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孟子認爲的理想人格——大丈夫 讓很多人汗顏!(圖片:授權圖片)
孟子認爲的理想人格——大丈夫 讓很多人汗顏!(圖片:授權圖片)

孟子認爲的理想人格——大丈夫 讓很多人汗顏!

【希望之聲2020年8月7日】古人稱頂天立地大丈夫,古代把有理想有信念有操守有原則的人稱爲大丈夫大丈夫一詞來源於孟子,在《孟子》一書中,孟子提出“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孟子》是儒家經典“四書”之一,記錄了孟子對中國古代的政治、文化、歷史乃至人性等方面的思考,相傳由孟子及其弟子共同編寫完成於距今兩千多年的戰國中期。“性善論”、“義利之辨”等是《孟子》一書的核心思想,是儒家倫理道德觀的根源所在,由此衍生出孟子的理想人格觀——“大丈夫”的理想人格。古代大丈夫專指男人嗎?女人能不能稱爲大丈夫?今天我們就來探討孟子的人格理想——大丈夫

在《孟子》一書中有很多地方在討論如何爲人處世,在探討如何做人,孟子認爲做人的最高境界就是成爲大丈夫,“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蘇武牧羊 (圖片:Shizhao/維基,CC BY-SA 2.0)
蘇武牧羊 (圖片:Shizhao/維基,CC BY-SA 2.0)

孟子鄙視小丈夫

孟子·離婁章句下》記載了“齊人有一妻一妾”的小故事。齊國有個人和一妻一妾共同生活。丈夫每次外出,都(說)是吃飽喝足纔回家。妻子問跟他一起吃飯的都是些什麼人,他就說都是有錢有地位的人。妻子對妾說:“丈夫每次出去,都是酒醉飯飽纔回家,問是誰跟他在一起吃喝,都是有錢有地位的人。可是,從來也不曾見有顯貴體面的人到家裏來。我要暗中看看他到底去什麼地方。”

第二天清早起來,妻子便拐彎抹角地跟蹤丈夫。(走遍)整個都城,沒有誰停下來與他打招呼交談。最後他走到東門城外的墳墓中間,向那些掃墓的人乞討殘羹剩飯。不夠,又四下里看看,到別的掃墓人那裏。這就是他天天酒醉飯飽的方法。

妻子回去,把看到的一切告訴了妾,說:“丈夫,是我們指望依靠過一輩子的人。現在卻是這個樣子。”於是兩人一起在院子裏大罵,哭成一團。丈夫卻一點也不知道,還得意洋洋地從外面回來,在妻妾面前大耍威風。

孟子》中記載的這個小故事暗諷了愛吹噓人前一套、人後一套,沒有承擔的小丈夫行爲。

丈夫卻一點也不知道,還得意洋洋地從外面回來,在妻妾面前大耍威風。(示意圖片:[清]禹之鼎 )
丈夫卻一點也不知道,還得意洋洋地從外面回來,在妻妾面前大耍威風。(示意圖片:[清]禹之鼎 )

孟子反對僞君子

孟子》一書中記載,有一個齊國人陳仲子,他有着隱士一樣的清高,不屑於與凡夫俗子爲伍。他哥哥是大官,他也看不上哥哥的俸祿。有一天,哥哥拿着別人送給他的大鵝回到母親家,碰巧陳仲子也在,他認爲“鵝,鵝”叫的大鵝沒用,帶回來幹什麼呢?後來不一會,母親做好鵝肉,陳仲子大口大口地吃起來。這時碰巧他的哥哥回來了,陳仲子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大鵝有什麼用,又用手伸進嘴裏攪,把自己吃進去的肉吐出來。

這個故事諷刺了那些虛僞做作的人。孟子評價仲子的行爲像蚯蚓一樣,上食黃土,下飲黃泉,想不與社會發生聯繫是不可能的。儒家的君子就是要在社會上幹事情的,把自己最大的真誠展示出來,這樣才能得到快樂。《孟子》中“反身而誠,樂莫大焉”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孟子認爲的大丈夫

孟子大丈夫下的定義就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這句話是說真正的大丈夫面對金錢、地位,不會亂心,面對有權有勢的人,(如果是不義之舉)也不會屈服。《孟子》中記載這樣一個小故事:有一天齊景公去打獵,就指揮一個負責看林子的叫虞人的人,叫他過來幫忙,但是那個人卻站那不動。因爲齊景公當時拿小旗子招呼他,不符合禮,應該用皮帽子來招呼他。這個人就體現出大丈夫的氣概,在小的崗位上也要堅守立場。孟子認爲的大丈夫就是這種做事有理想有信念有原則有操守的人。

齊景公去打獵(示意圖片:[唐]章懷太子墓的壁畫局部)
齊景公去打獵(示意圖片:[唐]章懷太子墓的壁畫局部)

古代女性也被稱爲大丈夫,叫"女丈夫"

《吳越春秋》講了一個有趣的故事:伍子胥從楚國逃出來,逃到一個水邊要過河,有一個女子就過來幫助他。她說:你沒有吃的,我去弄點給你吃。伍子胥有點兒懷疑她,會不會去報信。女子請他放心。在伍子胥走了以後,這個女子就把自己的船給沉了,她也隨着船沉下去死掉了,從中可以看出古代人的這種品德和操守。這就是“女丈夫”的來源。

中國歷史上還有很多女丈夫,比如,花木蘭、梁紅玉、近代的秋瑾。梁紅玉是宋朝著名抗金女英雄,淮安北辰坊人,南宋抗金將領韓世忠的妻子。建炎三年,在平定苗傅叛亂中立下殊勳,一夜奔馳數百里召韓世忠入衛平叛。因此被封爲安國夫人和楊國夫人。後多次隨夫出征。在建炎四年長江阻擊戰中親執桴鼓,和韓世忠共同指揮作戰,將入侵的金軍阻擊在長江南岸達48天之久。從此名震天下。後獨領一軍與韓世忠轉戰各地,多次擊敗金軍。

所以“大丈夫”與性別沒有必然的聯繫,而是跟一個人內在的品質有關係。無論是個人的成長,還是社會的變遷當中,有很多經歷和案例,古今是相似的,希望我們能從古人的智慧中得到啓迪,朝着一個理想的人格去努力。對此,兩千多年前的《孟子》已經給我們指出了光明的道路。

文章來源:伊韻天下

責任編輯:慧明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