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朝圣者登陆(图片:Charles Lucy 1898年后画作,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DIGITAL COLLECTIONS)
朝圣者登陆(图片:Charles Lucy 1898年后画作,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DIGITAL COLLECTIONS)
美國史話

西进运动隐藏的暗线:美国将来有着主导世界的天命!

美国史话(六十八)

【希望之声2020年8月30日】(作者:文长)上集说到德克萨斯在1836年从墨西哥独立之后,一直想加入美国。但是由于在这片土地上是否实行奴隶制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这一等就是9年。1845年3月1号,泰勒总统离卸任还剩3天,他赶在最后一刻签署了德克萨斯加入联邦的决议。吸纳德克萨斯,是之前很多位总统想做但又做不到的事,泰勒总统走了条捷径,避开了参议院的正式投票,以决议案的形式办成了这件看似不可能的大事。

英国和法国听说德克萨斯这回要玩真的,坐不住了。他们想以劝说墨西哥承认德克萨斯独立为交换条件,阻止德克萨斯加入美国。这个时候,新总统詹姆斯·波尔克刚刚入主白宫,他在竞选期间做出过两项承诺,要让德克萨斯和俄勒冈成为美国的一部分,现在一件大事刚刚办妥,怎么能听外国人瞎忽悠呢?当时美国的主流民意都赞成美国向西部不断扩张,认为上帝已然安排美国成为横跨北美大陆、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国家,波尔克和之前几位总统也都顺应了这种民意。

我们说,民意的背后是天意。当时一位美国记者叫John O’Sullivan,他在描述1845年德州加入联邦时,用了一个词叫Manifest Destiny,中文一般翻译成“昭昭天命”,说白了就是神已经很明确地告诉我们怎么做,所以我们一路向西挺近,是为完成使命,自然势不可挡。这是对当时主流民意的一种极为形象的描述,也是贯穿19世纪的西进运动的哲学基础。也许这位记者当时只是激动之下,大笔一挥,随便写了一句话,但没想到后来竟然引起巨大共鸣。许多政治家都在公开场合引用过昭昭天命这句话,表达对西部广袤土地的渴求和向往。

这种自认为参悟了上帝旨意,并矢志不渝地去完成的巨大使命感,其实来自美国早期的清教徒。他们认为曾经与上帝有约,自己是被神选中来领导新大陆的使者。这并不是一种妄自尊大,清教徒曾经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下,几乎达到绝望,万念俱灰之时,选择了把自己交给神,人事已尽、只听天命。那你说绝望了就放弃呗,回英国好好过日子不行吗?饭都吃不上,光坐那儿祷告就管用了?人都快冻死了,求上帝就好使吗?美国人的祖先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是!

海上五月花(图片:Newberry Library)
海上五月花(图片:Newberry Library)

美国清教徒能够奇迹般地生存下来,靠的是什么?正是信仰带来的自律,《五月花号公约》(Mayflower Compact)就是自律精神的真实写照。只有自律的人,才能自我管理自己,才能在享受自由的同时尊重他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不需要国王和贵族的统治。早期清教徒认为自己成功实践了一种全新的国家模式——自理自治、人人平等,这在当时世界上的确是独一无二的。所以,他们很自然地就想到,上帝一定也希望世界上其他人都能享受这种建立在自律基础上的个体自由。既然美国人先行一步,那咱们就有责任去影响那些还没有觉醒的民族。为了完成这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只有让散发著自由空气的美国领土不断扩张,这就是昭昭天命的由来。

昭昭天命的理念,是19世纪西进运动的源动力,那时它主要意味着美国领土扩张的道德正当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理念不断被赋予新的内涵,成为了美国参与国际事务的基本思想,其影响力一直延伸到今天。1812战争之后出现的门罗主义(参见46集、47集、48集),就是美国用自己的影响力来管理南美洲的一次尝试。当时南美洲可以说是军阀割据,不断发生叛乱,一个国家一个月换一次政府也是常有的事。美国人说,你们哪,应当学学美国,搞搞三权分立。如果暂时学不会呢,那我们就要当仁不让,帮你们做主。事实证明,门罗主义的确帮助南美洲重建了秩序,免于被欧洲国家当做摇钱树。

还有,二战时期罗斯福总统说,咱们既然有天命在身,就不能只把眼光局限在美洲大陆,中东和亚洲人民还被奴役在落后的制度之下,美国人有义务把民主和自由带给他们。后来又出现了杜鲁门主义,是说那些生活在非民主国家的人,如果有追求自由的愿望,那美国人作为近代民主的缔造者,理所当然要提供帮助。美国在那一时期,对世界各国的经济、军事援助达到了空前的规模。很多人认为美国人认钱,其实稍微了解一下历史,就知道美国人是世界上最不看重钱的“傻子”,他们可以为一个理念,无条件地帮助别人,大规模援助而不求回报。

还有,今天川普总统常挂在嘴边的“America must lead!”,以及美国例外主义(American Exceptionalism),凡此种种,都可追溯到昭昭天命的价值观。有人可能说了,凭啥你美国就这么自以为是呢?你有啥资格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别人呢?这不是霸权吗?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确是见仁见智。但咱们可以打个比方:大哥哥看到弟弟妹妹不成熟,就感到自己有责任去看管他们。当哥哥就得有个哥哥样,不能任凭弟弟妹妹耍小孩子脾气。如果能让人民安居乐业的美国不去当家,金三胖和卡扎菲这样的邪恶力量就会来填补真空,难道那样的世界就不是霸权吗?从历史上看,毋庸置疑,美国创造并维护了近代文明和秩序,如果美国不去实践自己的昭昭天命,世界也许远远比现在更为糟糕。

所谓西进运动,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界限,它大致是美国19世纪不断向西部扩张领土的一系列事件的总称。有人说它在独立战争之前就开始了,也有人说它起始于美国从拿破仑手中买下路易斯安纳。无论怎样,后人津津乐道的一次西部探索行动发生在1804年。当时美国刚刚从法国人手中买下一大片土地,但却没有能力去管理,甚至是连地图都画不全,哪里住着印第安人,哪里有原始森林,哪里有荒漠,哪里有通往西部的羊肠小道,完全是未知数。

当时的杰佛逊总统,一直想策划一次大规模的西部探险行动,除了打探地形、植物、气候、土著人的风情以外,更重要的是想找到一条通往太平洋的路线。在没有GPS和电子通信的情况下,完全依靠徒步旅行探索西部,其难度一点不亚于今天登陆火星。两名勇敢者主动请缨,准备完成这次历史性的探险,他们就是刘易斯与克拉克。探险队一行才45个人,交通工具只有两艘临时打造的小船。

托马斯·杰佛逊(图片:美国画家Rembrandt Peale 1800年画作 )
托马斯·杰佛逊(图片:美国画家Rembrandt Peale 1800年画作 )

杰佛逊明知他们这次探险凶多吉少,能活着回来的几率很低,但是他依然全力支持刘易斯和克拉克,因为杰佛逊心中笃信昭昭天命,上帝一定会保佑美国。探险队在途中经常遇到印第安部落的袭击,所以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即便有天险阻挡,也不能耽搁。幸运的是,探险队在途中招募了一个关键人物,叫德鲁拉德,他是法国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儿,会说好几种语言,还是一个神枪手。他的加入,帮了探险队大忙。

探险队在1804年的5月份到达了密苏里河上的最后一个白人定居点。从那儿再往西,就远离了文明世界,只有涛涛的大河、充满毒蛇的丛林,还有一望无际的高原。因为杳无人烟,探险队甚至一度连食物都无法保证。但是,他们却坚持每天写日记,这些日记里充满惊险而鲜活的见闻,成为美国人了解西部地理和人文的宝贵资料。8月末的一天,探险队里一名成员因为急性阑尾炎无法医治,不幸去世了。但这并没有让探险队气馁,剩下的人继续西行。

经过了一年半的长途跋涉,探险队终于在1805年的11月7号这天,看见了太平洋,大家激动不已!又过了大约10天,探险队来到了太平洋沿岸的哥伦比亚河入海口,也就是今天俄勒冈州波特兰西北方向。探险队花了一个月时间考察太平洋海岸线和附近的平原以及印第安部落,并建造了一座堡垒。这是美国在太平洋沿岸的第一座哨卡,是美国的西部地标,也是刘易斯和克拉克探险队的最高成就。

这一次史诗般的西部探险,不仅极大地鼓舞了后续的西进运动,也刺激了西部的皮毛生意,开启了美国与印第安人的外交关系。刘易斯和克拉克因此名声鹊起,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佳话。美国发源于东部的13个殖民地,但是真正能代表美国精神的却是西部文化,因为西部的未知世界给了探险家以勇气,给了胼手胝足、肯于DIY的美国人创造财富的机会,它塑造了美国人永不言败、在逆境中求生存的开拓精神。没有西部,就没有美国。

关于西进运动,我们今天算开了个头。在下一集中,我们将重点讲述俄勒冈加入美国的故事,以及由此引发的一些列事件。

请看下集《一种可爱小动物的皮毛引发英美对俄勒冈地区领土争执》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