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被捕軍醫唐娟最新出庭爆料:網爆情夫系江蘇公安廳長劉暘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8日】(主持人:石濤)

今天是728號,1976728號大概時間跟現在我做節目的時候差不多,當時是凌晨2:15地震的。我個人在北京,感受蠻特別的,對一生的影響蠻大。當時的北京經歷了那種整個大災難的過程,感受那個氛圍,因爲地震之後大家全跑出來了,跑出來全都嚇壞了,當時我們住在府右街,在那個路口處就這麼躲着,倆衚衕仨衚衕交界的地方躲着,躲在那地方。沒一會兒,下大雨,拿着小板凳兒,拿着雨傘就這麼在外頭坐着。那是逃難的,那真的是逃難,不敢進屋,不敢進家嘛。等到早晨七八點鐘的時候,在府右街邊上那個副食店全都不敢開了,西單跟西寺的那個副食店開。買油條,那時候大人就意識到得趕快點乾糧,到時候沒得飯吃了,就去買油餅、買油條。那時候的北京人每個人自覺買10個,不多買的,給後面留着的,給別人排隊留。那個時候我自己去買,那個時候沒有說一個家裏頭出三個人,一人買10個,沒有,真的,所以這是一個道德品質素養的問題。在當時人的本來的東西還留有那些東西。等到下午的時候,大概5:20,那個餘震大概五點六幾還是六點幾,那個我印象太深了。

你知道那兩個電線杆子之間那個電線它是這麼轉的,嗖嗖是帶着聲的,然後看到四合院那個牆垮往裏去往外來,就是你很明顯可以看到是這麼動的。說嚇尿了,那時候覺得還蠻有意思。我記得院裏有一顆棗樹,大概有這麼粗,老爹在院裏給烙餅,因爲只能就準備乾糧了。老爹起來抱着一棵樹,趕快抱樹,樹有根嘛。那房子是那樣,印象非常深。那自此之後,北京城一直到了大概將近12月份在外頭就開始搭抗震棚,很多房屋都倒,四合院都倒了。那個時候就出現了很具有災難史的意思,但是感受起來蠻特別的。蠻特別的意思就是人經歷過這樣的東西跟沒經歷過完全不同,狀況不同,心態不同。在災難來臨的過程中,可以看到一個個體者,你不用講整體了,一個個體者他的品質就是生命品質的表現。在一個環境中,在一個社區中,整體的品質OK,那大家會看起來,你感受到的就是比較OK的,就是說大家是一種相互照顧。一般在災難的時候,人們多少是有一種相互照顧的一種氛圍和心態。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就完全不一樣了。

昨天727號成都領事館閉館,成都領事館閉館,他們一共放出來三段視頻,海軍陸戰隊的駐成都領事館的隊長,把美國國旗降下,然後疊好,然後轉交給總領事。軍人代表說在當地時間72710:00,那成都領事館宣佈關館閉館,那我把國旗已經收下來轉交給你總領事,代表這個地方結束了。這是非常簡單,非常正式的儀式。美國大使館播出了一個45秒鐘的片子,他們主要引述了在當時。因爲成都領事館負責包括雲貴川包括西藏在內大概78個省市地區,他們主要突出是當年打擊日本人時的飛虎隊。當時打擊日本人的飛虎隊是由美國人提供所有的裝備,在緬甸訓練,然後飛行員是中國人,來保護當時的大西南。

重慶是陪都,中央政府躲到了陪都,那當然戰爭的細節就多了。在飛虎隊的一個隊員到現在還活着,我看大陸的中共的官員沒有任何人記得他。美國大使、美國駐成都的成都的總領事把他請到北京,請到成都總領事館,作爲一種紀唸了。所以北京的大使館拿出的片子,主要講述了成都領事館在此之前的飛虎隊的故事。1985年老布什開館的時候,老布什夫婦兩個人來到成都領事館開館講述這麼段故事。那另外一個片子最長的就是成都領事館總領事,他中文名字姓林,他的中文講得很好,他在年輕的時候是在成都師範大學讀的中文,他一直就在成都附近。然後他回到了美國,最後出任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的總領事,他講述了他的生活的過程。他講述了自己在成都領事館作爲總領事待了三年的工作的故事,跟當地之間相互交往的。你看到的是尊嚴,是禮儀,是人性,是生命的表述,裏面沒有任何憤恨、那種貪婪、那種怨恨、那種暴虐的任何這東西都沒有。

同時間在成都領事館外面高呼共產黨萬歲、習近平萬歲,那是連豬狗都不如。一個老孃們,很抱歉我用這詞,她唱《我愛你中國》,拿着一個攝影杆,用手機自拍。旁邊的那共產黨的間諜都看不過眼,滾蛋滾蛋滾蛋,你說她是不是普通人?他就是邊上的警察他也是普通人,對不對?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說美國人走了高興,那把美國人都趕走不就完了,對吧?道理就這麼簡單了。

自卑下賤表現出來的自負與傲慢毫無任何之用,除了一種空洞,除了一種表現你生命毫無品質與憎恨,因下賤自卑而生出來的內心的憤恨與不公,在表面上在嘴巴上,在表面上找回自己內心的平衡,任何其他都沒有,根本談不出什麼生命的境界。高級動物沒有資格使用“境界”這詞兒來評判,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對比。那中共總領事,中共的交接人員從正門,人家沒鎖門,就進去了,然後來了一羣防毒面具的人。說在領事館裏面消毒。美國人是細菌,美國人是毒藥,美國人帶來的一切都是殘害你中國人的,這是共產黨宣傳的東西。

但是在休斯頓總領事館,沒有人知道他怎麼降的國旗,沒有人知道他怎麼摘的國徽。我的話,他把國旗摘下來擦屁股了。這個國家即使他自己的本身的總領事全權代表國家主席習近平,他都沒有任何意識,如何尊重一個國家,尊重自己的國家,有着基本的人的外交禮儀和自我尊重的行爲。他把東西都搬走了,然後把門裏頭給鎖上了,不做交接。不做交接的意思就是我不同意你美國人讓我走。你習近平,你媳婦跟你離婚的時候你同意了嗎?你不是沒同意嗎?你媳婦不就到了倫敦了嗎?你不是三年裏每禮拜給她打電話嘛,這不是有病嗎?這個人要下賤,他一出手,他就這個了,一點招都沒招,對不對?

兩口子離婚遍地都是,比那小狗子多多了,對不對?誰樂意誰不樂意,是不是這道理?我把門給你鎖上,你要是這個,你離了婚,你把門鎖上,你媳婦樂你,對不對?老爺們,你還是個男人嗎?一點骨氣都沒有,是不是個人呢?誰都得這麼說了。他鎖上門,美國人進不去,沒招了,拿電鋸在後面把鐵門鋸開了。華春瑩說了你破門盜竊。偷你呀?人家一羣大老爺們進去偷你是怎麼着?你又沒在裏頭,裏頭空的,這是交接。我在另外節目中費老的時間把兩個片子給對在一起了,你休斯頓怎麼交接的,你成都人領事館怎麼交接的,對吧?所以很簡單,什麼叫人?什麼叫高級動物?你別把它叫人。中國人被共產黨毀了,真的毀了,所以就出了這種故事。

一方面它高調的去講述了它自己的故事,來激起愛國熱情。喊習近平萬歲那爺們兒三十來歲,狗屁不通,喊着共產黨萬歲,就他一個人喊,邊上就這麼聽着,稀稀拉拉有鼓掌的。你就知道那是做戲的,那是裏頭派人來了,然後警察去抓了,對不對?警察很正義,抓他了,很正式,對不對?說不能出現這種事情,民衆很熱情,堅決反美,這就是王滬寧的技巧。沒跟你說嘛,是個男人長了一個陰邪女人的樣子。今天按照《推背圖》上說“上土下日,陰陽反背”,天地大倒轉,就是這個年代。“九十九年成大錯”,1921723號共產黨在上海的法租界,外國人的領土的地方,召開的第一屆大會,召開的那天到了今年723號,蓬佩奧的討共檄文,要成立在國際社會中出現全新的改變來打擊中共,以打擊中共來聯合全世界愛好自由與和平的普通的人類社會的正常國家。

與此同時,就是唐娟,你看723號那天挺逗的。唐娟在昨天出庭27號,那出庭表現出相當尷尬的場面,非常尷尬,她沒有錢,是由政府資助提供的律師,還找了一箇中文翻譯,她是到美國讀書的,作爲訪問學者,但她又需要一箇中文翻譯。整個庭審10多分鐘一言不發,是由代理律師來替她發言的。代理律師提出要求說我剛剛接手這個案子,對案子不太清楚,要求法官多給時間,結果第2次出庭是810號。法官說那鑑於怕她逃跑,所以依然收監在獄,依然在觀察她。她一出庭,很多細節就紕漏出來了。唐娟簽證欺詐,藏在領事館後被捕。因爲在美國工作,隱瞞其解放軍身份,27號首次出庭,但有關到底如何被捕的,沒有任何人透露這個故事。

我剛纔跟大家介紹整個大概庭審的狀況,從披露出來的消息,法官手裏頭一定有她如何被捕的細節,她應該是23號晚上在當地時間蓬佩奧發表討共檄文之後離開的領事館。那抓捕她的不是FBI,監控她的是FBI,而抓捕她的是法警,是法庭的執法人員。所以一定事先跟相應的美國方面、司法方面有了相應的聯繫,聯繫之後出現了這個場面。那如果是法警抓她的話,可能在法庭的過程中對她取得一個有利的一個背景。比如說不會對她逃到領事館這一段故事給她增加罪名,這是有可能的。

如果她自己走出來領事館的話,這個說法我覺得是成立的。因爲在辯護律師跟她被法官問過,說她爲什麼逃到了領事館?她的時間,620FBI找到她,然後就詢問她有關是不是中國軍人,她矢口否認。當FBI拿到了搜查令,所以在她的住宿搜查她的東西,她帶了自己原來穿着軍裝的照片。我跟你說很麻煩的,中共體制之下這些人,高級動物的思維一定是炫耀自己的,在自己認爲很值得炫耀的東西的,他會隨身攜帶,對吧?她照的照片是大校臉,她兼職北京防化學院的大校。那作爲相應這個層面的軍官,我們知道的只有P4試驗室的陳薇是少將,所以大校的級別不低了。空軍醫學院的院長纔是少將。所以她是大校,你想她只有37歲了。

那整個庭審的過程是用視頻的,因爲是現在疫情期間。那當時她的辯護律師是說她躲到了領事館,是尋求領事協助,作爲一個外國公民在美國被司法部門調查,她尋求領事協助,所以出現這個場面。這句話你就能夠搭上了,說她爲什麼要求法警抓捕她,而不是FBI,我以爲這是一種中間已經有了妥協的成分,唐娟走出來。人家不會去公佈太多的了,你從字裏行間中就能夠看出來,所以當時FBI確認她撒謊,但當時她已經承認承認自己是中共黨員,確認她撒謊之後,定她326號要出庭,FBI就是美國國家的檢察官系統告她,而這個期間她跑了。所以,從讓她出庭由法警抓捕她也就變成了在相互銜接的時間點上,是順理成章的,所以避免她逃跑的罪名加在她身上,那換取她走出了領事館,恐怕這一份討論來自於舊金山領事館的人幫她討論的。所以你可以說是習近平把她出賣的,是因爲帶不走她了,對不對?而不給她掏錢,她要美國政府出律師出翻譯。你對比一下孟晚舟,你就知道這有點太過分了。

中共脫責要把她個人賣掉,一切錯誤跟隱瞞都是她個人的錯誤,跟中國共產黨沒有關係。所以當她自己出來不提供律師的時候,就變成了沒有任何國家援助,完全是一個被出賣者。所以這裏就提到她到加州大學戴維斯學院學習有關癌症腫瘤的問題,拿到的是訪問學者。6月份FBI調查時,她矢口否認。搜查她的住所,找到了她的軍裝照片,還找到了她在中國發表的文章來確定她是一個現役軍人。美國6月份查是因爲美國5月份發出了通知,大概有3000名來自於中國軍隊的相應的一些留學生跟訪問學者,必須吊銷簽證遣送回去。那當初如果中共當局對她負點責任的話,讓她離開就完了,是有時間可以離開的,沒有,一直等到FBI的人查到她腦袋上。我跟大家解釋過共產黨人不是人,雞賊下作投機取巧都在其中,把一個具體的人毀了,這就是這段故事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就是今天剛剛爆出來的唐娟的身份曝光,結果就找出了另外一個人叫李建建。這個人是加州大學戴維斯學院的一個教授,來自於中國的軍隊的醫學院畢業之後到加州讀書,讀書之後就留在了加州,取得了身份,然後成爲了加州戴維斯醫院的腫瘤系的教授。那文章很快就有人意識到唐娟的出現是李建建一手促成的,而美國在醫療系統中有關防範間諜跟國家安全角度來講是最薄弱的地方。所以這就抓出了另外一個人李建建,現在美國政府還沒有行動,但是非常快的時間,前後兩三個小時這個人名就出來了。在美國的學術界當中,特別是研究室當中,很多大陸人,那他們來的身份背景各具特色。但是我跟大家解釋過共產黨員當他出賣了自己的靈魂,他就被妖精附體了一樣。撒謊是他天經地義的手段,欺騙獲得利益是他能力的表達,就出現了今天的故事。

另外一個說法,唐娟是現在江蘇國安廳廳長的情婦,爲什麼是他情婦?是因爲這位國安廳廳長他之前的職務就是公安部外事系統主管間諜的副處長,這是國內報出來的,說原因是因爲在中共公安系統特別是外事系統在很多酒店裏有他們包的房子,我自己都經歷過看過。你看那個天上人間,原來很多人都羨慕那個長城飯店天上人間,500塊錢摸摸手,那是北京流行的話。那個女孩子不能輕易,那個價碼高,500塊錢摸摸手,距離它兩裏地的亮馬河上,50塊錢隨你走,這就是北京城。

我說這都20多年前了。所以天上人間在2樓包了整個2樓,在長城飯店的9樓還是13樓,就是公安分局包了整個這一層。官、賊、匪、警、賣淫的永遠是一家。那如果說唐娟這個故事背後有關她是情婦這樣的故事,我覺得太正常了。共產黨員,如果你是個好的共產黨員,你如果不幹這種活,應該不太稱職。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