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死了亲爹的三峡还能撑多久
死了亲爹的三峡还能撑多久(图片来源:网络)

第三波洪峰已在路上,三峡大坝的“爹”没挺住先挂了,三峡还能撑多久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6日】(编译:陈雯韵)洪水滔天,百姓是民不聊生。长江流域2020年三号洪水已经形成。根据中共党媒的报道,三号洪水26日在上游形成,预计将在27日晚间到达三峡大坝,届时三峡水库最大入库流量将达到60000立方米/秒。

湖北省恩施地处重庆与宜昌之间,属于三峡上游地区,在此前的长江二号洪水发际间,恩施受灾严重,城区内出现严重内涝。

恩施市区因受洪水影响,断水断电,全市的百姓四处排队接水。

可是苦难总是一波接一波的来,三号洪水的形成让恩施在此蒙难。洪水在进入市区后,使得市区水位超过警戒水位3.43米,市区内一片末日景象。

三峡亲“爹”去世

就在长江流域洪水滔天、三峡备受争议的时候,中共党媒发出消息,三峡总工程师郑守仁7月24日在武汉因癌症逝世。

郑守仁1940年1月生于安徽颍上,1963年毕业于华东水利学院(现河海大学),1994至2017年担任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兼三峡工程设计代表局局长,素有“三峡大坝之父”之称。

郑守仁的水利工程专长为中共官方倚重,先后曾负责乌江渡,葛洲坝导流,截流设计,隔河岩现场全过程设计。他也因此在中共制度之下名利双收。根据公开资料,1993年担任长江委、隔河岩工程处处长,1994年至2004,担任长江委、三峡工程局局长;并于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三峡还能撑多久?

如今三号洪峰刚刚形成还未到三峡库区,而三峡之“父”郑守仁在下游武汉病逝,再次将三峡推到了风口浪尖。

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之子黄观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遇到如同今年这样的下雨模式和洪水模式时,花那么多钱、破坏了整个长江流域生态系统修的这个三峡大坝,对洪水根本没有任何防御作用。

“现在事实证明三峡大坝不放水也不行,放也不行。不放重庆要堆积,那放水,像现在的武汉一样。武汉长江段在武汉是一个地上河,你这个时候再雪上加霜,还大放水 ,那武汉不就淹没得更厉害。(现在武汉)就是这么一个局面。”

今天晚些时候,三峡将迎来三号洪峰

责任编辑:唐洁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