在太难了。他们会选择谁呢?

请看下集《将计就计 辉格党利用对手的羞辱使哈里森首次赢得总统大选》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