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老人在客店等候很久才得以进去。(示意图片:〔民国〕王仁治画作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
老人在客店等候很久才得以进去。(示意图片:〔民国〕王仁治画作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术士用了这样一个方法 让他归还那个老人百两白银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32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日】(作者:紫君)

山西商人江西客

有个山西商人,住在京城的信诚客店。穿戴,仆从,车马装饰华丽,气派阔绰。对人说他是来京师按照官府规定,纳捐谋取官职的。就是买官的啦。

 一天,有一个贫穷的老人来要见他。仆人见这老者十分落魄,拒绝为他通报主人。这个老人就自己站在客店门口等候,等了很久才得以见到。这个山西商人见到老者,对老者神情冷漠,很冷落的样子。上了一杯茶之后,也没有嘘寒问暖,老者慢慢的流露出请求他帮助的意思。

商人很不高兴的呛白说:“我现在捐官的款项还不够,哪里又有多余的钱帮到你呢?!”

老者意下很不平,于是就对众人详细讲述以前这个山西商如何穷困,一直靠老者生活十几年。后来老者又资助这个商人百两银子经商,渐渐致富。 而自己现在却因为被罢官生活无着,听说他到来,心中欢喜,以为可有了救星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奢望,只是想如果能够得到他当初资助这个商人百两银子, 能够还点欠债,自己这把老骨头能够返回家乡,就知足了。可没想到就是这点要求都达不到。说完难过,老者哭泣不止。这个商人在一旁却丝毫不为所动,就像没听到老者说的话一样。

这时旁观者中有一个也住在这个客店的江西人,自称姓杨,向这个山西商人作揖然后问道:“请问这个老者说的话是真的吗? ”  

山西商人不由得涨红了脸,说:“是这么回事,但恨我现在没有能力报答他呀。”

杨姓江西人说:“您就要做官了,不愁没有地方借钱。如果现在有人肯借你百两银子,一年内偿还,不取分毫利息,你愿意拿来回报他吗? ”

山西商人勉强答道:“很愿意。”

杨说:“您就写个借券吧。百两银子我出。”

山西商人迫于公众议论,不得已写下了借据。杨收了借券,打开一个破旧的箱子, 取出百两白银交给山西商人。山西商人怏怏不乐的接过来给了老者。杨又付钱要店家准备酒饭,留老者和山西商人一起喝酒。老者很是高兴,山西商人只是草草应景,直到散席。老者再谢离去。杨姓客人几天后也搬到别的地方去了。从此再无消息。

后来山西商人检点自己的箱子,发现少了百两白银,可箱子的锁及封条标识都是原样,没有动过,一点儿线索也没有,无处查询。

还少了一件狐皮坎肩,却在箱中发现一张当票,写着赎资两千。算起来大约相当于那个江西杨生用来准备酒饭的费用。这时山西商人心里才明白,这个姓杨的原本是一个术士,路见不平,姑且和他开个玩笑,借以警示吧。同旅店的人知道了这事,都暗中称快。山西商人心中既惭愧又沮丧,也搬走了。没人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纪晓岚感叹说,知恩必报,这是天理。有恩不报,天不容情。

负心背德之狱

佃户曹自立,大略认识几个字,不多。有一次偶感风寒,昏迷中被一个看起来象是衙役的人带走,路途中又遇到一个衙役。这个衙役看见曹自立,就说抓错人了,两个衙役互相争辩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把他送回去。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围着的大墙是用石头砌的, 周长大约有一里。墙里面浓烟滚滚,紫烟翻涌,烈焰熊熊。门头的匾额上有六个斗大的字。曹自立不全认识,就用心记住了每个字的点划偏旁回来了。 对人说起这事, 根据他回忆的笔画来推断, 那六个字似乎“负心背德之狱”。

更多文章请点击【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