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臺兒莊戰役:李宗仁、白崇禧與湯恩伯(圖片:授權圖片/維基/希望之聲合成)
臺兒莊戰役:李宗仁、白崇禧與湯恩伯(圖片:授權圖片/維基/希望之聲合成)

白崇禧:臺兒莊戰役李宗仁指責湯恩伯抗命與事實不符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日】(編輯:吳永健)徐州在津浦鐵路(天津—浦口)和隴海鐵路(蘭州-連雲港)交叉點,國民政府第五戰區總部。

臺兒莊位于徐州東北30公里的大運河北岸,與徐州東北的邳縣(今邳州市)接壤,扼守運河的咽喉。桂系將領第五戰區司令李宗仁與時任國軍副參謀總長兼軍訓部長的白崇禧合作指揮國民革命軍將兩路日軍分別阻止在山東臨沂和臺兒莊。

1938年5月出刊的《良友畫報》137期封麪人物:白崇禧將軍(圖片:Zhuo Shijie/《良友畫報》)
1938年5月出刊的《良友畫報》137期封麪人物:白崇禧將軍(圖片:Zhuo Shijie/《良友畫報》)

1938年3月24日臺兒莊大戰前夕,蔣介石白崇禧飛抵徐州,與第五戰區司令官李宗仁3人視察隴海鐵路前線;蔣當天離開,命令白留下,協助李作戰。

由於日軍的作戰並未協調,這種以少量兵力孤軍深入的作法反而遭到國軍利用,第五戰區指揮官李宗仁看準時機調派了其手下的20%兵力到臺兒莊周邊冀求一舉全殲南侵日軍,除了各派系的部隊以外,軍委會甚至抽調了大部分150榴彈與反戰車炮前去增強戰區火力,以事後來看這項作爲讓國軍取得了部分火力優勢。李宗仁遂以西北軍孫連仲第二十六路軍在徐州以北的臺兒莊與日軍反覆爭奪。

臺兒莊之戰

李在長官部夜半得報,“我湯軍團已向臺兒莊以北迫近,天明可到。午夜以後,我乃率隨員若干人,搭車到臺兒莊郊外,親自指揮對磯谷師團的殲滅戰。黎明之後,臺兒莊北面炮聲漸密,湯軍團已在敵後出現,敵軍撤退不及,遂陷入重圍。我親自指揮台兒莊一帶守軍全線出擊,殺聲震天。敵軍血戰經旬,已成強弩之末,彈藥汽油用完,機動車輛多被擊毀,其餘也因缺乏汽油而陷於癱瘓。全軍膽落,狼狽突圍逃竄,潰不成軍。我軍驟獲全勝,士氣極旺,全軍向敵猛追,如疾風之掃落葉,銳不可當。敵軍遺屍遍野,被擊毀的各種車輛、彈藥、馬匹遍地皆是。磯谷師團長率殘敵萬餘人突圍竄往嶧縣,閉城死守,已無絲毫反攻能力了。臺兒莊之戰至此乃完成我軍全勝之局。”

湯恩伯(圖片:維基)
湯恩伯(圖片:維基)

在孫連仲部損失慘重,急需救援時,他“嚴令湯恩伯軍團迅速南下,來擊敵軍,三令五申之後,湯軍團仍在姑婆山區逡巡不進”,以致李宗仁“訓誡湯軍團長說,如再不聽軍令,致誤戎機,當照韓復榘前例嚴辦,湯軍團才全師南下。然此時臺兒莊的守軍己傷亡殆盡”。(李宗仁口述、唐德剛撰寫:《李宗仁回憶錄》,臺北:遠流出版,2010年2月1日初版,第661-662頁)

其實,他對湯恩伯之指責並不符合事實,白崇禧晚年在臺灣接受中央研究院訪談時曾說:“湯恩伯司令用兵適宜,當敵攻擊臺兒莊之際,迅速抽調進攻嶧縣而逞膠着狀態之兵力,反包圍臺兒莊之敵人與孫連仲部相呼應,同時,並調關麟徵、周碞二部擊破敵人由臨沂派來解圍臺兒莊之沂州支隊,於任務完成後,仍回師臺兒莊,此爲其用兵靈活、合適之處。”;而從日本軍部原始檔案中可以看出,湯恩伯在臺兒莊一役並非對抗李宗仁之指揮、爲保存實力而遲遲不肯出擊,而是運用靈活戰術,以“圍魏救趙”之戰法,分流進攻臺兒莊之日軍,從而緩解臺兒莊正面之壓力,日軍在後背受到湯恩伯軍威脅下撤退,遺棄大量輜重、大炮、坦克,正是中央軍湯恩伯軍團在臺兒莊地區出現,使得日軍做出蔣介石要在徐州與日軍大舉決戰之錯誤判斷,遂調集大軍到徐州作戰,使該役上升爲大規模之“徐州會戰”,打破東京大本營原定華北方面軍“不過黃河”之“有限作戰”禁令,徹底改變“不擴大政策”。

1938年5月10日,國民政府授予湯恩伯、孫連仲青天白日勳章。

注:

湯恩伯,時任第十三軍軍長、第20軍團長

孫連仲,時任第2集團軍副總司令兼第1軍團司令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