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三峽潰壩預演(圖片:earth.google截圖)
三峽潰壩預演(圖片:earth.google截圖)

三峽潰壩預演 衝擊力度大超南亞大海嘯 板橋水庫潰壩只算小河溝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6日】(作者:王潤)由於長江流域強降雨不斷,第二號洪峯還沒有過去的同時,受到強降雨影響,第三號洪峯正在形成的過程中。網上流傳出了一個三峽大壩潰壩的預演視頻,其中顯示,三峽潰壩後,近100米高的洪水,在開頭以超過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向下游衝去。

而爲人們所熟知的2004年印度洋海嘯(常俗稱南亞大海嘯)浪高高度爲15—30米,第二波巨大海嘯高度51米,也只有它的一半。最近視頻被人們提到的1975年中國淮河的板橋潰壩每小時21.6公里水流速度。而今若三峽潰壩將造成比南亞大海嘯板橋水庫潰壩多幾倍的災難

這些數字,可能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並不能感受到其造成的災害之慘烈。

當年瞬間吞噬數十萬人的南亞大海嘯浪高以30米算,粗略不確切地比較一下,三峽潰壩洪水開頭近100米形成的力量,是南亞大海嘯的三倍。

南亞大海嘯是發生在沿海地區,而位於長江上游的三峽大壩,萬一潰壩,所殃及的地區,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長江中下游的沿岸。沿途有工業重鎮,農業糧倉,高科技產業園區……,造成的經濟損失,和人員的傷亡我們目前無法估量。

但是南亞大海嘯和中國淮河板橋水庫潰壩的歷史,或許能給我們一些參考。

印度洋海嘯——沿海地區海水瞬間而至的摧毀力量

2004年12月26日,在印度洋東北的安達曼海海底,震央位於印尼蘇門答臘島西岸160公里,發生9級以上地震, 之後不到16分鐘,就引發了浪高高度爲15—30米的巨大海嘯。第二波的巨大海嘯高度則達到了51米。

巨大海嘯吞噬了印度尼西亞以及周邊的泰國、斯里蘭卡和印度等海邊的旅遊景點地區。

罹難和失蹤人數總共至少有30萬人,使300—500萬人淪爲難民。

板橋水庫——內陸地區江河潰壩衝擊與浸泡疊加的災難

對於中國人,對三峽潰壩最具有參考價值的,應該是1975年8月5日至9月,發生在中國河南淮河流域的板橋水庫潰壩事件,又稱駐馬店水庫潰壩事件、“75·8特大洪水”。在颱風尼娜影響下產生的特大暴雨導致包括板橋水庫在內的62座水庫先後潰壩,根據維基百科數據,造成20多萬人死亡,1000多萬人成爲災民,饑荒與傳染病大流行,讓整個受災地區淪爲人間地獄。河南省委在當月統計8.56萬人死亡,再加上水災內澇所導致的瘟疫饑荒的非正常死亡人數等,災人口1,015萬,洪水和山體滑坡淹沒了30個縣市、1,780萬畝農田,導致680萬餘間房屋倒塌。(注:上述死亡人數僅列出了維基百科開頭概述部分的數據,後面“死亡人數的各種統計”部分中不一樣的各種數字——有的與此處引用的相差懸殊——未在此詳細列出。)

板橋水庫潰壩受災區域圖(圖片:Stevenliuyi/維基,CC BY-SA 4.0)
板橋水庫潰壩受災區域圖(圖片:Stevenliuyi/維基,CC BY-SA 4.0)

板橋水庫潰壩 洪水速度每秒6米 水壩下游有村莊死絕戶

8月6日,接到省、地防汛指揮部通知,開始開閘泄洪,最大泄量開到400立方米/秒。晚上23時,板橋水庫的主溢洪道、副溢洪道、輸水道閘門全部打開,按最大能力泄洪。

8月7日,晚19時30分,駐軍向上級發出的特急電稱:“板橋水庫水位急遽上升,情況十分危急,水面離壩頂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庫就有潰壩危險!”晚22時10分,接到地區防汛指揮部電報,指示打開閘門,以450立方米/秒的速度泄洪,不考慮其它影響,全力以赴保證大壩安全。但水壩依然在8月8日凌晨一潰千里。

8月8日,零時20分,水庫電站停止發電,20分鐘後,洪水漫壩。以後水庫管理局第三次發出特告急電,報告水庫已經決口,並“擅自”開啓尚能移動的五扇閘門。凌晨1時許,板橋水庫水位漲至117.94米最高值,超壩頂1.6米,超壩頂防浪牆0.3米,相應庫容6.131億立方米。漫過防浪牆的洪水掏空牆後壩頂的卵石路,推倒防浪牆,然後沖決壩體。板橋、石漫灘兩座大型水庫,竹溝、田崗兩座中型水庫,以及58座小型水庫在短短數小時內相繼垮壩潰決。

洪水以每小時21.6公里(6m/s)的速度衝出板橋水庫決口處,衝向下游。

首當其衝的道文城公社死絕227戶,9600人遇難。

垮壩後僅1小時,洪水到達45公里外的遂平縣城,部分人或被途中的電線、鐵絲纏繞勒死,或被衝入涵洞窒息而死,更多的人在洪水翻越京廣線鐵路高坡時,墜入旋渦淹死。

3時左右,峯頭高達7—10米的洪水越過45公里外的遂平縣城城下。

潰壩後的板橋水庫(圖片:維基)
潰壩後的板橋水庫(圖片:維基)

次生災難——饑荒瘟疫大流行

災後淮河流域沿途多地浸泡在洪水之中,數百萬人無家可歸。到8月13日:

汝南有10萬人被淹,已救4萬,還有6萬人困在樹上,全縣20萬人臉浮腫,要求急救;

新蔡有30萬人尚在堤上、房上、筏上,20個公社全被水圍住,許多羣衆5晝夜沒有飯吃;

華陂公社劉連玉大隊4,000人把樹葉吃光;

黃鋪公社張橋大隊水閘上有 300人6天7夜沒有吃飯,仍在吃死豬死畜。

宿鴨湖水庫:大壩上5萬人4、5天沒吃東西了。

到8月16日,平輿縣射橋大隊有3名老人因沒吃又無救而上吊自殺。

老百姓缺衣,到8月17日,吳宋大隊會計宋三意(已死)剩下妻子和6個孩子,3個孩子仍光身,3個只有褲頭。

正值盛夏季節,潰壩之後,由於部分水閘的阻擋,水位沒有順利消退,很多受災地區依舊浸泡在水中。

由於屍體長期浸泡在水中,導致疾病傳播;而空投的大部分食物落在水中,更加速了疾病的傳播。

到8月21日(潰壩後13天),全地區尚有37萬人泡在水中。平輿和店公社14個大隊187個生產隊4.3萬人已在水中12天,水深處2米,淺處1米,老人和孩子都綁在樹上。熟食不足,災民11天沒吃鹽。孟莊大隊東窪生產隊,撈一死驢,災民亂割食。飛機空投食品50-60%落在水裏,大李大隊災民搶食水中漂浮的爛南瓜,37人中毒。

流行性感冒、細菌性痢疾、傳染性肝炎、瘧疾、流行性乙腦、鉤體病到處擴散,加上傷寒、外傷、中毒、紅眼病,據不完全統計,當時染病病人有113.3萬。

8月30日災後第21天,“由於災後環境污染嚴重,人羣抵抗力下降,乙腦、傷寒、瘧疾等傳染病日趨上升”多地採取了就地隔離的措施。

空軍從9月1日至6日連續出動飛機248架次,噴灑可溼性“六六六”粉248噸,覆蓋了宿鴨湖以西250平方公里的地區。後期增加到272架次,累計噴灑272噸,進行消毒。

建造板橋大壩——水利專家強烈反對

對於大躍進時期“以蓄爲主”的水庫修建指導思想,當時的河南省水利廳總工程師陳惺當即反對:

在平原地區以蓄爲主,重蓄輕排,將會造成澇、漬、鹼三災——地表積水過多,會造成澇災;地下積水過多,易成漬災;地下水位被人爲地維持過高,則利於鹽分聚積,易成鹼災。

但是,陳惺的意見無人理會,他本人也因此被認爲犯了嚴重右傾的錯誤,後來又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發配河南信陽。

戰天鬥地與偷工減料

板橋、石漫灘等系列水庫是五十年代初期戰天鬥地,“人民治淮”的產物,是中共建政後第一批設計建設的大型水庫。

潰壩的水庫大多是蘇聯援助、大躍進時建造,重蓄水、輕防洪,質量低劣、偷工減料。

而大躍進大鍊鋼鐵以及“農業學大寨”也造成了水庫上游植被嚴重破壞和水土流失。

最終導致大規模潰壩

板橋水庫比規定蓄水量超蓄3200萬立方米,且疏於維護,在潰壩前,板橋水庫的17個泄洪閘只有5個能開啓。

潰壩發生於文化大革命期間,各派力量忙於“革命”、無暇防汛。據說當時河南省委書記接到險情急電後立即報告給中共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紀登奎和李先念短暫商討後決定請示鄧小平。8月7日22時45分左右,李先念電話打過去,鄧小平女兒鄧榕稱鄧小平身體不適,已經入睡,並堅持不肯叫醒父親。但據紀登奎和李先念後來瞭解,當晚鄧小平並沒有生病,也沒有入睡,而是在萬里家打麻將。

而關於板橋水庫潰壩,這場巨大的災難,中國大陸官方一直不提。

2005年5月,《探索頻道》“The Ultimate 10”節目將此災難評爲“世界十大技術災難(The Ultimate 10 Technological Disasters)”第一名,超越蘇聯切爾諾貝利(車諾比)核事故。

該事故的官方檔案終於在2005年9月解密。有書籍、報告、文章等講述這個事件,死亡人數相差懸殊。百度百科的“河南75·8潰壩事件”中有這樣一段話:“在由水利部組織和委託編寫的《中國水災史》一書中,有一章節是關於1975年淮河洪水的,書中寫道:1975年水庫潰壩事件的死亡人數爲2.6萬人。但是同在這本書的前言中(執筆者:南京水文研究所駱承政)寫道:1975年水庫潰壩事件的死亡人數爲85600人;”

最後可以提供給讀者參考的一組數據是:潰掉壩的板橋水庫設計最大庫容爲4.92億立方米,1975年洪水中承受的洪水總量爲6.97億立方米(數據來自新華社2005年11月26日報導“30年後,世界最大水庫垮壩慘劇真相大白”);而三峽大壩總庫容爲393億立方米。

參考資料:維基百科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