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澳门普济禅院内《望厦条约》的签订地点(图片:No1lovesu/维基,CC BY-SA 4.0)
澳门普济禅院内《望厦条约》的签订地点(图片:No1lovesu/维基,CC BY-SA 4.0)
美國史話

德克萨斯加入联邦 美国与清政府签订首个外交协议

美国史话(六十六)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1日】(作者:文长)19世纪上半叶,美国疆域向西延拓到了太平洋,成为名副其实的北美大陆的主人。尽管这一过程从建国以来就开始了,但在安德鲁·杰克逊之前,并没进入高潮。西进运动原本被南方民主党人所推崇,但现在辉格党籍总统约翰·泰勒却十分看好这一开拓疆土的机遇。

上集我们说过,泰勒原本就是民主党人,而且是州权的坚定维护者,他因为与杰克逊总统意见不合,才投奔了辉格党。泰勒根本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当总统,可历史剧本超乎想象,哈里森刚上任一个月就归西了,总统大位如馅饼从天而降,恰好砸在了泰勒头上。面对哈里森逝世的噩耗,泰勒扼腕叹息之余,却当仁不让,重启杰克逊未竟之旅,成就美国霸业。

哈里森(William Henry Harrison)(图片:James Lambdin 1835年画作,White House)
哈里森(William Henry Harrison)(图片:James Lambdin 1835年画作,White House)

可是,泰勒的政令遭到国会掣肘,甚至受到辉格党领袖“开除党籍”的警告。内政的不如意,迫使泰勒把精力转向外交。的确,相比内政,宪法在外交方面给了总统更多的自由。美国历史上不乏出色的外交家(比如国父之一托马斯·杰佛逊、第27集讲到的约翰·杰伊,还有亚当斯父子),但在短时间内能够同时兼顾多个不同外交难题的,恐怕除了泰勒总统,也没几个人了。

美国和英国在美加边境的具体划定上,一直存在分歧。比较突出的,是美国东北部缅因州那一带,双方都宣称享有主权。加拿大一些反对英国政府的人,组成了反叛势力,不断在东北边境起事,虽然美国政府选择中立,但民间经常暗地里帮助加拿大反叛势力。这引起英国的强烈不满。幸好,英国新政府的外交大臣阿伯丁(Aberdeen)主张和平解决争端,他派自己的朋友阿仕伯顿(Ashburton)在1842年春天抵达华盛顿,全权代表英国政府处理英美领土纠纷。美方谈判代表是国务卿韦伯斯特。

韦伯斯特提出一份妥协方案,被阿仕伯顿接受。根据协议,将近1万8千平方公里的有争议土地划归美国,另有1万2千多平方公里归加拿大。协议很快得到参议院批准,英美多年的领土争端告一段落。韦伯斯特为泰勒总统解除了来自英国的威胁,使他腾出闲暇处理另一难题,也就是独立不久的德克萨斯共和国加入联邦的问题。德克萨斯独立伊始,就想加入美国,因为那块地方当初就是因为美国人多了,在文化上跟天主教的墨西哥疏远了,才希望分家的。

但是,因为奴隶制问题,德克萨斯加入联邦的申请在范布伦任职期间搁浅了。其实,建国以后每当有新州要加入联邦,国会都得因为奴隶制问题大吵一架,而且每一次吵得都比上一次凶。不管谁当总统,一听说有新州要加入联邦,都会上火,好几天睡不好觉,起口腔溃疡,然后到处准备给国会灭火的良方。

泰勒(John Tyler)(图片:在1860年和1865年之间,the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s Prints and Photographs division)
泰勒(John Tyler)(图片:在1860年和1865年之间,the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s Prints and Photographs division)

现在,泰勒总统对德克萨斯很感兴趣,恨不得一口咬下来。但是他知道,大部分辉格党人是不会同意的。他们已经对自己很不满意了,那张写有“开除党籍”的大字报随时可能贴到白宫门口。于是,他问韦伯斯特,您怎么看?

韦伯斯特知道奴隶制是个烫手的山芋,他才不想惹麻烦。而且,作为北方人,他也不希望美国增加更多奴隶州,但德克萨斯很显然以奴隶州加入联邦的可能性占上风。于是,他打马虎眼说:“总统先生,您说什么?我这耳朵最近有点背。”

“我是说德克萨斯要加入美国,我觉得很靠谱,你认为怎么样”

“哦哦哦,德克萨斯啊,那里的牛排这么大个的,够四个人吃哪!”

泰勒一看,完了,这没共同语言啊。辉格党内唯一可能支持自己的人都不愿意插手德克萨斯,作为总统,也不敢太push这件事了。韦伯斯特也逐渐看到,自己帮泰勒解决英美外交难题之后,也没有多大用处了,不如提早解甲归田。

1843年夏天,泰勒提名自己在弗吉尼亚的支持者阿贝尔·厄普舍出任国务卿。厄普舍坚信,奴隶制对方南农业经济来说,必不可少。英国曾经希望推动德克萨斯废奴,这一消息让厄普舍十分担心。他说,如果德克萨斯在南方率先取消奴隶制,其他州的奴隶就会往那里跑。废奴主义者也可能以德克萨斯为基地,对南方发动宣传攻势。

厄普舍在德克萨斯问题上,和泰勒总统看法相似。他上任仅仅四个月,就提出了一项接受德克萨斯加入联邦的条约。起初,德克萨斯总统Sam Houston不愿接受。他并非不想加入联邦,而是认为当政者不靠谱,他很还念当年的安德鲁·杰克逊。要是杰克逊在的话,估计不管国会提什么条件,他都能欣然接受。但后来他想了想,还是同意谈判。Houston提出两个条件:一、如果墨西哥发动攻击,美国必须出兵保护德克萨斯安全;二、美国参议院必须保证批准条约。厄普舍对Houston提的条件全答应了,双方随即展开秘密协商。

泰勒德克萨斯感兴趣还有一个原因。他想借着德克萨斯加入联邦,建立一个新党,名正言顺地脱离辉格党,独立参选总统。厄普舍这回可算帮了他个大忙,因此得到器重。美国和德克萨斯的秘密会谈要结束时,一个意外发生了。有一天,厄普舍、泰勒,还有国会领袖们畅游Potomac河,他们乘坐的新战舰装备了两尊大炮,准备为总统鸣炮。觥筹交错之间,正高兴呢,一尊大炮点火不当,炮弹爆炸,厄普舍和其余两人当场被炸死,另有19人受伤。但泰勒总统幸免于难。突如其来的不测,令泰勒很伤心。

接替厄普舍担任国务卿的人,正是当年为杰克逊总统摆下鸿门宴的卡洪。泰勒任命卡洪,有两点考虑。一是卡洪主张德克萨斯加入联邦,可以完成厄普舍没能完成的事业。二是泰勒想参选下届总统,需要得到卡洪这样民主党内有声望的领袖支持。他清楚,辉格党绝对不可能再支持他了。而立即回到民主党,面子上又过不去,旁人也得说他两面三刀。所以先要和卡洪搞好关系,再从长计议。卡洪果然没有辜负泰勒的期望,顺利完成了前国务卿厄普舍正在进行的谈判。1844年4月12号,美国跟德克萨斯共和国签署协议,决定吸纳德克萨斯加入美利坚合众国。

泰勒总统任期内,还有一项外交活动,值得我们了解。泰勒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与中国清朝政府签订外交协议的总统。从美国角度来看,这算是外交上的重大突破,美国第一次正式打开了同亚洲大国交往之门。但是,从中国角度来说,这是一次不平等外交。1844年7月3日,中美双方在澳门的普济禅院签订了《中美望厦条约》。根据条约,美国享有“治外法权”,也就是美国人在华活动不受中国司法管辖。但是,望厦条约明文规定,禁止美国公民在华进行鸦片贸易。如果你贩卖鸦片,那美国可就不管了,完全交给大清政府来处置。这在19世纪西方列强和清政府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中,算是很讲道理的了。美国这么做,是因为在华传教士长期以来从道德层面谴责鸦片贸易,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的外交政策。望厦条约还规定,美国商人不得在中国还没开放的港口走私货物,也不得漏税,如果违反协定,一律交由大清政府治罪,合众国绝不袒护。

签署《望厦条约》的中方代表,是皇室成员爱新觉罗·耆英,他官至两广总督,为满清重臣。耆英出身显贵,饱学诗书,可惜生不逢时。大清国每次受列强欺负,都派他出去签不平等条约,然后回来替满清政府挨骂。像《南京条约》、《黄埔条约》等等,都是耆英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被逼签的。这真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而且不愿意干还不行。在外受西方人刁难,回来皇上不待见,出门还挨百姓责骂。所以我们不能站在今天的角度上,用一个非此即彼的简单态度来衡量历史。

耆英(图片:于勒·埃及尔 Jules Itier,1844年摄)
耆英(图片:于勒·埃及尔 Jules Itier,1844年摄)

记得大陆前些年有部电视剧叫《走向共和》,里边对李鸿章的复杂心理作了很好的描述。李鸿章我们很熟悉,耆英也许没有那么高的知名度,但两个人面对的无奈是同样的。那些把责任都推给耆英和李鸿章的人,我倒想问一句,如果你生在大清,被派去谈判,你能谈出比他们更好的条约来吗?你能做到像耆英一样,要求美国人把禁止鸦片和不得向清政府漏税写成条款吗?

关于泰勒总统,我们大致就说这些。他在位期间,在美国外交上的确成绩斐然,尤其是和德克萨斯的谈判,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但是,国会里反对德克萨斯加入联邦的声音也很强烈,成为了1844年大选的焦点。这是怎么回事呢?

请看下集《德克萨斯加入美国一波三折 老总统卸任前三天完成夙愿》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