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三峡溃坝预演(图片:earth.google截图)
三峡溃坝预演(图片:earth.google截图)

三峡溃坝预演 冲击力度大超南亚大海啸 板桥水库溃坝只算小河沟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6日】(作者:王润)由于长江流域强降雨不断,第二号洪峰还没有过去的同时,受到强降雨影响,第三号洪峰正在形成的过程中。网上流传出了一个三峡大坝溃坝的预演视频,其中显示,三峡溃坝后,近100米高的洪水,在开头以超过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向下游冲去。

而为人们所熟知的2004年印度洋海啸(常俗称南亚大海啸)浪高高度为15—30米,第二波巨大海啸高度51米,也只有它的一半。最近视频被人们提到的1975年中国淮河的板桥溃坝每小时21.6公里水流速度。而今若三峡溃坝将造成比南亚大海啸板桥水库溃坝多几倍的灾难

这些数字,可能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并不能感受到其造成的灾害之惨烈。

当年瞬间吞噬数十万人的南亚大海啸浪高以30米算,粗略不确切地比较一下,三峡溃坝洪水开头近100米形成的力量,是南亚大海啸的三倍。

南亚大海啸是发生在沿海地区,而位于长江上游的三峡大坝,万一溃坝,所殃及的地区,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长江中下游的沿岸。沿途有工业重镇,农业粮仓,高科技产业园区……,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人员的伤亡我们目前无法估量。

但是南亚大海啸和中国淮河板桥水库溃坝的历史,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参考。

印度洋海啸——沿海地区海水瞬间而至的摧毁力量

2004年12月26日,在印度洋东北的安达曼海海底,震央位于印尼苏门答腊岛西岸160公里,发生9级以上地震, 之后不到16分钟,就引发了浪高高度为15—30米的巨大海啸。第二波的巨大海啸高度则达到了51米。

巨大海啸吞噬了印度尼西亚以及周边的泰国、斯里兰卡和印度等海边的旅游景点地区。

罹难和失踪人数总共至少有30万人,使300—500万人沦为难民。

板桥水库——内陆地区江河溃坝冲击与浸泡叠加的灾难

对于中国人,对三峡溃坝最具有参考价值的,应该是1975年8月5日至9月,发生在中国河南淮河流域的板桥水库溃坝事件,又称驻马店水库溃坝事件、“75·8特大洪水”。在台风尼娜影响下产生的特大暴雨导致包括板桥水库在内的62座水库先后溃坝,根据维基百科数据,造成20多万人死亡,1000多万人成为灾民,饥荒与传染病大流行,让整个受灾地区沦为人间地狱。河南省委在当月统计8.56万人死亡,再加上水灾内涝所导致的瘟疫饥荒的非正常死亡人数等,灾人口1,015万,洪水和山体滑坡淹没了30个县市、1,780万亩农田,导致680万余间房屋倒塌。(注:上述死亡人数仅列出了维基百科开头概述部分的数据,后面“死亡人数的各种统计”部分中不一样的各种数字——有的与此处引用的相差悬殊——未在此详细列出。)

板桥水库溃坝受灾区域图(图片:Stevenliuyi/维基,CC BY-SA 4.0)
板桥水库溃坝受灾区域图(图片:Stevenliuyi/维基,CC BY-SA 4.0)

板桥水库溃坝 洪水速度每秒6米 水坝下游有村庄死绝户

8月6日,接到省、地防汛指挥部通知,开始开闸泄洪,最大泄量开到400立方米/秒。晚上23时,板桥水库的主溢洪道、副溢洪道、输水道闸门全部打开,按最大能力泄洪。

8月7日,晚19时30分,驻军向上级发出的特急电称:“板桥水库水位急遽上升,情况十分危急,水面离坝顶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库就有溃坝危险!”晚22时10分,接到地区防汛指挥部电报,指示打开闸门,以450立方米/秒的速度泄洪,不考虑其它影响,全力以赴保证大坝安全。但水坝依然在8月8日凌晨一溃千里。

8月8日,零时20分,水库电站停止发电,20分钟后,洪水漫坝。以后水库管理局第三次发出特告急电,报告水库已经决口,并“擅自”开启尚能移动的五扇闸门。凌晨1时许,板桥水库水位涨至117.94米最高值,超坝顶1.6米,超坝顶防浪墙0.3米,相应库容6.131亿立方米。漫过防浪墙的洪水掏空墙后坝顶的卵石路,推倒防浪墙,然后冲决坝体。板桥、石漫滩两座大型水库,竹沟、田岗两座中型水库,以及58座小型水库在短短数小时内相继垮坝溃决。

洪水以每小时21.6公里(6m/s)的速度冲出板桥水库决口处,冲向下游。

首当其冲的道文城公社死绝227户,9600人遇难。

垮坝后仅1小时,洪水到达45公里外的遂平县城,部分人或被途中的电线、铁丝缠绕勒死,或被冲入涵洞窒息而死,更多的人在洪水翻越京广线铁路高坡时,坠入旋涡淹死。

3时左右,峰头高达7—10米的洪水越过45公里外的遂平县城城下。

溃坝后的板桥水库(图片:维基)
溃坝后的板桥水库(图片:维基)

次生灾难——饥荒瘟疫大流行

灾后淮河流域沿途多地浸泡在洪水之中,数百万人无家可归。到8月13日:

汝南有10万人被淹,已救4万,还有6万人困在树上,全县20万人脸浮肿,要求急救;

新蔡有30万人尚在堤上、房上、筏上,20个公社全被水围住,许多群众5昼夜没有饭吃;

华陂公社刘连玉大队4,000人把树叶吃光;

黄铺公社张桥大队水闸上有 300人6天7夜没有吃饭,仍在吃死猪死畜。

宿鸭湖水库:大坝上5万人4、5天没吃东西了。

到8月16日,平舆县射桥大队有3名老人因没吃又无救而上吊自杀。

老百姓缺衣,到8月17日,吴宋大队会计宋三意(已死)剩下妻子和6个孩子,3个孩子仍光身,3个只有裤头。

正值盛夏季节,溃坝之后,由于部分水闸的阻挡,水位没有顺利消退,很多受灾地区依旧浸泡在水中。

由于尸体长期浸泡在水中,导致疾病传播;而空投的大部分食物落在水中,更加速了疾病的传播。

到8月21日(溃坝后13天),全地区尚有37万人泡在水中。平舆和店公社14个大队187个生产队4.3万人已在水中12天,水深处2米,浅处1米,老人和孩子都绑在树上。熟食不足,灾民11天没吃盐。孟庄大队东洼生产队,捞一死驴,灾民乱割食。飞机空投食品50-60%落在水里,大李大队灾民抢食水中漂浮的烂南瓜,37人中毒。

流行性感冒、细菌性痢疾、传染性肝炎、疟疾、流行性乙脑、钩体病到处扩散,加上伤寒、外伤、中毒、红眼病,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染病病人有113.3万。

8月30日灾后第21天,“由于灾后环境污染严重,人群抵抗力下降,乙脑、伤寒、疟疾等传染病日趋上升”多地采取了就地隔离的措施。

空军从9月1日至6日连续出动飞机248架次,喷洒可湿性“六六六”粉248吨,覆盖了宿鸭湖以西250平方公里的地区。后期增加到272架次,累计喷洒272吨,进行消毒。

建造板桥大坝——水利专家强烈反对

对于大跃进时期“以蓄为主”的水库修建指导思想,当时的河南省水利厅总工程师陈惺当即反对:

在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会造成涝、渍、碱三灾——地表积水过多,会造成涝灾;地下积水过多,易成渍灾;地下水位被人为地维持过高,则利于盐分聚积,易成碱灾。

但是,陈惺的意见无人理会,他本人也因此被认为犯了严重右倾的错误,后来又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发配河南信阳。

战天斗地与偷工减料

板桥、石漫滩等系列水库是五十年代初期战天斗地,“人民治淮”的产物,是中共建政后第一批设计建设的大型水库。

溃坝的水库大多是苏联援助、大跃进时建造,重蓄水、轻防洪,质量低劣、偷工减料。

而大跃进大炼钢铁以及“农业学大寨”也造成了水库上游植被严重破坏和水土流失。

最终导致大规模溃坝

板桥水库比规定蓄水量超蓄3200万立方米,且疏于维护,在溃坝前,板桥水库的17个泄洪闸只有5个能开启。

溃坝发生于文化大革命期间,各派力量忙于“革命”、无暇防汛。据说当时河南省委书记接到险情急电后立即报告给中共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纪登奎和李先念短暂商讨后决定请示邓小平。8月7日22时45分左右,李先念电话打过去,邓小平女儿邓榕称邓小平身体不适,已经入睡,并坚持不肯叫醒父亲。但据纪登奎和李先念后来了解,当晚邓小平并没有生病,也没有入睡,而是在万里家打麻将。

而关于板桥水库溃坝,这场巨大的灾难,中国大陆官方一直不提。

2005年5月,《探索频道》“The Ultimate 10”节目将此灾难评为“世界十大技术灾难(The Ultimate 10 Technological Disasters)”第一名,超越苏联切尔诺贝利(车诺比)核事故。

该事故的官方档案终于在2005年9月解密。有书籍、报告、文章等讲述这个事件,死亡人数相差悬殊。百度百科的“河南75·8溃坝事件”中有这样一段话:“在由水利部组织和委托编写的《中国水灾史》一书中,有一章节是关于1975年淮河洪水的,书中写道:1975年水库溃坝事件的死亡人数为2.6万人。但是同在这本书的前言中(执笔者:南京水文研究所骆承政)写道:1975年水库溃坝事件的死亡人数为85600人;”

最后可以提供给读者参考的一组数据是:溃掉坝的板桥水库设计最大库容为4.92亿立方米,1975年洪水中承受的洪水总量为6.97亿立方米(数据来自新华社2005年11月26日报导“30年后,世界最大水库垮坝惨剧真相大白”);而三峡大坝总库容为393亿立方米。

参考资料:维基百科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