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青年马春玲与中年马春玲,背景为她的家乡辽源市城区。
青年马春玲与中年马春玲,背景为她的家乡辽源市城区。

她身陷泰国监狱,亟需善良人出手营救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8日】(本台记者慧光采访报导)马春玲是中国大陆东北人,出生在吉林省辽源市东辽县的一个山区小镇上,今年四十九岁了。

小时候她活泼可爱,能歌善舞,美丽善良,从小学到中学多次担任班长或文体委员。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为了减轻家庭负担,高中毕业后她独自一人选择到大连市谋生。在这里她一边打工赚钱,一边考取了位于大连市的辽宁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专科学院英语系,最终取得了英语专业大学文凭。

大学毕业后,她应聘进入大连人寿保险分公司工作。“中国人寿”是位列世界500强企业,是一家跨国公司。在公司里她兢兢业业,凭着聪明勤奋,销售业绩突出,多次代表公司参加世界级保险会议。工作中她能处处为别人着想,深得领导和同事的喜爱和尊重,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马春玲在大连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期间留影(本人提供)
图1 马春玲在大连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期间留影(本人提供)

因为拼命工作,给自己的身体也造成伤害,年纪轻轻的她,虽说只有二十多岁,却患有咽喉炎、腮腺炎、痛经、习惯性眩晕、血小板减少、黄疸型肝炎等多种慢性病,经常感到身体虚弱,体力不支,但由于经济条件限制,不能及时就医,导致身体越来越差。为了生存,不得不硬挺着去工作。

生活中的不如意和身体上的痛苦让她开始思考人生:人为什么活着?应该怎样活着?她发现几乎人人都生活在苦难之中,难道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接受痛苦吗?那么人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如果人生注定离不开痛苦,那么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虽然她还年轻,但这些问题总是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渐渐的她对人生失望了,她甚至想到了出家,只是因为顾及到父母的辛苦、自己还尚未报答养育之恩才犹豫了。那时她很迷茫,看不到人生的出路在哪里,前途一片渺茫。

1996年暑假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同学处看到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书,于是借来一读。当天正赶上停电,就借着蜡烛的灯光坚持看完了。没想到这本书阅后让她大喜所望,书中内容对她的人生困惑给出了所有答案,从此她的心胸豁然开朗,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以及人生的目标是什么。

带着一个强烈愿望,她找到了大连市劳动公园。那里每天早晨有很多人在一起集体炼法轮功,周末时甚至有上千人一起炼功。她毫不犹豫的置身其中,跟着大家一起学、炼功法。那段时间,她仿佛像找到了家一样,虽然大多数人互不相识,但却像亲人一样可以互相倾吐心声,互相包容,互相间进行无私帮助。

修炼让她驱散了心中阴霾,充满了阳光。她每天生活踏实,不再忧愁,也没有了彷徨。精神上的巨大转变很快带来了身体上的变化,她发现身上所有的疾病一扫而光,痛苦彻底消失了。这些折磨了她多年的疾病没花一分钱就奇迹般的好了,即让她惊喜万分,也让她亲身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她由衷的发出赞叹:法轮大法太伟大了!

带着满满的收获和对法轮功的亲身体验,1997年暑假期间她回到了家乡。她要将这美好的功法传给家乡的亲人,让更多人都能在大法中受益。她的母亲、姐姐和妹妹以及更多的亲人在她的感染和鼓励下先后走进了大法修炼,然后她们又带动了更多人……

辽源市以及周围的三乡五镇,后来陆陆续续的有成百上千人走进了大法修炼。

然而这件惠及千千万万黎民百姓的大好事,却成了中共的心头大患,以江泽民为代表的邪恶集团在1999年“7.20”发动了震惊中外的镇压运动,将几千万乃至上亿的善良人推向对立面。这种无理性、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行为是让任何正常人都无法接受的,也是良知尚存的人都不能理解的。

一时间人们都懵了,不知道中共党魁的哪根神经搭错了,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还以为是中共的高层不了解下面的真实情况,于是一场波及全国的千万人进京大上访开始了。他们怀着善良的愿望,在重重阻拦下,费尽千辛万苦来到北京,希望政府能够明了真相,收回错误决定。

与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一样,马春玲也开始了进京上访的历程。

1999年11月,她第一次进京上访。她从小就像小绵羊一样顺从、乖巧,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更无法想象这样做的后果,心里非常忐忑,但为了坚持真理,她还是放下一切顾虑,横下一条心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然而在北京登记旅馆时就被警察发现了,她被遣送到家乡辽源市看守所,在这里被非法关押十五天,罚款2500元(人民币,下同)才予以释放。

那时她结婚才一年多,与丈夫感情很好,夫妻俩从未红过脸,但丈夫未走入修炼。那一天丈夫到派出所领人时,发现派出所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包括她的姐姐马春梅和妹妹马春霞。在着急的同时他非常不理解:为什么政府要关押这么多好人?春玲乘机说:“你看看书就知道了。”于是丈夫开始阅读《转法轮》。看过书后才知道,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没有什么不对,于是他也开始走入修炼。

2000年1月,因第一次去北京上访不知道该怎么做,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于是决定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跟丈夫商量后,丈夫也要去。可是在火车站遭警察盘问时丈夫说了实话,被截返回单位,强迫进洗脑班一个月,这次又没有实现目的。

7月18日,两人商量后再次去北京。这次她们到了天安门广场,向附近的信访办递交了自己的上访信,没想到被警察带到前门派出所,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一起关押的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铁笼子里挤得满满的。第二天她们被遣送到大连市姚家看守所,丈夫还遭到警察殴打,腿都被踢出血了。在这里他们被非法关押六十多天,之后春玲被判去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这次两人还被罚款一万二千元,春玲的丈夫因此失去了工作。

在马三家教养院,她每天被强制劳动十六、七个小时,主要是用带毒胶水制作塑料花。因胶水有毒,释放的毒气熏的眼睛睁不开,用手捻花时经常被磨出血泡。劳动期间,还要不停的接受洗脑宣传。稍不遂意,工头就在咒骂声中连踹带打,甚至用电棍电击。这里的卫生条件极差,春玲和很多人一样浑身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

刑满释放后,在工作之余,春玲依然利用走街串巷机会,坚持向民众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

2012年8月29日,在一次讲真相时她又被警察抓住。警察从手机中查出住址,于是有六个警察直接闯入家中抄家。这次共抢走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和三部手机,以及现金两万多元。警察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满足,先是将她关押到戒毒所8天,后转到姚家看守所关押42天,后又非法判处劳教两年,仍被押送到马三家劳教所。

在此期间,因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行为不断被国际媒体揭露,受到国际舆论谴责,最后终于解体。春玲在2013年8月31日提前一年被释放回家。

回家后,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均受到严密监控,即使在外出旅游期间仍然会受到监视。因为在中国大陆,无论是网络还是电话都是实名制,个人的行动无时无刻不处在严密监控之中。一到所谓的敏感日,“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警察和街道、居委会等人都会不断到家里来骚扰,警车也不断在门口巡逻,随时都有被抓的可能。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不仅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双方的四位老人也都跟着担惊受怕,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马春玲回忆说:“如果再次被抓,我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被打死,或者被活摘器官。”

为了躲避迫害,她非常想去一个自由的地方,可以自由自在的讲真相,揭露迫害,于是她决定逃离这个邪恶的国家。尽管刚刚从监狱出来不到一年,很想在家乡过上踏踏实实的日子,但她还是决定忍痛割爱离开中国。因为泰国有联合国难民署机构,又实行落地签,于是她于2014年7月独自一人逃到泰国。春玲走后,丈夫怕中共发现春玲跑了会给他和孩子找麻烦,就在两个月之后也带着孩子也来到泰国。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由于中共给联合国难民署和泰国政府施压,使他们对难民采取了不友好态度。法轮功学员的揭露迫害、讲真相活动不断受到阻拦,只要在景点看见法轮功学员,警察和城管轻者过来抢展板、抢资料,重则抓捕、罚款、收监,有人因无力支付高额赎金而被关押几年甚至超过十年。她们一边要给游客讲真相,一边还要提防警察、城管骚扰,精神高度紧张。有一次走在路上,她还遭到一名泰国人莫名的殴打,大声呼救后对方才放手。

马春玲在泰国旅游景点打展板,告诉游客真相(本人提供)
图2 马春玲在泰国旅游景点打展板,告诉游客真相(本人提供)

虽然来到异国他乡,但马春玲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她依然坚持向民众揭露中共迫害、讲真相。在曼谷的大皇宫和渡口,以及其它景点,都能看到她手举着真相展板,或向游客发放真相资料,劝中国游客认清中共邪恶。

马春玲在泰国与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本人提供)
图3 马春玲在泰国与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本人提供)

泰国是一个民主国家,这样的行为完全是合法的正常举动,是不应该受到政府干涉和制止的。然而在中共的施压和操控下,泰国政府出动了警察和城管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粗暴干涉。

马春玲坚持在景点用和平方式打展板和发送真相资料时,多次受到警察和城管盘查,证件被收走,甚至遭到无端殴打。她曾三次被抓(第二次逃脱),两次被罚款。在曼谷移民监狱,中国大使馆曾派两个人找到她,拿着遣返名单要将她遣送回国,因为她果断拒绝才使对方没有得逞。

2019年8月7日,她在距离大皇宫不远的停车场发资料,遭到警察拦截、盘问和警告,还被威胁要将她遣送回国,接着被关押到曼谷移民监,又提出罚款要求。春玲没有钱交罚款,只能用坐牢顶罚款。

如今她被关押在泰缅边境的移民监里。这里环境嘈杂,几十个人关在一起,犯人中有非洲索马里等国的黑人,还有巴基斯坦、越南、印尼等亚洲等国的人。她们都是逃难来到这里,都是属于在自己国家无法生存的人。犯人们的精神大都高度紧张而敏感,经常为一点儿小事大吵大闹,经常出现群殴事件,群吵更是司空见惯,每天都会发生。有五、六个人因长期关押而处于半疯状态,这样的人除了恨就是骂,使得环境非常恶劣。

她说:“这里虽然没有国内监狱的酷刑折磨,但恶劣的精神污染环境就像一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这种伤害是无形的,很容易导致出现精神障碍。我在国内五次被抓,精神受到严重刺激,内心一直伴随着恐惧感。只要看到有人打架,或大喊大叫,就觉得心惊肉跳。因长期的精神折磨,导致颈椎像针扎一样痛,腿经常抽筋,不使劲儿扳腿就直不了;经常做噩梦,后脑勺总感到特别疼;大脑对周围事物经常没有反应,脑子里一片空白。经常感到精神快要崩溃了,再呆下去也要成精神病了。因为这种关押是无限期的,还随时面临着被遣返的威胁,精神压力特别大,内心非常恐惧,让人非常绝望。我还担心,如果我的精神真的出了问题,又会成为中共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证据,这是更让我无法面对的事情。”

其实马春玲还要面对另一个更大的心理压力和精神折磨,就是无法面对她儿子。

儿子王翘楚2002年1月9日出生于大连,4岁开始学钢琴,7岁学小提琴,经常在小提琴比赛中获奖,通过了小提琴10级考试,并以优异成绩考入大连第44中学音乐班。在大连秀月小学读书时,他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因他非常热爱学习,有过目不忘的天赋,是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骄傲。而到了泰国以后,由于泰国不承认难民身份,难民随时都会被抓,使得他无法继续读书。在长时间的孤立环境中,他已经出现抑郁症和自闭症,不愿与任何人交往。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却只有小学文凭。

马春玲的儿子王翘楚小时候的照片(本人提供)
图4 马春玲的儿子王翘楚小时候的照片(本人提供)

儿子在一次与她交流时哭喊着绝望的说:“妈,你为什么要生我?为什么让我到这个世界上来,让我遭这个罪呀!同学都已经考上大学了,我现在要钱没钱,要工作没工作,一无所有,我都要疯了。你当初骗我出国,说出国就自由了。现在都六年了,什么希望都没有。想学习不能学,想干什么都干不了,快要把我逼死了。如今我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归,只能自暴自弃了。”

听到孩子的话,她心如刀绞,痛心疾首,内心受到无比煎熬。为了躲避泰国警察盘查,他们还不能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只能一会儿搬到这儿,一会儿搬到那儿,不能为孩子提供一个安定处所。如今孩子上学的年龄段已经过去,十八岁的孩子只有小学文凭,这个缺失和缺憾是她即使到将来也无法弥补的。

最后她说:“我希望将这里的情况曝光出来,希望有能力的善良人能伸出正义之手,帮我早日冲出牢笼。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21周年,有多少家庭在这场迫害中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想告诉更多的善良人,一定要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共同解体中共这个恶魔,让更多善良的人能家庭团圆。我也很希望能早日看到我的家庭团圆的那一天。我公公87岁,婆婆83岁,父母也都70多岁了,本来我们是应该在国内尽孝的,我们也盼望着能早日回国尽孝,否则就可能是‘子欲孝而亲不在’了,我不想这样的悲剧发生在我身上。恳请善良的人能帮我度过难关,我将永远铭记您的大恩大德。”

马春玲一家已经在泰国生活整整六年了,本以为离开中国能够脱离邪恶环境,然而中共将黑手伸到了国外,将迫害延伸到国外,使她们仍然生活在罪恶的阴影下。法轮功学员用不屈不挠的意志顽强的坚持反迫害21周年,迫使中共的迫害难以为继。如今中共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希望更多的善良人、有正义感的人都能够站出来,共同发力推倒中共这堵墙!

如果您有能力帮助马春玲摆脱困境,那也是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责任编辑:靳同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