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楊景端醫話 - 5 / 23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7日】(主持人:楊景端)        大家好我是楊景端醫生,前兩期節目我們從精神醫學的角度給大家分析了範薀若和三浦春馬離世的原因,這些受人追捧和羨慕的成功人士都因爲抑鬱症而離開了我們,我們也應該對抑鬱症有個更清醒的認識,以便我們能夠及時的發現自己和周圍的人可能患有的抑鬱症。什麼是抑鬱症?我們如何才能戰勝抑鬱症,今天我要給大家講一個約翰的故事。

        約翰今年22歲,因爲患有嚴重的抑鬱症,他在大學二年級時不得不離開學校,現在約翰想他的抑鬱症從高中就開始有了,約翰在小學的時候學習成績非常優秀,中學也不錯,生活無憂無慮,父母對他也很關愛,比他大一歲的哥哥也十分呵護他。但是高中開始以後他就發現自己完全跟不上高中的課程。在美國初中到高中的轉變非常大,學習的難度和強度一下增加了很多,大部分人都要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約翰的哥哥大約用半年的時間就適應了,但是約翰無論怎麼努力一直都不能改善他的學習成績,約翰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受到嚴重的挫傷。

        到了高中三年級,約翰看着他期末考試的成績都是C和F,他就徹底崩潰了。他是這樣描述他當時的心態的 “我感覺到我是淹在水裏面,但又沒有淹死,我感到窒息,恐懼,絕望和無助” 。大家注意,絕望和無助是抑鬱症非常常見的症狀,約翰感覺到他全身無力動彈不得,他想儘快的結束這一切寧願自己被淹死。路邊的鮮花對他來講都失去了色彩,天空也變得灰濛濛的,沒有任何東西能給他帶來一絲的快樂。

        情緒低落和失去興趣是抑鬱症的主要症狀,約翰說不想吃飯也不想見朋友,回到家裏最害怕的就是爸爸媽媽問候今天的狀況,看着自己的爛成績無顏面對他們,父母從來不給我很大壓力,也不指望我上名牌大學,但是他們辛辛苦苦的工作,爲了我們能夠上到好的學校搬到了比較昂貴的社區,我覺得我自己就是家里人的負擔。

        請大家注意,食慾減退,少言寡語,社交隔離和負罪感,都是抑鬱症的常見症狀。晚上約翰無法入睡,腦子裏反覆琢磨怎樣儘快擺脫這一切,他有的時候寧願早晨不要再醒來,白天他昏昏沉沉的注意力完全不能集中,既不能看書也聽不進去老師講課,身心極度疲憊。請大家注意: 睡眠障礙和注意力不能集中也是抑鬱症的重要症狀。約翰說他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兩個多月,終於有一天他媽媽把他很認真的拉到一邊問他到底怎麼了,其實他媽媽已經觀察了很長時間,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幫他,因爲他完全把自己封閉起來,不向父母透露他的內心世界。看着媽媽焦急的樣子約翰終於把自己的感受和痛苦都告訴了媽媽,媽媽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說:”孩子這沒什麼,你大概是得了抑鬱症,媽媽也有這種病,這可能跟我們家的遺傳有些關係,看醫生和吃藥就會好的”。約翰完全沒有想到他媽媽也有抑鬱症,雖然他媽媽容易焦慮喜歡哭,但是他以爲女人大概都是這樣。約翰的精神科醫生給約翰開了一種抗抑鬱的藥並建議他去看心理醫生做一些心理治療,特別是幫助他糾正一些思維上的偏差,這種思維偏差容易產生抑鬱的情緒。我們在專業上把它叫做”認知行爲療法”。對約翰來講最大的幫助莫過於能夠把內心的痛苦說出來以到家人和醫生的理解和幫助。

        約翰的情緒逐漸改善了,他最終高中畢業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到大學以後雖然他的情緒不錯,但是學習上的挑戰更加嚴峻。他開始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表現出一種傲慢和攻擊性,彷彿只有這樣他才能克服內心裏面的自卑感。一段時間以後和他交往的女朋友終於開始向他的朋友們抱怨,雖然兩個人的問題比較複雜也不一定都是約翰的錯,但是他的朋友們開始疏遠他,約翰爲此感到非常沮喪和憤怒,他覺得大家並沒有給他一個辯解的機會就把他拋棄了。學習成績不好,失去了朋友,對不起家人的資助,約翰感覺到活着沒有意思,於是他的抑鬱症再次復發並且開始琢磨如何結束他短暫的人生。

        你可能跟我一樣好奇,約翰爲什麼沒有去做呢?是什麼讓他懸崖勒馬?約翰說就在當他想用聖誕節的燈鎖吊死自己的時候,他碰到了一個朋友,這個朋友詢問他的近況,約翰告訴他的朋友說並不如意,朋友就坐下來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約翰就把內心的委屈都跟這個朋友講了一遍。朋友很耐心的聽完並且對他非常同情,最後這個朋友對他說,這一切誤會都是可以解釋清楚的,只要你活着。後來他又碰到了另外一個朋友,聽他講完之後朋友問他你覺得大家對你的看法就那麼重要嗎?如果你死了對你的家人意味着什麼?

        約翰說他當時突然感到一種溫暖,他覺得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在誤解他,他開始感覺到自己的想法比較偏執,自私,甚至有點荒唐。他說他其實非常感激遇到這兩個朋友,好像他自己就在等待着什麼人來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所以朋友們,如果你發現周圍的人有什麼異樣的表現的話,你一定要去關心的問候一下,傾聽一下他們內心的聲音,你也許就能救了他們的命。這次約翰的母親下決心要給他找一個不同的治療方法,從根本上解決他的問題。約翰的問題比較複雜,爸爸有酗酒的歷史,媽媽有抑鬱症,他的一位叔叔也因爲抑鬱症而自殺。顯然他是有很強的家庭遺傳的因素。現代醫學已經認識到遺傳因素可能讓人患精神病的可能性增加,但是後天的各種因素起很大的作用。比如說不健康的飲食和睡眠的習慣,腦部的炎症,感染和創傷,精神上的壓力和精神上的創傷,腦部的生物化學不平衡和營養素缺乏,以及腦部的能量不平衡等等。

        在一個整合醫學研究所約翰接受了定量腦電圖的檢測,他第一次很吃驚的看到自己的大腦是怎樣活動的,他的大腦的額葉,頂葉和邊緣系統都有不同程度的不正常的電活動,這些不正常的活動和他注意力不能集中,學習能力下降,抑鬱情緒嚴重都有很大的關係。同時化驗檢查也顯示他的大腦缺乏維生素D, B6,B12,葉酸以及一些必需的脂肪酸。對約翰來講,知道他的大腦有些生物化學和生物電生理的異常是一個很大的解脫。過去他認爲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過錯,其實他不過是用自己知道的方式在應付他大腦本身的不正常功能,在補充營養素的同時,約翰接受了神經反饋治療,透顱磁療,鍼灸和心理治療。六個月以後他完全康復了,他不僅學習能力增加,還擴大了自己學習的範圍,並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

        由此可見抑鬱症是完全可以通過全面的,有針對性的和個體化的治療得到康復的。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全世界大約有兩億6400萬人患有抑鬱症,其中每年80萬人因爲抑鬱症而自殺,19歲到25歲年齡段爲高發年齡,在亞洲國家常常是第一號殺手。但是根據美國的一項大規模的調查發現50%的抑鬱症病人並沒有得到治療,即便是得到治療的50%,也只有21%的人按照規定接受治療。比如說一種藥物應服用四到六個星期,有人只吃了一個禮拜就停藥了。世界衛生組織認爲,在中等和低收入的人羣當中76%到85%的抑鬱症是完全沒有得到治療的。

        其實我們只要對抑鬱症有足夠的認識,敢於去面對,接受適合自己的治療方法,我們是完全能夠戰勝抑鬱症的。約翰希望通過他的故事分享能夠幫助到更多的抑鬱症患者,我們希望大家也能分享你自己知道的故事。如果你想看到更多的關於精神健康的視頻,請訂閱我們的頻道點擊小鈴鐺,不要錯過們下一集視頻 ——“令人產生抑鬱的思維偏差”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